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6章:乐器界的流氓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又到了央视直播维也纳音乐会的时间了。上一次我们直播了莫白的一曲二胡赛马,可谓是经典之至。这一次莫白又将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演奏呢,一会我们期待。”

  第二天,央视直播频道继续直播维也纳音乐会。

  “郎朗先生,您是钢琴演奏家,您认为莫白的那一首赛马如何?”

  “非常棒,这是我听过最好的一首二胡曲。”

  “那您认为二胡比起钢琴来怎么样?”

  “我认为乐器没有高低之分,有高低的只是演奏乐器的人。”

  “非常好,我也赞同郎朗先生的看点。”

  主持人点头说道:“郎朗先生,据说维也纳音乐会25强之后是挑战赛。这个挑战赛到底是怎么回事?”

  “维也纳挑战赛可以说是维也纳音乐会最为有看点的一个赛制。说起来,这个赛制也很简单。当所有的音乐家进入25强之后,主办方将会对25人进行一个抽签,抽中挑战者的他便可以指定任何一位进行挑战,输者将退出舞台。剩下24人再进行抽签,然后继续挑战。”

  “不对,这个规则好像有漏洞。如果被挑战者赢得了比赛,下一位挑战者继续挑战上一位被挑战者呢?”

  “是的,主持人,这看起来的确是一个漏洞。但是,他并不是漏洞。按往期音乐会来看,往往越具有人气的音乐家越会被针对,也就是越会被他人挑战。如果你能接受住一众音乐家轮翻挑战,那么,你便有可有进入维也纳金色大厅。十年之前著名音乐家博格连败五位音乐家,一时轰动全球,并顺利进入维也纳金色大厅。”

  “连赢五场才能进入,这也太残酷了吧。”

  主持人不断咂舌,突然又想到什么,问道:“如果有一位音乐家连赢五场,但第六场直接输了,那岂不是将本来可以进入金色大厅演出的机会让给了别人。看起来,这里面也有运气成份。”

  “并没有。按维也纳音乐协会的解释,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而且,现场任何一位音乐家未必能坚持到最后。可能你在中途就被别人挑战了,或者在下次抽签当中你抽到了挑战者的身份,你也必需挑战别人。”

  “这倒也是。”

  正说着,这时镜头里面25位音乐家正进行着抽签。

  “我感觉有一些不妙。”

  “我也是,听了郎朗所说的规则,我怕到时候大白会被针对。”

  那些在看直播的莫白粉丝皱了皱眉。

  果然,如他们意料。

  抽中挑战者身份的是一位来自英国的音乐家“阿特西”。

  看着自己挑中的身份,阿特西莫明的一笑,直接点名挑战莫白。

  “妈蛋,果然是挑战大白。”

  “这一个大白就被轮了,后面真是凶多吉少。”

  “大白还是太嚣张了,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谦虚一点多好。”

  “谦虚有个屁用,哪怕当时莫白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现的再谦虚,他们都会挑战莫白。”

  “说得对,这一些洋人不知道有多傲慢,他们哪里能容得下一个来自东方的音乐家。不管莫白表现如何,他们绝对会联起手来对付莫白。只不过现在挑战莫白,有一个更好的借口罢了。”

  “说这些没用,还是看这一场比赛吧。这个阿特西我有了解,他是英国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他演奏的《爱尔兰狂想曲》非常知名,是一个很强的竞争对手。”

  “我去,那大白怎么破。小提琴很牛逼吧,大白之前已经放出话去了,他会一直使用我们华国的民族乐器,有什么可以和小提琴相比的?”

  “二胡吧,大白再拉一次二胡应该可以。”

  “没用,上一场二胡已经惊艳过一次,再来一次,十位评委未必会给莫白打高分。”

  “那用什么?”

  “可以用古筝或者古琴。”

  “对,古筝古琴的逼格很高,完全不下于钢琴,而且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地位。不过,也得看阿特西今天的演奏怎么样了?”

  众人不断说着,阿特西的演奏已经开始。

  一段忧郁的弦律从小提琴中出现,左手抱琴,右手拉杆的动作让阿特西显得无比的帅气。

  一曲结束,一时满堂喝彩。

  “好。”

  “阿特西的小提琴又上升到了一个境界。”

  “可不是,听完这一首曲子我完全不能自拔呀。”

  现场大家评价这么高,白玉堂弟子有些头痛。

  “还说可能被连续挑战,现在来看,第一场都很悬。”

  “别说丧气话,我们要对大白有信心。”

  “对,大白是什么人,一会大白就要搬出古筝灭了这家伙。”

  众人期待。

  电视机前主持人与郎朗也是期待。

  他们也想看一看莫白这一场会用什么民族乐器演奏。

  可是,就在他们不断期待的时候,莫白手中拿着的一个唢呐却是完全震瞎了他们的眼睛。

  “唢呐,我曰,大白准备吹唢呐?”

  “我的眼睛没花吧?”

  “没花,但已经瞎了。”

  莫白唢呐一出,所有正在看直播的粉丝差点吓尿。

  他们千想万想,怎么也没想到,莫白会使用唢呐。

  “妹呀,大白,你这是要吓死我呀。”

  “吹什么唢呐,你就算不用古筝,不用古琴,用笛子,萧之类的也可以嘛,你用啥唢呐?”

  “大白,我看我们还是直接投降吧。”

  唢呐一出,哪怕是再怎么期待莫白的,这会儿也是泪奔。

  “我的天,真不敢相信,莫白竟然会使用唢呐。”

  郎朗目瞪口呆。

  虽然在民族乐器当中唢呐也是民族乐器。

  但是,在乐器演奏当中,还真没有多少音乐家使用唢呐的。

  “郎朗先生,您是圈内人,我想问一下,我们华国有没有什么唢呐名曲之类?”

  “这倒是有。”

  郎朗额首说道:“唢呐倒是有十首比较知名的曲子,最为知名的就是《百鸟朝凤》,另外,还有《全家福》《抬花娇》《六字开门》《社庆》《一枝花》……等等。”

  “哇,这么多呀。这么来说,唢呐的历史倒是很悠久。”

  “确实悠久。但是,一般的音乐家并不怎么使用。”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郎朗很想说唢呐实在是俗了一点,不过,这样的话有一些不适合,想了想便说道:“可能是唢呐的音色太过于明亮吧。”

  是的。

  郎朗说的不错。

  唢呐的音色恐怕是所有乐器当中最为独特也是最为响亮最具穿透力的一种乐器。

  莫白之所以选择唢呐,也正是因为如此。

  很多音乐家为何不用唢呐,就是因为唢呐的音色太过于响亮。

  响响到只要别人一吹起唢呐,其他的乐器必需跟着唢呐的节奏走。

  或者,你就算不跟,不好意思,你的乐器所发出来的所有声音,都将被唢呐给盖住。

  什么叫做乐器界的流氓,这便是了。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