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我只想问一句,谁还敢骂莫白

  “我读《谁是最可爱的人》,这是莫白一系列文章当中的最强音。”

  “谁是最可爱的人,这是我读过的最为感人的红色经典。”

  “原本对于这一些文学pk大赛是没有兴趣的,我总认为,现在一些作家都失去了老一辈作家的水平,写的一些作品根本没什么价值。但是,谁是最可爱的人,让我知道,当代还是有那些大师级人物的。”

  “将人民解放军比喻成谁是最可爱的人,这个比喻实在是太好了。”

  “我只想问,怎么样才能给莫白投票?”

  “买一份教育报,只有买了教育报的读者,才有资格给莫白投票。”

  “没问题,我买十份。”

  “为莫白,为这一篇谁是最可爱的人,我买一百份。”

  “100份走起。”

  本来教育报举办的文学pk大赛就已很是火热,更不用说,这一篇如此有影响力的文章。

  当然,热烈反响可不仅仅只是一众读者,还有全国无数的媒体。

  教育报主编“丁任飞”亲笔刊文评价:“谁是最可爱的具有历史坐标意义,最可爱的人给予了我人民解放军最高的荣耀。”

  著名文艺评论家朱鸿表示:“谁是最可爱的人让我们珍惜身边平凡的幸福,那个时代留下的精神将一直存在。”同时,朱鸿还评价:“尽管隔了几代人,但是文章中的文字是可以让现在的人体会到令人鼓舞的情绪的,会让现在的人明白我们所享受的平凡而安宁的生活是因为有国防保卫的,更加深了人民解放军在于我们心中的形象。”

  新世界报头条评价:“谁是最可爱的人,无疑,这个称号是我们的人民解放军战士。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现在安宁和平的生活。而没有莫白,或许,我们真的很难从其他文学作品当中,去感受我军那种保家卫国的坚强意志。”

  不过,这一些都不算什么。

  最牛逼的还是要数《解放军文艺报》的两条评价。

  第一条评价,解放军文艺术报向莫白说了三个字,谢谢您。

  并且,在这三个字边上,配了一张战士敬礼的图片。

  另一条评价,写了一句:“保家卫国是我们人民解放军应尽的义务,但是,在这里,我们要特别说一句。保卫莫白先生的安全,也同样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无疑,当解放军文艺术报发表出这两条评论之后,整个文坛再一次轰动。

  “我了个叉,莫白这是逆天了。”

  “解放军叔叔当众向莫白敬礼,太吊了好不好。”

  “何止是吊,看看第二条的评价吧,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废话,翻译过来,那就是,莫白是由我军保护的,你们谁若敢惹莫白,我灭了你们全家。”

  “几千万解放军叔叔是莫白最为坚强的后盾。”

  “我现在仿佛已经看到了莫白身后站着几千万的战士,他们手拿着枪,杠着炮,开着战机……带着航空母舰”

  “别说了,我好怕。”

  “霸气侧漏,什么叫做霸气侧漏……这就是。”

  “我只想问一句,谁还敢骂莫白。”

  “来呀,来呀,骂一句莫白试试……”

  当然,这自然是开玩笑。

  网上一些人骂骂莫白之类,人民解放军不可能小提大作,真的出面。

  但是,解放军文艺报竟然说了这一句,那么,这却是对于莫白最高荣誉的表态。

  如果是一般的什么事,他们肯定不会管。

  但如果涉及到莫白安危,或者有一些人想打莫白什么主意的,你最好想清楚了。

  当然,除了这一些轰动之外,莫白所住小区,也因为这一篇文章彻底火了起来。

  不但每天有无数记者争抢着要采访莫白,哪怕就是一些邻居,也是想着各种办法想见见莫白。

  无奈,莫白只好跑去了一家酒店躲了几天。

  不过,哪怕如此,仍是有无数媒体记者通过各种方式想采访莫白。

  最终,没办法,为了稍稍减轻这一次事件的力度,莫白答应了新桦网的采访。

  不过,说是答应,其实莫白也想借着这一次采访向民众解答一些疑惑。

  ……

  “您好,莫白。”

  “您也好。”

  “感谢您接受我们新桦网的采访。”

  “不客气,我怕是不接受你们的采访,你们就硬呆在我家门口不走了。”

  “哈哈哈,莫白,抱歉,上头给我们下了死命令。说是没有采访到你,就不让我们回家。”

  “好吧,这一次采访之后,你们应该可以回家了。”

  “对对,还得再感谢您一次。那么,我们采访开始吧。”

  “ok。”

  莫白点头,表示没问题。

  “莫白先生,您是怎么想到写这一篇《谁是最可爱的人》?”

  “其实很早就想写这一篇文章,只是之前并没有什么机会,这一次也就写了。”

  “不过,很多人问,您没有去过潮鲜,您怎么能写出这样的文章?”

  “我是没有去过潮鲜,不过,这一些都是真人真事,里面的一些例子,我是听一位参加过潮鲜战争的老兵说的。只是可惜,这位老兵已经不在人世了。”

  “很可惜。”

  “是呀,很可惜,没有这一些老兵,没有这一些战士,我们就没有现在的家园。所以,我更应该将他们曾经发生的故事写出来。”

  “是的,虽然我们生于和平年代,但我们仍然缅怀他们。不过,很多作家也曾经写过这一类的文章,您觉得,为什么您这一篇《谁是最可爱的人》更触动人们大众的情怀?是因为将解放军战士比喻为最可爱的人吗?”

  “不完全是。”

  莫白摇头:“或许这个比喻也让人眼前一亮,将铁血一样的战士比喻为最可爱的人很有新意。但是,我认为,光有新意没什么用,我们更应该注重文章的内含。我也看过很多一些作家写的作品,包括有关于潮鲜战争的作品,但他们这一些作品却是将战士当成是战争里的一个士兵,当成是战争当中的那一些武器一样。虽然有的一些作家可能也写过当时战争是什么样子,有多惨,死了多少人,打了多少子弹,用了多少飞机……可是,他们是人,他们是活生生的人呀。但是,很可惜,并没有多少人去了解这一些战士的心理活动。

  难道这一些战士就是铁打的士兵吗,难道这一些战士就不怕痛,不怕死的神人吗?”

  “我觉得不是的。”

  莫白重重的摇头。

  虽然这一篇文章并不是莫白写的,但是,这一篇文章读起之时,仍是令莫白无比的感慨。

  而最为感慨的,就是这一篇文章当中那几位战士的心理描写。

  【我在这里吃雪,就是为了祖国人民不吃雪。】

  【我在这里钻窑洞,就是为了让祖国人民不钻窑洞。】

  这一些士兵不是不怕死,也不是不怕痛,而是他们有着无比的信念与荣誉。

  他们深深的爱着自己的国家,爱着自己的家人。

  哪怕就算是死,他们也要完成祖国人民交给自己的任务。

  也正因为这一份爱,这一份对于祖国,对于人民,对于家人的信念,却是让他们舍生忘死。

  所以,他们才是最为可爱的人。

  “很震撼,莫白先生,您让我再一次全方面认识了这一篇文章,也令我再一次对我们的解放军战士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

  听着莫白的回答,记者朋友眼睛又一次变得湿润。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