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一把唢呐灭掉一支乐队

  “什么情况?”

  “这是什么乐器?”

  “这是大号?”

  “不,不是,大号哪是这样的声音。”

  唢呐的声音一出,一下子让原本有一些跟不上伯明翰学院节奏的燕大学子内心一凛。

  “妹哟,这声音也太大了吧。”

  “不只大,而且尖,好像刺进了我的心里。”

  “伯明翰学院的天才,给我加油,将这个奇怪的华国乐器给灭了。”

  现场看客皱着眉头。

  他们有的不知道这个乐器叫什么名字。

  有的还是看过的。

  特别是之前他们看过莫白拿唢呐灭了他们英国小提琴音乐家,他们恨得牙痒痒。

  “加快节奏。”

  后台导演诺维指挥着乐队,令整个乐队一下子节奏突然增快。

  这是专挑华国民族乐器的痛处打击。

  正如刚才,华国民族乐器就是跟不上他们管弦乐的节奏,一下子由攻转守。

  只是他们这一次却想错了。

  或许对其他华国民族乐器来说,这一些乐器的确有一些跟不上西洋管弦乐队的节奏。

  但是,对于唢呐来说,不管西洋乐器的节奏有多快,他便能跟多快。

  “快,再快点,再快点。”

  “这个乐器是什么妖怪,这么快的速度怎么也跟上了。”

  “变调,给我变调呀,来几个大幅度的变调,包括连续变调。”

  “我草,连续变调都能跟上。”

  现场看客目瞪口呆。

  他们从来没有看过一件这么牛逼的乐器。

  要知道,刚才伯明翰音乐学院的学子演奏的可是代表着西洋乐器最为魅力的经典之曲《野蜂飞舞》,这首曲子可谓是完全的发挥了西洋乐器的特点,以其快节奏与连续不断的变调而成为西洋乐器必练曲目。但现在,谁都没能想到,那一件吹出像死了人声音的唢呐,竟然跟上了整个管弦乐队的节奏,甚至,看起来还游刃有余。

  “妈呀,这可怎么破。”

  “那个唢呐太恶心了。”

  “我知道了,那个唢呐并不是根据华国的五度相生律制造的,他是根据十二平均律制造的乐器。”

  “我草,他们这是抄袭我们西洋乐器。”

  “尼玛,不懂不要乱说,会被人笑话的。”

  “什么笑话,这难道不是抄袭我们西洋乐器理论吗?”

  “好吧,那我告诉你,这个十二平均律是由他们华国人发明的。”

  “我曰,当我没说。”

  那位嗷嗷叫的现场看客恨不得钻进地洞。

  刚才这翻话丢人可丢大了。

  不过,不要紧,现场来看演出的都是自己人,他们华国人也不知道。

  “哈哈哈,没想到我们还有唢呐。”

  “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们要被西洋乐器给完虐呢。”

  “放心吧,我们还有唢呐。”

  远在千里之外的华国看客这时亦松了口气。

  唢呐虽然平时用得较少,但也是经典华国民族乐器。

  而且在特定的场合,唢呐比之其他乐器都更为常见,甚至还是最为主要的乐器。

  “上上上,现在我们应该由守转攻了。”

  “打乱他们的节奏。”

  “用散板。”

  燕大音乐系教授见唢呐一招便与西洋乐器打得旗鼓相当,内心亦是兴奋,连忙不断提示说道。

  接到提示,那位吹唢呐的学子瞬间连续变调,吹出了一段散板。

  散板是华国音乐术语,意思是速度缓慢节奏不规则的节拍。

  西洋乐器因为更为注重节奏,也更为注重整体性,所以散板一般不会出现在西洋乐器当中。

  但是,因为华国乐器更为多元,特别是在个人solo的时候,这种散板很能体现吹奏者的功力。

  此时这位吹唢呐的学子一个转调,连续吹了一段完全是即兴发挥的散板。

  这般曲调一带,却是强行将原来西洋乐器演奏的管弦乐节奏带至散板。

  “不好,我们的节奏被那个唢呐给带歪了。”

  “该死的,那个唢呐太恶心了,即能守也能攻,现在怎么破?”

  “能怎么破,刚才我们进攻,那么他们就必需跟上我们的节奏。现在反过来被他们强行带了节奏,我们也只能跟着他们的节奏,然后看看后面能不能反击。”

  现场不少都是音乐高手,两方的战斗虽然不是真刀真枪,却是斗得好不激烈。

  “还好,还好,虽然那家伙强行带节奏,但我们还能跟上。”

  “说是跟上,但很勉强。”

  “没办法,我们本来就不适应这种完全没有规律的节奏,能勉强跟上已经很不错了。”

  现场观众无奈。

  他们终于有一些明白了,为什么当时莫白仅凭一把唢呐就可以完全灭掉他们的小提琴演奏家。这不是作弊,也不是有什么内幕,完全是这种叫唢呐的乐器实在是太颠覆其他乐器的规律。他那超强穿透力,哪怕就是随便乱吹,你都会完全受他影响。

  就像现在,很搞笑的是,堂堂几十人组成的管弦乐队不但被唢呐强行将节奏带歪,更为郁闷的是,他们还有一些跟不上唢呐的节奏,只能让他一直不段的在那里solo下去。

  不过西洋乐器到底还是有一定的长处,虽然跟上唢呐的节奏有一些勉强,但到底还是能上。

  虽然无奈这丫的在那里秀操作,但这个时候他们哪里管得了这一些。

  他们只盼着这丫的秀了一波操作之后,他们抓住机会反击一波。

  但可惜,他们的机会并没一来到。

  这位燕大音乐系吹唢呐的学子显然是唢呐高手,在他强行将西洋管弦乐队带至散板节奏之后,他便吹起了经典的唢呐名曲《百鸟朝凤》。

  “这是华国名曲百鸟朝凤。”

  “这是赤果果的打脸呀。”

  “喂,不就是一首百鸟朝凤嘛,这还叫打脸?”

  “你难道不知道。刚才我们演奏的可是《野蜂乱舞》,现在他们则是一曲《百鸟朝凤》。这代表着什么,这在境界上我们都输了一筹。”

  你还别说,仔细一想,还真是。

  一个是野蜂乱舞,另一个是百鸟朝凤,这简直是云泥之间的区别。

  当然,这意境也就罢了。

  并不是什么人都能体会到《百鸟朝凤》的意境。

  更为厉害的是,这位吹唢呐的学子在吹奏《百鸟朝凤》之时,可是动不动就来个气口。

  这个气口在华国音乐当中叫做“换气”或者叫“偷气”。

  吹过唢呐与看过吹唢呐的都知道,有的时候我们看吹唢呐的一口气直接吹到底,以为他真的是一口气,但并不是。在他们吹唢呐的时候,他们会在吹奏的同时进行换气。但这种换气并不会让整个的乐曲停止,而是在边吹的时候这气就换完了。

  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这吹唢呐的肺活量这么大,可以连吹几十分钟不停呢。

  当然,这里展现的并不是这位学子的吹功。

  因为涉及到气口,在这位学子不自然的换气当中,管弦乐队终于跟不上来了。

  西洋乐器根本就没有气口这个概念,也没有所谓的换气……

  本来西洋乐器还能勉强跟上唢呐的节奏,就在这时,一下子全部崩溃,彻底停了下来。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