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想怎么吹就怎么吹

  没理会现场看客一众音乐家看戏的表情,莫白登场之后便立即开吹。

  《满月歌》。

  莫白今天带来的这一首曲子不是唢呐十大名曲百鸟朝凤,也不是其他名曲,莫白今天带来的这一首曲子叫做《满月歌》。

  事实上,这首曲子的名字也不一定叫《满月歌》,反正这一首曲子就是小孩满月之时吹的一首唢呐歌曲。这一首曲子曲调欢快喜庆,满满的都是祝福。

  “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感觉好像听过。”

  “我也感觉好像听过,但却不知道是什么曲子。”

  对于唢呐,恐怕是所有华国民众最为熟悉的乐器。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人们时不时都会听到唢呐。只是又因为可能是对于唢呐太熟悉了,人们反而对于唢呐认识不够。至少,很多人都不知道唢呐有多少曲子。

  “郎朗先生,感觉之首曲子很熟悉。”

  “是的,的确很熟悉。”

  郎朗想了想,便说道:“这首曲子应该叫作《满月歌》。”

  到底还是专业人士,只是一想,郎朗便想起来了。

  “满月歌,满月歌是什么曲子?”

  “故名思议,满月歌就是小孩子出生之时吹的曲子。”

  “噢,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

  主持人恍然大悟:“我们家乡有个习惯,小孩子出生之时会办酒宴。办酒宴有的人家便会请礼乐,这个礼乐吹的就是这一首曲子。没想到,莫白竟然在维也纳音乐会吹起了这一首曲子。”

  “对了,郎朗先生,这一首曲子的艺术性怎么样?”

  “这个……”

  郎朗皱了皱眉头:“从艺术性来说,这一首曲子还是有一定的艺术性的。不过,因为民间唢呐吹法各人各异。虽然这曲子叫做满月歌,但却没有固定的曲谱,演奏者大都是即兴发挥。”

  “也就是想怎么吹就怎么吹?”

  “可以这么说吧。”

  两人直播之时不时解释,一众看直播的粉丝早就笑尿。

  “想怎么吹就怎么吹,哈哈哈,尼玛,听到这句我笑了。”

  “我也笑了,这真是逼格满满呀。”

  “这完全符合大白的气质,他就喜欢这种乐器。”

  只是,笑是笑了,但大家在笑过之余却是一片担心。

  “大家别笑了,这样的吹法,大白非得被淘汰不可。”

  “是呀,郎朗都说了,这首曲子艺术性一般,看莫白的吹法也吹得一般,完全不能与阿特西的《爱尔兰狂想曲》相比。”

  “莫白不会是迷之自信吧,这样的曲子怎么可能爆掉他们的菊花?”

  “怎么说也得吹一首《百鸟朝凤》吧,也只有这样的曲子才能与其相抗横。”

  “吹《百鸟朝凤》也悬,在你眼中《百鸟朝凤》是名曲,但在这一些洋人眼里,那还真不是。再说,就算是我们觉得这一首《百鸟朝凤》是名曲,我们能欣赏得来吗?他可不像是大白之前演奏的那一首《赛马》,那么的气势昂扬,那么的煽动人们情感。”

  “我靠,这么来说,那岂不是说大白吹什么曲子都要输?”

  “别问我,我现在也是头疼。”

  其实众人在莫白拿出唢呐之后就无比的头疼了。

  他们实在是不明白,仅仅只是吹唢呐怎么可能比得上其他的乐器?

  “哈哈,这小子要输了。”

  “我还以为这小子能逆天呢,原来就这水平。”

  “还欧洲乐器就是垃圾,这一场比赛之后,我倒想听听你还好不好意思说这句。”

  现场其他一众音乐家露出了微笑。

  虽然比赛还没有结束,虽然十大评委还没有给具体的分数。但是,从现在的场面来看,莫白这一次的演奏比之“阿特西”差的不是一点两点。

  “郎朗,我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主持人,你别说,我也有一点。”

  “你说,莫白这么聪明,他怎么会想吹唢呐?”

  “这个,我也不知道。”

  郎朗也是完全想不明白。

  华国乐器有这么多品种,莫白选什么不好,非得选唢呐?

  其实郎朗觉得,莫白最应该用古筝,这种逼格满满的华国乐器,哪怕就是到时候输了,也不至于输得太惨。而且古筝看起来高大上,很具有华国民族乐器气质,也很能代表华国文化。现在好了,这一场比赛,恐怕会彻底的被碾压。

  “郎朗先生,您觉得十位评委会给莫白这一次演奏打多少分?”

  “这个我哪里知道?”

  “如果你是评委,你会打多少分?”

  “8……这个,7分吧。”

  郎朗有一些没有自信,其实7分他都觉得打多了。

  “那阿特西的《爱尔兰狂想曲》呢?”

  “9……”

  郎朗想说9分,可是,脑海里正准备回想刚才阿特西演奏《爱尔兰狂想曲》,赫然之间,他却是发现,自己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

  “等等。”

  “郎朗,怎么了?”

  “我有一些不记得阿特西是怎么演奏的那一首《爱尔兰狂想曲》了。”

  “呃……”

  主持人有一些蒙了,心想郎朗你专业一点,他想补充的说几句,可是,与郎朗一样,正准备回忆刚才阿特西的表演时,一瞬间,他也将阿特西的演奏忘得个干干净净。

  “好像,好像……我也不太记得了。”

  主持人与郎朗无比的尴尬。

  这实在是丢人了。

  刚才还评价的好好的,转眼,他们竟然什么都忘了。

  “这个莫白还是太年轻了。”

  “是呀,之前我们维也纳音乐会邀请他,其实也是看中他的才华。他也确实在我们维也纳音乐会上展现了他的才华,不过还是太傲慢。”

  “这一次他的演奏水平很一般,我并没有看到他的才华。”

  十位评委还是非常公正的。

  他们并没有因为莫白在接受媒体采访之时说的话就对莫白有什么偏见。

  不过,当这时莫白吹起了唢呐之后,他们却是再也看不到莫白的才华。

  几位评委交换了意见,心里准备给两位演奏者估算一下具体打多少分。

  “莫白应该给6分……算了,给7分吧。”

  “至于阿特西……给……给……咦,我怎么不记得阿特西刚才演奏的是什么了?”

  “这个,这个,老伙计,刚才阿特西演奏的那首《爱尔兰狂想曲》,你还有印像吗?”

  “别问我,我记不起来了。”

  “啊,你怎么记不起来了,这才刚刚演奏没久多呀。”

  “我也知道呀,可是,我现在被莫白的唢呐声震得脑子有一些晕,我哪记得这么多。”

  “哦,上帝……”

  十位评委相互各看了一眼,一脸的不可思议。

  为什么阿特西的表演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是,那该死的唢呐声却是一直不断的在自己耳边响起。

  哪怕自己就是闭住耳朵不想听,他都在自己心头不自觉的轮翻重复。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