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十步杀一人

  “这也行。”

  “大白这波操作简直神了。”

  “虽然不得不说大白不要脸,但有的时候,这不要脸起来,还有什么事做不成?”

  在松之幸之前的拒绝改为接受,一众国内粉丝目瞪口呆。

  “唉,没办法,那个莫白这丫的太无耻了。”

  “骂人虽然可耻,但我现在才发现,这丫的竟然是土豪。”

  “是呀,被罚了700多万还在骂,换成是我,我也忍不下去了。”

  同样,日本国的一些看客,这时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更为无可奈何的则是松之幸。

  事实上松之幸是不想接受莫白挑战的。

  不接受倒不是怕了莫白,实则松之幸认为莫白与自己的世界排名相差有些大。

  只是莫白这家伙实在是太无耻了,每天一骂,而且骂得无比之狠,再忍得下去的拳手也忍不住了,最后只好出战。

  并且,松之幸发誓,一定会在拳击台上狠狠的教训莫白。

  将莫白之前在网上骂自己的话,全部奉还。

  当然,对于此,松之幸所签的经济公司也在此时,开始为这一次的挑战赛做起了舆论宣传。

  一个是中国。

  一个是日本。

  这本身就极为的有看点。

  除了这一些。

  松之幸经济公司还在各大互联网公司将松之幸之前的一些比赛视频再度翻了出来。

  这一些视频都是松之幸大比分ko对手的视频。

  其中不乏将对手打成重伤者。

  拳击运动本来就是一项激情热血的比赛,在这一些评价,这一些热血视频刺激之下,整个日本国看客万众一心,无不是希望松之幸ko莫白。

  只是,相对于日本国媒体热捧松之幸,国内媒体这会儿却是有一些歇菜。

  不是他们不喜欢莫白。

  也不是一众媒体不对莫白不期待。

  实在是莫白仅仅只是刚刚成为职业拳击手,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呀。

  难道说,莫白之前是夺得足球世界杯冠军,夺得击剑世锦赛冠军,如今就要成为拳王吗?

  虽然这看起来有一些逻辑,但圈子不一样,完全的没有可能。

  当然,这也不是重点。

  虽然莫白之前没有打过拳击,但前几战还是可以拿得出手的。

  而且莫白还将老虎打得半死,甚至一人ko韩国100多位看客。

  可关键是莫白此前为了逼松之幸出战,竟然连形象也不顾,什么脏话都给骂了出来。

  这可是堂堂大明星呀。

  与松之幸这位日本天才拳击手相比,这般形象,一众粉丝实在是有一些不好意思。

  “大白,抱歉,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我先下线了。”

  “大白,好好打,我还是相信你能打赢的,不过,线上我就不给你加油了。”

  “啊,大白,我已经在内心里为你加油了,不要这么明说啦,你不要脸我们要脸呀。”

  一众粉丝的留言让莫白一阵吐血。

  不就是骂别人几句了吗?

  不就是多了几句脏话,多了几声草,多骂了几声娘吗?

  这有什么?

  这就不要脸了?

  莫白倒是无所谓。

  不过,关于媒体的宣传,莫白还是挺重视的。

  虽然媒体上的一些评论好像影响不到真正的比赛,但是,有的时候场面评价,或多或少都会影响拳击手的心态。国内这一边虽然都不希望莫白输,但是,看这样子,哪里有日本国一众粉丝对于松之幸的支持。

  人家给予的力度,几乎上升到了两国之间的征战。

  出战的拳击手,简直跟民族英雄一样。

  这是一场荣誉之战。

  身为日本国拳手的松之幸,在这一份荣耀加持之下,说不定突然来了一个暴发呢?

  一念至此,莫白一时诗性大发。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一首前世李白的诗侠客行,就此诞生。

  这一首诗可谓是完美的将古代侠客的精髓体现了出来。

  特别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装逼的境界,更是点燃了无数的看客。

  “妈呀,诗歌小王子莫白又诗性大发了。”

  “了不得,了不得,我敢说,莫白是全球最会作诗的拳击手。”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一句简直绝了。”

  “之前因为大白太不要脸,不好意思为大白加油,但冲这一句,大白,干死那日本拳手。”

  “不要在乎细节,大白,希望你如诗中所写的一样,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一系列之前不好意思的看客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一时之间,国内粉丝对于莫白的支持力度,直达空前。

  至于之前莫白骂人不要脸之类的事儿,不好意思,全给忘了。

  哪怕就是没忘,一众粉丝也没再将这事儿放在心上。

  当然,莫白这种洗白自己的手段,也让其他明星佩服不已。

  只是,他们也知道。

  世界上只有一个莫白。

  众人可以无视莫白无数的不要脸,无数的黑点,并不代表可以无视他们。

  这当然是题外话,暂时不提。

  莫白一首,却是让莫白与松之幸一样,令国内彻底沸腾。

  而此时,莫白挑战松之幸的拳击比赛也很快便已举行。

  地点,东京。

  时间,晚上7点。

  两位拳击手分别从左右通道进入。

  日本国各大媒体早早就已锁定了这一场比赛。

  各大新闻媒体记者,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

  “国内很久没有这么热闹的一场比赛了。”

  “是的。”

  “一个中国拳击手来我们日本国比赛,这一场比赛不热闹都不可能。”

  “所以,无数粉丝也将松之幸当成是民族英雄。”

  “主持人,你觉得松之幸能胜吗?”

  “这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这是一定。从数据上来说,不管是出场次数,还是体测,松之幸都要完暴莫白。而且莫白无耻用下三烂的手段挑战松之幸,这也是一场正义之战。邪恶必然无法战胜光明,我认为,三个合回,松之幸就可以完成ko。”

  “说得好。不过,看中国那边的媒体,似乎大家对于莫白的支持也不低。”

  “我也有发现。不得不说莫白是一位天才,而且还是一位了不起的诗人。我想,如果莫白一直钻研文学这一块,莫白会成为一大文豪。但可惜,他太不务正业了。”

  日本国电视台两位主持人不时点评,莫白与松之幸也在此时登上了拳击台。

  两人四目相对,松之幸一直紧紧的盯着莫白。

  “不要盯着我,我对日本男人不感兴趣,我只对日本女人感兴趣。”

  “你一直很无耻。”

  “一般。”

  “不过,你认输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没打你怎么知道?”

  “那就试试吧。”

  简短的几句对话,第一个回合便已开始。

  “刺拳。”

  与韩国金大佑不一样。

  金大佑擅长防守,但松之幸却不然。

  莫白还没抬手,松之幸的的刺拳就已来到。

  一般来说,刺拳是所有拳击手用的最多的一种套路。

  刺拳一方面可以试探对手的实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在刺拳的攻击下找准对方弱点。

  当然,还有一些厉害的对手,哪怕就是试探性的刺拳,同样有着无比巨大的威力。

  松之幸的刺拳便是如此。

  松之幸重230磅,比莫白重30磅。

  更为重要的是,松之幸的臂展达到1.98米,完全超过了他的身高1.9米。

  这也在攻击长度方面压制莫白。

  不过,这一些都不是最主要的。

  最为主要的,莫白发现,松之幸的刺拳似乎与普通拳击手的刺拳并不一样。

  “空手道。”

  脚下躲过松之幸的刺拳,莫白说道。

  “没想到你还认得空手道。”

  松之幸冷冷一笑,压进一步,再一次使出刺拳。

  这刺拳威力很大,特别是松之幸本身就是空手道高手,他将空手道的技术融入到了拳击,哪怕就是带着手套,莫白都感觉,松之幸每一拳都有各种变化。

  “果然职业拳击与一般的体育运动不一样。”

  莫白一边躲避,一边也在观察着松之幸的出拳。

  这般力度,虽然不及内家弟子。但哪怕就是内家弟子放在拳击台上,也未必比得上松之幸。

  这倒不是说内家弟子不如松之幸,这完全是因为拳击规则不一样。

  在特定的规定里,哪怕就是内家弟子也无法完全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

  但对于职业拳手来说,他们在拳击台打了无数年,这里便是他们最佳的战场。

  不管是拳,还是步法,更或是身法,他们都用最为简单的方式,打出了最为有效的攻击。

  特别是松之幸还将空手道完美的融入到了他的拳击当中,这更是让莫白大开眼界。

  转眼,三个回合便已过去。

  莫白与松之幸交手了几十次,但并没有占到便宜。

  反而,三个回合内,莫白的点数还落后松之幸。

  当然,莫白并没怎么计较。

  这三个回合他一直都在观察松之幸,并没想这么快结束比赛。

  直到第三个回合结束,莫白已经差不多大致看透了松之幸。

  哪怕莫白知道,松之幸或许还有什么杀招没有使出,但对莫白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接下来他这一招,对于松之幸来说,他一辈子都破解不了。

  第三个回合结束,休息1分钟,第四个回合开始。

  “你有看过前些天我写的一首诗吗?”

  “你还有心情说话。”

  松之幸小小有些惊讶。不过,他自认莫白并不是他的对手。

  刚才三个回合他也未将自己的实力完全使出。

  接下来,他则要狠狠的教训莫白了。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松之幸用中文说出这一句诗。

  “你的中文水平不错。”

  “不好意思,我学中文不是喜欢你们中国,而是为了对付你们中国。我承认你这首诗写得很好,但你不是诗中的侠客,你也做不到十步杀一人。”

  “谁说我做不到。”

  莫白这时不再躲避:“我有一招功夫,叫做十步一杀。”

  “十步之内杀一人吗?”

  “对。”

  莫白点头。

  “我与你的距离不到十步。”

  看了看莫白与自己的距离,松之幸说道:“准确的说,只有三步。”

  “那么,恭喜你,你是第一个见证我这一招的对手。”

  “你要杀了我?”

  “不要害怕,不会的,这是拳击比赛。”

  “笑话,我会害怕。”

  松之幸嗤之以鼻。

  他根本就不屑莫白所说的十步一杀。

  能做到这一点的,在松之幸眼里,只有他们日本国的武道宗师。

  但这都是几百年前的一些历史人物了。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你会信的。”

  “好吧,来吧。”

  松之幸大笑。

  他不想再与莫白说话了,他只觉得莫白是个疯子。

  缓缓吸了一口气。

  莫白轻轻念起了侠客行。

  “韩正,你看了莫白写得那一首诗吗?”

  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场内的情况突然变得不一样。

  国内tv5套主持人赵阳却是问起了退役重量级拳手韩正。

  “当然有看过。”

  说到这一首诗,身为嘉宾的韩正便无比的兴奋:“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好诗,莫白这一首诗不但完美的将古之侠客的意境给描绘了出来,更将莫白的气势一下子无限拔高。不过,韩指导,您觉得古之侠客能做到其中这一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吗?”

  “应该不可能。”

  韩正想了想,说道:“莫白是职业拳击手,同样也是一位大文豪。他笔下的作品充满无限的想像力,哪怕就是诗句也是如此。十步杀一人,并不是说的是十步,他只是用十步化称而已。”

  但韩正不知道的是。

  当他的解释说完。

  莫白的侠客行也念完了。

  “十。”

  “步。”

  “一。”

  “杀。”

  冷冷的吐出了这四个字。

  莫白婉若剑虹。

  镜头当中还没有看到莫白是怎么出手,松之幸便倒了下去。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