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敢于和叫高下

  不得不说,主持人“李好”让莫白唱歌是个好主意。

  其实,主持人这会儿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如果不让莫白唱歌,凭这丫的奇葩忽悠功力,说不定,还真能忽悠得让大家以为他才是周华剑呢。

  “好吧,主持人,我能不能去后台换个装?”

  “可以。”

  李好点头同意。

  “哈哈大王,你是周华剑?”

  仍在后台的“紫微草”惊讶的看着莫白。

  “对呀。”

  莫白仍是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呵呵,周华剑可是我多年的老友呀。”

  一边的“风一样的男子”笑着说道。

  “是呀,我与你是多年的好友。”

  莫白看着风一样的男子,也是点头。

  “呃……”

  知道哈哈大王早就猜出自己身份,风一样的男子哭笑不得。

  “好吧,一会看你的表演。”

  “不会让你失望的。”

  莫白会心一笑,进入更衣室。

  此时,舞台现场,主持人李好与“花心人”闲聊起来。

  “花心人,请问一下你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

  有一些想笑,但又不敢笑,李好问道。

  “你觉得我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

  花心人瞪着看向了李好。

  “抱歉,抱歉,我不该这样问的。”

  李好连忙道歉。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绝对不相信他是周华剑。”

  花心人的身份主持人是知道的,所以,他才不会相信哈哈大王是周华剑的。

  “我也不相信。”

  巫启贤也是说道。

  虽然猜评团不可能如主持人一样的知道这一些歌手都是谁,但之前花心人几乎一切都符合周华剑。而明显,哈哈大王根本一点周华剑的样子都没有。哪怕哈哈大王抓住了节目组的漏洞,说他是周华剑,但这种话一到唱歌就揭穿了。

  “嘿,兄弟们,大家相信坑坑大王是周华剑吗?”

  “虽然我是坑坑大王的铁杆,但我不相信坑坑大王是周华剑。”

  “我也不相信。”

  “周华剑并不是恶搞类型的人,而哈哈大王是什么都想搞,所以,他绝对不是周华剑。”

  “那这就难办了。一会坑坑大王就要唱歌了,而花心人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周华剑,又唱了一首绝世经典,坑坑大王怎么拼得过?”

  “拼不过就揭面喽,其实我早就很想看看坑坑大王到底是谁了。”

  前些天刚成立的【坑坑大王粉丝团】的粉丝亦是不时说道。

  “好了,大概我们的哈哈大王已经换好了衣服。”

  听到后台提示,主持人说道。

  “那么,我们再次有请哈哈大王。”

  对着众人,主持人再次邀请。

  “大家好……”

  换了一身服装,莫白从后台缓缓走向舞台。

  “啊……”

  莫白刚刚出场,有人便惊讶的叫了一句。

  “什么情况?”

  “这是?”

  场内众人擦了擦眼睛。

  “我去,这看上去还真像周华剑了。”

  “这家伙也太能搞了吧,为了装成周华剑,这也蛮拼的。”

  “好吧,我服了,从这一身装扮来看,真的有七分像周华剑了。”

  看着莫白整了一套周华剑独有的花格子西装出来,场内众人尖叫。

  “算了吧,整这一些没用,外表再像也没用。”

  “是的,人家花心人才是真正的周华剑。”

  “以为换个周华剑的衣服,我们就相信你是周华剑了吗?”

  “不管怎么样,这一首歌之后,你就要揭面了。”

  不过,也有一些人对莫白的换装并不以为然。

  反正他们已经认定花心人是周华剑。

  哪怕哈哈大王再会忽悠,再能说,也没用了。

  只是,就在场内不少观众如此认为的时候,莫白缓缓开唱。

  【笑你我枉花光心计

  爱竞逐镜花那美丽

  怕幸运会转眼远逝

  为贪嗔喜恶怒着迷】

  如果说刚才“花心人”唱的刀剑如梦是仗剑走天涯,那么,这一首歌的开头则是英雄儿女在行走江湖之后的柔情感悟。

  【责你我太贪功恋势

  怪大地众生太美丽

  悔旧日太执信约誓

  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江湖之中,儿女情长,年少的心怎能抗拒荣华英明红颜的种种诱惑,历经的江湖险恶后方知以前的争功夺势不过是浮华一场梦,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心里的悔恨久久地缠绕着自己的身体,是大地众生太美丽,还是自己太冲动?

  英雄一腔热血,得到的不是大家的尊敬和赞许,取而代之的却是兄弟的欺骗,人民的误解。苍天弃吾,孑然之身何去何从,面对着漫漫的草原,一阵清风吹过,后悔的气息随着蔓延。

  每一句歌词,似乎都隐藏着每一个故事。

  每一个故事,都是那么充满哲理,仿佛如佛佗开坛,令人看透世间。

  再加上歌词开篇的柔情似水,这一首歌一出,所有人刹那间痴了。

  “这首歌?”

  “竟然会是这首歌!”

  “难念的经,难念的经。”

  周华剑有两首绝世经典。

  一首是国语版的《刀剑如梦》。

  一首是粤语版的《难念的经》。

  许多年来,无数人曾经一直争论两首歌曲谁更为经典。

  但谁也无法说服谁。

  但是,不管这两首歌曲如何,但若论歌唱难度,《难念的经》一直是无数歌手难于挑战的高峰。

  哪怕就是周华剑本人,要他在没有准备之下唱这一首歌,可能都唱不完美。

  甚至,到了中年之后的周华剑,他已经很难再唱出他巅峰之时唱这一首歌的水平。

  也因此,哪怕很多人都知道周华剑《难念的经》无比的经典。

  但是,几十年来想再听这一首歌的现场版,几乎不可能。

  无数听众,只能从专辑当中回味这一首传世的曲子。

  但是,所有人都感到震撼的是。

  今日这一首周华剑最为高难度的歌曲,难念的经,竟然完完全全被唱了出来。

  【啊,舍不得璀灿俗世

  啊,躲不开痴恋的欣慰

  啊,找不到色相代替

  啊,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

  舞台当中的哈哈大王,早已脱去了原来的恶搞。

  听着歌声,人们仿佛看到了那一位曾经巅峰,那一位杀尽所有天皇巨星的天皇杀手。

  “哈哈大王到底是谁?”

  “谁能告诉我,哈哈大王到底是谁?”

  “苍天呀,求求你,告诉我他是谁吧。”

  一个个的问号,在无数观众心里升起。

  而伴随着他们的疑问,难念的经已经唱到了该曲的最**。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

  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偏教那女儿情长埋葬……】

  难念的经之所以和刀剑如梦成为绝世经典,他又如何仅仅只是一直柔情似水。

  在开头柔情之后,后半段的副歌,却是同样的高亢豪迈,同样的汹涌沸腾。

  这是一首不输于刀剑如梦的歌曲。

  甚至,如果真要说的话,对于很多人来说,难念的经以一首歌曲当中融合刚柔,这一首歌的境界其实早已超过了刀剑如梦。

  “啊啊啊……”

  “听得我要爆炸了。”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我终于在现场再一次听到了这一首歌了。”

  无数歌迷泪流满面。

  哪怕就是坐在前排的十几位猜评团成员,这会儿都是激动的难于自禁。

  甚至,就连后台的歌手,那位“风一样的男子”,竟然亦被刺激的站了起来。

  “难道,他真是周华剑?”

  “难道,他真是周华剑?”

  “难道,他真是周华剑?”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