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求求你,放过我吧

  “不过,虽然我认为今天大盘仍是涨,但盘面还是比较危险的。我预测,今天大盘虽然可能指数仍是会上冲,但更多的是大盘股带动,如果一些购买了小盘股的朋友,可能,这一些股票就会面对比较大的压力。特别是前期涨幅比较大的,可以选择在今天冲高之时卖出。”

  在预测了涨之后,莫白还补充了一点。

  半个小时之后,今日财经节目也正式结束。

  “我现在越来越讨厌那两个专家了。”

  “是呀,朗学平,名气这么大,没想到这么恶心。”

  “还有那个徐赫,也是无耻的很。”

  “可惜的是,莫白竟然还傻的又一次预测股指。”

  “是呀,股市这种东西,哪能够预测的准,能够预测准一次已经不错了。”

  不少股民为莫白心疼的说道。

  特别是越是有经验的股民,越是为莫白感到担心。

  他们炒股炒了几十年,股市的规律他们又怎么会不明白呢。

  真要说规律的话,那就是,股市就是没有规律。

  有规律当然好预测。

  可是没有规律,你能预测什么?

  那两个家伙无耻是无耻,但也知道根本就不可能对股市做出什么预测。

  可是,莫白竟然又一次打赌。

  不过,虽然有一些为莫白心疼,但对于莫白,一众股民却是越来越认可了。

  不管怎么说,莫白不像朗学平一样,总是在忽悠。

  哪怕就是莫白预测错了,他们也觉得莫白光明磊落,绝对不会怪他。

  只是,就在一些老股民做好了莫白预测错误的心理准备之时,结果再一次让他们震惊了。

  截止到收盘,大盘涨了1个点。

  的确如莫白所预测的一样,又涨了。

  而更为难于相信的,正如莫白所说,今天大盘涨是涨,但只涨指数,不涨个股。

  今天大盘的上涨全靠的是大盘股在支撑,不少小盘股跌势都非常严重。

  “莫白简直神人呀。”

  “又一次预测准确。”

  “牛逼,哈哈哈,今天我听莫白的话,跑了。”

  “唉,后悔呀,我没听莫白的。”

  “早就跟你说了嘛,信大白,得永生。”

  “我错了,以后绝对完全听莫白的。”

  “那是,不过,我现在很想知道,朗学平与徐赫现在是什么表情?”

  什么表情?

  还要猜吗?

  这会儿当3点收盘之后,朗学平与徐赫再一次的吐血。

  “这家伙怎么又猜对了?”

  “难道,这丫的真靠的是猜?”

  哪怕就是一向脸厚的朗学平,这会儿也是脸红耳赤。

  甚至,他们都有一些怀疑自己学了几十年的经济学是不是学错了?

  妈的。

  这脸打的,虽然不是当面打,但同样的响亮。

  而且,相比直接打脸,这招看似无声无息的回应,比之当面打脸还要更为的毒辣。

  正如现在,已经有无数的观众期待明天今日财经节目的时候,两位经济专家还会说什么样的话为自己开脱。或者,他们就是想看一看两位经济专家明天之后又如何出丑。

  “那个,朗教授,明天还上今日财经吗?”

  徐赫有一些挂不住了。

  他都有一些不好意再上今日财经了。

  “上,当然上,我就不相信了,他还能猜中。”

  虽然脸被打得拍拍响,但却激出了朗学平的牛脾气。

  哪怕被别人骂得再狠,说得再怎么,他都要与莫白拼下去。

  当然,从理性上来说,朗学平的想法是正确的。

  股市就是一个没有规律的市场,没有任何一人可以一直预测准确股市。

  哪怕莫白预测准确了两次,但这又如何。

  他就不相信莫白没有错的时候。

  只是,接下去的一个星期,却是让朗学平整个人都崩溃。

  莫白仍是谈笑风生的与朗学平他们打赌,虽然两位经济专家无耻的一个也不接受。

  “我猜今天还是涨,结果,大盘涨了。”

  “今天还涨,结果,大盘又涨了。”

  “不要猜了,闭着眼睛买股票吧,今天大盘涨,结果,大盘又又又涨了。”

  “还要问吗,今天大盘涨涨涨,结果,大盘又又又又……涨了。”

  “看着我这张脸,没看到脸上写了一个字吗,涨……”

  一个星期可以发生什么?

  对于普通人来说,一个星期很普通,他很快就会结束,对于自己不会有什么变化。

  但对于股市,对于莫白来说,一个星期的变化,简直翻天覆地。

  一个星期之前,大盘被一众专家认为是极为危险的行情。

  一个星期之后,大盘不断暴涨,却是迎来了无数股民的猜欢。

  一个星期之前,莫白还是业余恶搞明星。

  一个星期之后,莫白已经成为了无数股民心中的股神。

  虽然,在不少股民心中,可能莫白离股神巴菲特还有一些距离。但是,莫白神乎奇迹的十几次准确预测,却是瞬间征服了全中国所有的看客。

  “我服了,十几次,每一次都准确,这才是高手。”

  “这才是股神呀。”

  “我终于相信,之前所有的经济专家都是砖家。”

  “真正牛逼的,还是莫白。”

  “我现在居然越来越喜欢朗学平了?”

  “为什么?”

  “喜欢朗学平出丑呀。”

  “哈哈哈,我也是,现在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莫白打朗学平的脸,太刺激了。”

  “好像朗学平接受采访说,不上今日访谈了。”

  “那怎么行,我们还没过瘾呢,我们打电话给央视,一定要让朗学平继续做节目。”

  “对,其实我们太喜欢朗学平了。”

  一众股民乐不可吱,无数个电话却是打到了央视。

  看到这么多的电话,央视2套无比重视,迅速再一次联系起朗学平。

  “朗教授,我们还是强烈邀请您再做我们今日财经的嘉宾。”

  监制汪东出面,给朗学平打了一个电话。

  “汪监制,不好意思呀,我真不能上你们的节目了。”

  “不是,朗教授,您不知道,今天有几百个人给我们打来电话,强烈要求您继续担当嘉宾。”

  “我……我……我……汪总,您就别为难我了,他们不是想来看我的节目,他们是想看我的笑话。”

  “朗教授,怎么会呢,您在他们心中还是有地位的。”

  “地位,地位个毛线呀。汪总,求您了,放过我吧,好不好。”

  朗学平简直哭了。

  他哪里不知道这一些打电话的观众是什么意思。

  就是因为这些天一直担当了今日财经的嘉宾,郎学平却是遭受到了无数人士的鄙视。

  有一些是普通股民。

  也有一些是同行。

  甚至,还有不少是他的学生。

  虽然在上课的时候,他们仍是朗教授朗教授这样的叫着,可是越听,朗学平越是觉得“朗教授”这三个字是莫大的讽刺。

  这还要让他继续担当今日财经里的嘉宾,这不是叫他去死是什么?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