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易经

  “莫白先生,这一节课您对君子的评论,讲的实在是太好了。”

  “严教授过奖了,我也只是班门弄斧而已。”

  “哪里,您的学问都已经上升到了哲学的高度,连我亦受益非浅。我在想,莫白,您有没有教书的想法。”

  “啊?”

  “不不不,严教授,要我随便说几句还可以,要我专门来做学问,我还真不如你们。”

  教书!

  莫白赶紧摇头。

  他可不是科班出身,至于能够扯几句,也是拿一些高深莫测的哲学来忽悠。

  真要让他教书,莫白绝对是压力山大。

  “莫白先生还是太谦虚了。”

  正说着。

  这时,一声洪亮的声音却是突然出现:“老严,没想到你竟然将莫白先生给请到了燕大。”

  说话的是一位50多岁红光满面的老者。

  “老季,你怎么来了?”

  “什么我怎么来了,我不来,莫白先生就要走了,真是不地道呀不地道。”

  这位叫老季的一边说,一边看着莫白。

  “莫白先生,给您介绍一下,季林,水木中文系教授,也是我的老友。”

  “季教授您好。”

  “什么季教授,你也与老严一样,叫我老季就好了。其实之前一直就想请你到我们水木,只是苦于不知道怎么认识你。没想到老严竟然这么有路子,一下子就请到你了。怎么样,对我们水木有没有兴趣?”

  “啊?”

  莫白不知道怎么回答。

  “老季,你这是挖墙角是吧。”

  “老严,什么叫挖墙角,难道莫白是你们学校的教授不成?”

  “呃,这个自然不是。”

  “既然不是,那你能请莫白先生,我也就不能请莫白先生了吗?”

  季林虽然50多岁,但生性活泼,双方只是打一照面,莫白只感觉眼前这位明明就是神雕里面的老玩童嘛。

  “莫白先生,你说是吧。”

  果然如此。

  季林说完,然后说道:“莫白先生,不如到我们水木坐坐?”

  “季教授,说哪里的话,其实早就想去水木拜访。”

  莫白客气的回道。

  只是不想,莫白说完,季林便直接说道:“太好了,莫白,你这是答应了。什么时候去呀,要不现在就去吧,下午还有一会时间,我们还可以多聊聊。”

  “我……”

  莫白差点吐血。

  “老季,莫白刚在我们燕大还没喝几口茶,你就要拉去你们水木,不行,今天说什么也不行。”

  “来来来,莫白,我们这边走,别理他。”

  显然是与季林很熟,怕莫白有什么误会,严行之连忙解释道。

  “行,不理就不理,反正莫白先生答应了。”

  也不介意,季林只是笑笑:“那老严,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你不是找我有事嘛。”

  “刚才是有点事想与你讨论,不过,看到莫白先生了,我感觉与你讨论也没什么意思。你这个老玩固,一点趣也没有,还是等莫白先生来我们水木之后,我再与莫白先生聊吧。”

  季林就此转身,刚走了几步,又突然回头,叮嘱说道:“莫白先生,别忘了你可是答应来我们水木的呀。”

  所有说完,季林这才离开了博学楼。

  “啧啧,这教授,实在是太有个性了。”

  站在一边的莫白简直看得都呆了。

  没想到,现实社会当中竟然出了这样的一位奇葩教授。

  “莫白先生,老季性格是活泼了些,不过若论做学问,在某些地方,我对其亦是佩服。好了,先不管他吧,走走走,我们回办公室,一同聊聊刚才你所说的君子不器。”

  课堂上莫白虽然已经从两个方面分析君子不器这一层面的意思。不过,刚才莫白说的也稍微浅显了一些。可能这对于一众学子来说已经足够,但对于像严行之这样的教授来说,哪能过瘾。

  “严教授,您就叫我莫白吧,先生先生的叫,怪不好意思的。”

  “哈哈哈,谁叫你年少多才呢,不过也是,以你的岁数,的确会不好意思。那好,我就托大,直接叫你一声莫白了。对了,刚才你是怎么想到用易经的方式来解释君子的?”

  “其实我觉得易经是一切哲学的源头,基本上一切所有的问题都可以通过易经解决。”

  “莫白,虽然我赞同你的说法,易经的确是万经之首,但这一部书实在是太过于艰深,也太难解读了。而且,关于易经方面的解释,几千年来都有不同的争论。”

  “不管何种解释,其实都是追求真理的一种方法。而且,我觉得,其实易经并不难解读,难就难在,可能我们大多数人并没有通过一个合适的方法去解读这一部作品。就像我们经常一直会拿易经里面的某些词句当成是我们生活奋斗的真理,可是,我们有去解读易经中的卦象吗?”

  “卦象?”

  “您指的是八十四卦的象义?”

  “可以这么说,不过,也不仅仅只是象义,还包括对卦象的解读,对卦像结构的分析。而且,在我看来,卦象,以及卦象结构其实比之易理更为重要。”

  上古之时其实是没有文字的。

  易经出现的时候,也是没有文字的。

  他只有这一些卦象等符号。

  通过这一些符号,一代又一代先知带领人类趋吉避凶。

  直到文字出现之后,一众先知才在易经符号上面留下了卦词,以备后人更好的解读。

  只可惜,千百年来,沧海桑田,又因为有圣人对易经做辞,研究易经者分为两支。

  一支为儒家一派,研究的是易经里的哲学道理,进而用来指导人生。

  另一派研究的则比较玄之又玄,只是用来预测。

  研究哲理者,非常重视易经中的象词以及卦词,而对卦象本义不求甚解。

  用来预测者非常重视卦象结构,变化,但对卦词理解并不精深。

  当然,这倒不是说他们并不想去研究,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想过研究。

  研究义理者认为那些拿易经以做预测的是封建迷信,根本就不可信。而用易经拿来做预测的大都又是出身草莽,对于易理本身也研究不透。虽然也能通过易经偶尔预测三两件事,但却并不科学,难登大雅之堂。

  于是,几千年过去,易经虽然仍是万经之首,但真正明白其精髓的并不多。

  此前严行之也有研究过易经,对于易经中的卦词也有做过自己的解释,甚至还分享出自己对于易经的心得。可是,当莫白将卦词与象义,甚至是卦象本身结构说出之时,严行之脑袋突然轰的一声,终于明白过来。

  两人这一聊,竟然聊了两个多小时。

  直到天色全都黑了下来,严行之突然深深的朝着莫白鞠了一躬。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