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勿忘国耻,警钟长鸣

  “我了个去,这一些都是人才呀。”

  “嗯,里面有不少歌曲都很经典。”

  “是呀,特别是那位拿蔡先生的诗作曲的《岁在当年》,好有神韵,论逼格已经超过了莫白写的送别。”

  “也不能这样说吧,曲调还是没有超过。”

  “曲调虽然没有送别经典,但人家说的是逼格,人家引用的是蔡先生写的诗,逼格妥妥的。”

  “好吧,算你说对了。好担心大白,这一些家伙,想要围殴呀。”

  这么多人声势浩大,围殴之势一触即发。

  “这诗写得不错呀。”

  白玉堂群里,莫白看着蔡先生写的《岁在当年》,大为感慨的说道。

  “我去,大白,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感慨这诗写得不错。”

  “这诗肯定不错了,这可是华国教育第一人蔡先生写的诗。”

  “是呀,蔡先生一生为了我们华国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这一首诗我从小就会背。没想到,这一首诗竟然谱上了曲。”

  “大白,你顶不顶得住?”

  众粉丝泪流满面。

  心里暗道,这一些家伙实在是太狠了,也太无耻了。

  竟然联合了100多位攻击大白。

  还要不要点脸皮呀。

  只是,莫白却不当一回事,在群里说道:“当然顶得住。大家别忘了,我可是也会写诗呀。”

  “大白,都火烧屁股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没开玩笑,我真会写诗。”

  “我们知道,你是华国第一诗人嘛,反正你也是自封的。不过,哪怕你就是会写诗,但也很难超得过《岁在当年》。”

  “谁说超不过的。”

  “大白,别意气用事了。《岁在当年》不仅仅是诗写得好,还在于蔡先生的地位。再加上当时是列强瓜分祖国的时候,这一首诗不仅仅只是一首教育诗,而且还是一首爱国诗。其中饱含的无比情感,完全超出了诗的本身。”

  白玉堂大龙不时说道。

  这一首诗,他可是记忆犹深。

  哪怕就是现在拿出来,亦是令他感触良多。

  “是嘛,那我也试着写一首。”

  “啊,大白?”

  “真写呀。”

  “当然。”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已经写好一首了。”

  说着,莫白便快速的在微.博写了一首现代诗。

  【我们是旅.顺,大.连,孪生的兄弟。

  我们的命运应该如何地比拟?

  两个强邻将我来回地蹴蹋,

  我们是暴徒脚下的两团烂泥。

  母亲,归期到了,快领我们回来。

  你不知道儿们如何的想念你!

  母亲!我们要回来,母亲!】

  这一首诗是前世著名爱国诗人“闻一多”写的诗。

  当年有感于列强瓜分华国,诗人以感腔的热血,谱写了这一首诗。

  这一首诗一共有七首,这只是其中的一首。

  “我靠,大白说写诗,竟然真写呀。”

  “这诗感觉与大白以前的风格不一样呀。”

  “嗯,虽然是现代诗,但读起来好有感觉,能够感受到大白内心里的满腔怒火。”

  “又读了一遍,感受更强烈了,好诗。”

  “顶……虽然是现代诗,但情感真挚,我都有一些哭了的感觉。”

  “能不能pk岁在当下?”

  “这个,不好说,我感觉完全不在《岁在当下》之下。而且,如论诗中的感情,还在《岁在当下》之上。”

  虽然大家并不是专业品诗的评论者。

  但有一些经典的诗,哪怕不是专业的学者,只要读上一读,便能感觉到这首诗的不凡。

  不过,莫白并没有停下。

  这只是其中一首。

  接着,莫白又写了一首。

  【我的胞兄香.港在诉他的苦痛,

  母亲呀,可记得你的幼女九龙?

  自从我下嫁给那镇海的魔王,

  我何曾有一天不在泪涛汹涌!

  母亲,我天天数着归宁的吉日,

  我只怕希望要变作一场空梦。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与第一首诗一样。

  虽然格式不一,但情感却再度上涌。

  特别是最后相同的一句【母亲,我要回来,母亲】,用反复叠加的手法,更是来得震撼。

  “大白真是要pk蔡先生的节奏呀。”

  “我感觉好像读懂了什么。”

  “读懂了什么,上面说的九龙岛是什么意思,难道当时分裂出去了吗?”

  “多读点历史吧,在列强瓜分华国的时候,当时的九龙岛旅.顺,都被刮分了出去。”

  “明白了,所以最后一句才会用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是的,虽然现在这两个地方都已经回归,但其中的情感却如山洪暴发。”

  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因为华国有五千多年历史。

  华国也是一个苦难的国家。

  因为华国在近代时期遭受到了太多的欺压。

  一系列的条约,是我们华国的耻辱。

  一系列的赔款,更是我们华国不愿提及的往事。

  一系列的割地,哪怕过去了一百多年,都要令人咆哮。

  “啊啊啊,大白的诗写得好燃。”

  “是呀,恨不能回到那个时期,杀死那些列强。”

  “可恶,幸好我们现在的国家强大了。”

  “顶大白,我认为,这首诗完全已经超过了蔡先生的岁在当下。”

  “顶一个,兄弟们,大家转发一下。”

  如此经典,又怎能不分享。

  如此一首爱国诗篇,理因让所有人都品读。

  “华国第一诗人莫白最新力作。”

  “完暴岁在当下,请阅读莫白最新诗作。”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泣血推荐。”

  “谁敢不服莫白担任艺术司总顾问,不说别的,先来看看这两首诗。”

  疯狂的转发,莫白在微.博上的两首诗,刺激了无数看客的神经。

  哪怕是对诗歌没什么兴趣的朋友,只要是他们看上一看,都会止不住的热血沸腾。

  “好诗,这首诗看得我泪流满面。”

  “我也是,诗人的一腔热血全在这两首诗中体现。”

  “之前一直认为莫白上窜下跳,不喜欢,但这两首诗,我服了。”

  “堂堂华夏,就应该有这样傲骨的诗人。”

  “是的,我原以为这种诗人在近代之后就绝迹了,没想到,竟然仍有一位。”

  “那100多位联合攻击莫白的家伙,给我滚过来看看这两首诗,看看你们所骂的,所攻击的人儿,是一个什么样的英雄。”

  “勿忘国耻,警钟长鸣。”

  无比震撼的吼声,在网上咆哮。

  就像列强当年瓜分华国之时的阵痛。

  但莫白的诗,并没有停下。

  在第二首诗之后,第三首再度来临。

  【东海和硇州是我的一双管钥,

  我是神州后门上的一把铁锁。

  你为什么把我借给一个盗贼?

  母亲呀,你千万不该抛弃了我!

  母亲,让我快回到你的膝前来,

  我要紧紧地拥抱着你的脚踝。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这一首诗说的是广.州湾,也就是现在湛.江市。曾为法国殖民地。

  东海和硇州,即东海岛和硇洲岛。

  =

  ps:今天是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公祭日,勿忘国耻,警钟长鸣。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