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2章:

  “小雅老师,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

  “大概还有半个多小时。”

  “半个多小时,这么长,无聊呀。”

  后台,莫白拎着二胡,感觉有一些无聊。

  没什么事做,莫白又拉起了二胡。

  拉什么好呢?

  就拉一首《二泉映月》吧。

  脑海里只是一想,莫白便拉起了这一首曲子。

  二泉映月是前世阿炳所作,可以说是前世最为知名的二胡曲子之一。

  不过,要说这个二泉映月,必需说一说二泉映月的创作者阿炳。

  阿炳原为无锡城区雷尊殿道士,自幼受到四句头吴地小山歌、长篇叙事歌、滩簧、说因果和丝竹乐等乡土音乐的熏陶,对音乐非常喜爱。在父亲的教习下,他十六七岁便学会了结构繁复、技法多变的梵音,吹、拉、弹、打、唱、念样样精通,并能正式参加道教法事音乐的演奏活动。年过而立之后,阿炳的境遇急转直下。先是因染上吸食鸦片等恶习导致生活潦倒,随后患上眼疾,双目相继失明,再到后来便流落街头卖艺,生活十分贫困。底层的生活让他历尽了人世的艰辛,饱尝了旧社会的辛酸屈辱。但才艺出众的阿炳,经常通过拉二胡、弹琵琶、说新闻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恨情仇,通过音乐揭露当时的黑暗。他把自己对痛苦生活的感受通过音乐反映出来,产生了著名二胡曲《二泉映月》。

  二胡的音色本来就相对凄凉,更不用说二泉映月这首饱经人间辛酸的曲子。

  本来后台不少音乐家还在笑话莫白自暴自弃的,可是,听了这曲子,却是不由自己一下子被感染。

  “各位,听,那家伙拉的二胡。”

  “听了,不是在卖惨嘛。”

  “不,不是卖惨,你听听他现在拉的。”

  如果说之前莫白拉的二胡只是卖惨。

  但是,现在莫白拉出来的这一首二泉映月,却一下子进入了他们内心。

  “咦,好像听起来不太一样。”

  “是的,这首曲子即有悲凉之意,又有愤怒之情,更又充满着希望,简直是绝世名曲。”

  后台一众音乐家可不是水货。

  莫白的这一首《二泉映月》,他们只是一听便能发现其蕴含无比之高的艺术性。

  “我的天,我怎么眼角有一丝眼泪。”

  “我也是,这家伙的二胡颠覆了我对二胡的理解。”

  “难道,这家伙又要拿着华国的民族乐器完成逆袭?”

  众人情不自禁的看向了理查德。

  此时的理查德,亦感受到了大家的目光。

  刚才莫白拉的二胡,他也在听。

  初开始他不以为意,可是听着听着,一直骄傲的理查德竟然内心有一些慌乱。

  “这便是华国的二胡?”

  “这艺术性也太高了吧。”

  理查德一直盯着莫白,他现在有一些没有信心。

  一会的比试,自己真能超过他吗?

  这可不一定。

  要知道,自己虽然号称是钢琴王子,但自己更多的只是一位钢琴演奏者。

  他演奏的一系列曲子,都是一些钢琴大师谱的。

  像著名钢琴曲《梦中的婚礼》一样。

  他只不过是比别人弹得更好罢了。

  可是,莫白的二胡却不一样。

  虽然他对于二胡不是特别的理解,不知道二胡有什么技巧。

  但是,刚才莫白拉出来的这一首《二泉映月》,他的艺术价值却绝对不低于世界名曲。

  如果这一首曲子不是莫白所创作的也就罢了。

  万一是他创作的,谁胜谁负还真未可知。

  他可是知道原创一首如此经典的曲子他所蕴含的价值。

  就像他弹钢琴一样。

  他弹得再好,只是一个出色的钢琴演奏者。

  但是,那个创作出经典钢琴曲的,却是真正的钢琴大师。

  “一会你要比赛的就是这一首曲子?”

  情不自禁的,理查德走到了莫白身前,问道。

  “对,怎么样?”

  莫白停了下来:“怕了吧。”

  “我……”

  理查德显得有一些迟疑,不过,却是说道:“你这首曲子非常出色,我也承认你是出色的音乐家。不过,我不会输给你的。”

  说完,理查德不再看莫白,独自坐到了自己的钢琴旁。

  他有他的骄傲。

  哪怕莫白的这一首曲子令他心乱,但他仍然坚定。

  “莫白老师,这一首曲子是您创作的吗?”

  边上的李谷一无比激动的说道。

  之前李谷一还无比反对莫白拉二胡,可是,听了莫白的这一首《二泉映月》之后,李谷一却是发现,就算是到时候莫白真的用二胡,也未必会输。

  “是的。”

  莫白点头。

  “太棒了,莫白老师,这首曲子的艺术价值实在是太高了。”

  李谷一无比赞叹的评价说道。

  “是的,刚才我一直都在认真的倾听。明面上听起来这是一首无比悲凉的曲子,曲子当中即体现了作曲者怆然的情绪以及昂扬的愤怒。可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为主要的是,就算是在如此悲凉当中,我还是听出了这一首曲子对于生活的热爱。”

  许立山亦时说道。

  “许立山老师说得好。悲凉当中却并不绝望,这是一种很深的情怀,不是一般人能感悟出来的。”

  张小林老师亦是无比的赞美,甚至他还说道,莫白这一首曲子却是将二胡的境界无限拔高。

  “莫白老师,这首曲子的名字叫什么?”

  “二泉映月。”

  “二泉映月,好名字。对了,您是怎么创作出这一首曲子的?”

  “这个呀……”

  莫白有一些蛋疼。

  他可不敢说,他是从前世抄过来的。

  不过,既然这个世界没有二泉映月,莫白也有的牛皮吹,便说道:“小的时候我们那里有个道士,那个道士叫阿炳……”

  说着,莫白便将前世阿炳的故事说给了大家听。

  “也正是因为听了阿炳的故事,我才创作出了这一首二泉映月。”

  “原来是这样。”

  众人点头:“难怪。也只有这种饱受人间疾苦者,才能感悟出生命的真谛。佩服莫白老师的才华,也只有你才能将他人的故事创作出这一首曲子。”

  众人又是一翻赞誉,莫白微笑点头,欣然接受。

  “莫白老师,我现在支持你了。一会你就拉这一首曲子,我相信,你绝对能晋级。”

  “对,莫白老师,我也不反对了,支持你。”

  “莫白老师,加油。”

  众人一扫之前的担心。

  他们现在已经巴不得这一首《二泉映月》,彻底的震惊众人。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