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1章: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燕大琵琶学子可没有管这一些人蒙逼,而是继续弹着自己的琵琶。

  并且一边弹,一边和,一边还念起了一首古诗。

  “啊,他们还念什么来着?”

  “这是huáguo的唐诗。”

  “我曰,不会吧,这乐曲还能与诗相和?”

  “当然可以,这更证明了他们huáguo音乐文化的意境。”

  “那这首诗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琵琶行。”

  一位比较懂huáguo文化的看客如是说道。

  没错。

  这首诗正是唐朝诗人白居易写的《琵琶行》。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琵琶行是一shoucháng篇叙事诗,说的是弹琴女子高超的技艺。并借女子不幸的生世自叹自己与她一样,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哇,好有感觉。”

  “嗯,非常有意境。”

  “这首琵琶行简直吊爆了。”

  现场一些留学生兴奋的不断的拍着巴掌。

  这首琵琶行他们当然学过,只是之前学的时候只是学而已,并没有特别的体会。

  但现在,由几位琵琶学子一边弹奏一边念起这一首琵琶行,那种意境简直扑面而来。

  哪怕就是那一些听不懂中文的欧洲看客,这时亦被这一首唐诗震得有一些目瞪口呆。

  “我靠,他们huáguo留学生鼓掌,你鼓掌做什么?”

  “我觉得很厉害呀。”

  “很厉害,那你知道他们念的是什么吗?”

  “呃,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说很厉害。”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觉得很吊的样子。”

  其他一些看客无语。

  不过,说真的,虽然他们也不是很懂这些人念的是什么,但他们亦感觉不明觉厉。

  而且,诗词文化本来就特别有意境,哪怕有的时候不懂这一些念的是什么意思。但只要念起诗词,不管是中文的诗歌还是外文的诗歌,他都一下子令人肃然起敬。

  这是那些传承了千百年诗歌才有的魅力。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一些诗歌的魅力。所以,哪怕过去了千年,这一些诗歌似乎对于现实生活没有太多作用,但所有的国家在自己的国文课本上,仍不断的让学子掌握这一些诗歌。

  至于原因?

  可能没有太多的人说得清楚。

  如果硬要说,那这一些诗歌可能显示的正是一个国家文化的底蕴。

  有这样的底蕴,他们又怎么会羡慕他国?

  “好厉害,我都很想研究一下huáguo文化了。”

  “嗯,他们的词曲自成一套体系,虽然与我们不一样,但却高雅悠远。”

  “三个吉他手明显不是他们huáguo琵琶选手的对手。”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白居易的《琵琶行》继续响起,此时,原本控制着全场的几位吉他选手,一下子变得暗淡无光。那些之前被他们津津乐道的流行文化,却是被huáguo特有的文化魅力轰击的连渣滓也不剩。

  “不行,电吉他上。”

  “不,贝斯也上去。”

  远见单纯的木吉他无法压制住huáguo,后台伯明翰导演立即将电吉他,贝斯选手派上了舞台。

  所谓的电吉他与贝斯其实都是吉他,不过,因为加入了电,所以他们发出来的音色更为多元,也更为的具有现代感。一般的乐队都会使用电吉他,贝斯……特别是那些摇滚乐队,电吉他,贝斯更是他们的标配。

  不得不说,伯明翰导演还是很有眼光的。

  在他的指挥之下,新加入的电吉他,贝斯选手似乎在浓浓的huáguo风之下略而抬头。

  但可惜,他们还没松一口气,huáguo这一边方阵也跟着派出了自己的选手。

  不,不只是派出一位选手,而是派出了十几位

  十几位学子每人拿着一把弦乐器,

  初看每人拿的弦乐器好像都是琵琶,可仔细看又发现这好像又不是琵琶。

  “我了个去,他们什么情况?”

  “这一些都是琵琶吗?”

  “不知道,听声音好像与琵琶的音并不一样。”

  “也就是说,这一些都是不一样的弦乐器了?”

  “应该是的。”

  伯明翰音乐学院一些学子看得眼睛都花了。

  他们自以为欧洲乐器复杂多样,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相比。

  但现在,有一个国家不但可以和他们相抗横,甚至他们搬出来的乐器比他们还多得多。

  “那个是大阮。”

  “边上的乐器叫小阮。”

  “还有这个看起来也像琵琶的,但他不叫琵琶,他叫火不思。”

  “还有这个叫天琴,也长得与琵琶一样,是huáguo苗族人用的。”

  “那后面这位学子弹的是什么?”

  “这个呀……叫做月琴。”

  “还有这个是龙头三弦,是huáguo古代大理那边的人士用的。”

  “至于这个叫忽雷的,据说是胡人用的琵琶。”

  “胡人,胡人也是中国人吗?我怎么看起来这个乐器与我们这一边的有一些相象,这不是我们欧洲的乐器吗?”

  “不,不是我们欧洲的。不知道莫白有写一首诗吗。【胡笳本自出胡中,缘琴翻出音律同】。胡人原本应该不属于huáguo,但是,在他们千年以来进入华夏,却是被华夏同化,最后也成为了华夏民族。”

  “我了个去……”

  十几位学子各拿着一系列的琵琶,一瞬间展现了惊人的华夏音乐文化。

  就算是那些还在弹奏的电吉他乐队,这个时候亦是一阵苦笑。

  他们突然发现,自己这一些人在诺大的华夏音乐文化当中,怎么显得有一些隔隔不入。

  好像他们来到了huáguo,被整个的huáguo包围了。

  但是谁都知道,这才是他们的主场才对。

  琵琶行的诗句仍在继续。

  虽然这诗开头看起来只是介绍弹琵琶的人,以及琵琶怎么好听。

  但是,随着琵琶声的不断推进,整个的琵琶曲一下子变得激烈昂扬。

  当一众学子念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整个舞台突然涌进了万马千军,一阵铁骑带着刺晃的刀枪,却是将西洋乐器杀的片甲不留……

  3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