第三百九四章:人人都在读聊斋

  如果说刚开始一众读者是被莫白之前写的三篇比较污的聊斋所吸引。

  那么,当王六郎出来之时,人们才算是知道,真正感动他们的是这种人间的真情。

  “看哭了,没想到,世间竟然有这么纯粹的兄弟感情。”

  “是呀,没想到这么一篇普通的故事,竟然让我这个大男人也哭了出来。”

  “我现在才算是知道,什么叫做君子之交淡如水。”

  “一个是人,一个是水鬼,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让人佩服。”

  虽然之前莫白写的三篇聊斋亮瞎了一众人的眼睛,但是,当莫白随后发出来的一系列聊斋的经典,无数读者早已被这几个小故事征服。

  当然,聊斋的经典又何止是王六郎……在王六郎之后,莫白又是不间断的更新了其他篇目。

  【有如《细柳》:寡妇母亲一视同仁,用严格的方法将亲子和继子两个孩子都教成人才。】

  【又有《仇大娘》:出嫁出外的女子,在娘家危难时回家照顾继母和异母弟弟,力挽狂澜。】

  【《云萝公主》:悍妇妻子克制住无赖丈夫,不但保住家业还使得家庭兴旺起来。

  【《张诚》:异母兄弟之间和谐友爱,终于换来最终的大团圆结局。】

  【《姊妹易嫁》:本性善良待人友好的夫妻俩,会得到最终的好报。】

  【《窦氏》:风流恶少欺骗少女弃亲子,最终遭报。】

  【《韦公子》:放荡好色的官宦子弟,无意***到自己的私生子女儿媳,自食恶果。】

  【《妾杖击贼》:悍恶的正妻虐待小妾,却在盗贼袭家时发现小妾实身有超强武艺。】

  【《乔女》:寡妇不愿改嫁,却在求婚者去世后自愿抚养求婚者的儿子。”】

  这一些虽然都是一个一个的小故事。

  如果单独的拿一个出来,或许也不能引起多大的凡响。

  但是,当一个又一个小故事出现之时,人们早已被这一些小故事背后所包含的哲理所倾倒。

  “聊斋,闲聊的屋子,我似乎明白了聊斋是什么意思。”

  “是呀,就像这一些故事里面,好像就是大家闲聊之时说的故事,便是,这一些故事无不是发人深省,印像深刻。”

  “没错,看了这一些故事,我突然感觉,其实人间还有无数的正能量。就算是这一些鬼魂妖怪,也不见的全是坏的。”

  “就像黄六郎这个水鬼,多么的有善心呀。”

  “还有另一只酒鬼,实在是太可爱了。”

  “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他们的。”

  不过,关于聊斋,又何止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完的。

  在莫白不断更新当中,一系列经典的名篇不时出现,无数关于聊斋的话题却是汹涌来袭。

  ……

  龙的天空。

  “兄弟们,我突然发现,什么黄金三章,全他喵的骗人的,真正好的文章,根本不需要什么黄金三章,他也同样可以吸引人。”

  “楼上的,怎么说这样的话,黄金三章一向是网文圈的标准,如果你不懂得写黄金三章,扑死你去吧。”

  “我是扑街,但是,有人照样不写黄金三章,照样火。”

  “谁呀,说来听听。”

  “莫白。”

  “我去,人家是大神,当然不要遵守黄金三章,他这么多粉丝,哪怕写的再烂,也有人看。”

  “以前我也认为是这样的,但自从看了他写的聊斋之后,我才发现,我们与他的差距。”

  “什么差距?”

  “首先是写法上,人家根本不用金手指,只是随便写了几个普通的小故事,就将无数的人震撼的泪流满面。又如脑洞创意,人家更是甩我们十条街。看看人家写的一篇叫做《海大鱼》的,一群大鱼每到清明节的时候,都拖家带口到山上的祖坟扫墓,这脑洞,简直无敌了。还有那篇叫《叶生》的,因为屡试不弟,死了还化作鬼魂一直想要功名,可是,在一翻努力终于考上举人之后,叶生回家,这才发现自己早已死去很多年了。”

  “我靠,你这一说,他喵的我都感到震撼了,那些文章在哪,我要去看。”

  “搜索莫白的微.博,你就知道了。”

  ……

  朋友圈。

  【又到了向大家推荐经典书目的时候,莫白新作聊斋,不可不看。

  【早知道了,我喜欢莫白聊斋里面的鲁公女,写得太感人了。】

  【其实我喜欢的是聊斋里的《崂山道士》,虽然这个故事很简单,也很好笑,但作者其实讽刺的是那些没有耐心怕吃苦,半途而废的人。】

  【我喜欢的是聊斋里面的《促织》,这篇文章对于官吏的讽刺简直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

  【其实还是《叶生》最为讽刺,叶生的魂魄为报知遇之恩,竟然化为人形,跟随丁友乘鹤入京。原来荣华富贵终成一梦,一瞬间“扑地而灭”。叶生死不瞑目,抱憾终身,实在不舍西去,便托鬼魂完成遗志。直到亲眼看见自己的遗体,鬼魂才无奈地接受了现实。所求不得的不甘竟然到了这种地步,这讽刺的不正是那些一考定终身的考试制度吗?】

  【我还是喜欢的是聊斋里面的《绿衣女》,很感动,特别是绿衣女化为蜜蜂沾着墨水向男主角写出一句谢字,哇的一声我都哭了。】

  ……

  某说书集市。

  “老先生,给我们再讲一遍西游记呗,您讲的西游记讲得太好了。”

  “是呀,老先生,我们还想听西游记呢。”

  “各位乡亲,西游记我都给你们讲了八回了,还讲呀。”

  “讲八回也不够呀,老先生,您就再讲吧,讲大闹天宫,可喜欢这里哩。”

  “不行,不行,今天说什么也不讲西游了,没心情了。”

  “唉,太可惜了。”

  “哎,你们不要走呀。”

  “老先生,你都不讲西游了,我们要回去种花生呢。”

  “是呀,地里还有很多农活要做呢。”

  “你们呀……今天虽然我不讲西游记,但我讲别的。”

  “讲别的,有西游记好吗?”

  “虽然不能说达到西游记的程度,但却不比西游记差多少。”

  “真的?”

  “真的?”

  “那老先生,您讲,我们听着。”

  “不是要回家种花生嘛。”

  “花生明天种也可以,先听故事要紧。”

  “那好,各位端好小板凳,今天我就给大家讲一个《白秋练》的故事。”

  闹市街头,那位说书老先生一拍惊堂木,讲的正是莫白写的聊斋。

  【白秋练是比较罕见的白鲟精,慕蟾宫则是一位少年书生,其父是一商人,雇船往返于燕楚之间。夜里闲得无聊,慕蟾宫就对着月亮吟诗,吟者无心听者有意,船舷外的美人鱼白秋练竟暗恋上慕公子,以致相思成疾……】

  一不小心。

  聊斋,走上了西游记一样的火爆道路。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