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吹,使劲的吹

  “莫白上场了,他竟然还吹那个流氓乐器,实在是太无耻了。”

  “也不能说无耻,人家可能最会的就是唢呐。就像弹钢琴的,你总不能让他去拉小提琴吧。”

  “呃……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他可不只会吹唢呐,他还会拉二胡。”

  “别讨论了,不管怎么说,今天他输定了。”

  还要再比吗?

  其实对于很多现场观众来说,莫白已经没有再比的必要了。

  加福有九个评委给出了满分,只有一个评委给出了9.9分。

  这样的一个比分,不管莫白怎么吹,他都不可能赢。

  不过,虽然知道不可能赢,但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的。

  总不至于现在喊一声,莫白你不要比了,反正你也输了吧。

  当然,这对于莫白,他却不认为这样。

  不是还没有比完吗?

  对方不是还有一个9.9分吗?

  谁胜谁负,当然要比过之后再说。

  拿着唢呐,莫白开始了他的演奏。

  这一次,莫白吹的是一首《抬花轿》。

  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一首在结婚时候吹奏的曲子。

  “各位,该评分了。”

  “嗯,我们不能再被他的唢呐给诱导了,这首曲子我给8分。”

  “顶多就7分,虽然他的技术性不错,但来来回回也就那样,给8分太多了。”

  “我给他10分。”

  “我草,为什么给他10分?”

  “给10分又如何,反正你们都给了低分,我就是给他满分,他也会输。”

  “我去,你也是人才。”

  十位评委相互看了一眼,这唢呐还没有唱完,各自的评分就已出来。

  他们只等莫白的唢呐一结束,他们便宣布莫白的分数。

  嗯,到那个时候,他们再也不要听这该死的唢呐了。

  是的。

  这一段时间的比赛,十位评委都有一些听唢呐给听怕了。

  哪怕就是回去之后,每晚耳朵当中还时不时浮现那唢呐的声音。

  他们都感觉一直听莫白的唢呐听得神经衰落了。

  “我草,这就将分数写了,太不公平了吧。”

  一边吹着唢呐的莫白内心吐槽。

  看这一些评委的动作,莫白便知道,他们已经写下了分数。

  不过,莫白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也不管他们有没有将分数写好,莫白却是一直站在舞台上吹下去。

  吹完《抬花轿》,莫白便吹《送新娘》。

  吹完《送新娘》,莫白继续吹《入洞房》

  吹完入洞房,莫白便开始吹《小儿满月歌》

  吹完《小儿满月歌》,莫白又开始吹60大寿曲。

  60大寿曲过了之后,不是还有70大寿吗?

  70大寿之后,那就……

  总之,做为全球最为牛逼的乐器,唢呐简直跟随人类一生。

  从小孩儿满月,唢呐可以一直吹到你头七结束。

  就算是你头七结束了,还可以再吹一个招魂曲。

  “我去,都吹20分钟了,怎么还没有结束?”

  “20分钟算什么,有的演奏要半小时呢。”

  “呃,好吧,那再等一会吧。”

  不少现场观众原以为莫白几分钟之后就结束。

  毕竟莫白之前每次吹唢呐最多5分钟就收工,有的时候只吹了两三分钟呢。

  可没想到,今天莫白竟然一连吹了20分钟。

  只是,这会儿虽然奇怪,但众人还是比较理解。

  维也纳神曲音乐会哪里是什么流行歌曲音乐会,只是唱几分钟就结束。

  像这种纯音乐,因其复杂多变的弦律,往往每一次演奏都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只是可惜,他们期待的半小时过去,莫白仍然一直在吹着唢呐。

  “我坑,莫白怎么还在吹?”

  “我也很想知道,半小时了都。”

  “评委都听得不耐烦了。”

  “不耐烦也没办法,谁叫他们是评委。”

  众人有一些无语。

  没想到这莫白吹唢呐的功力竟然这么强。

  一口气吹了半小时,竟然没有停下。

  不说别的,光是这肺活量,一般的演奏家便比不了。

  “没事,没事,毕竟是最后一场维也那比赛,谁都舍不得。”

  “对,换我,我也想多表演一下。”

  “继续听吧,反正他肯定会结束。”

  但众人的猜测再一次失算。

  莫白这唢呐一吹起来简直没完没了,之前过了半小时不算,转眼又过了半小时。

  你以为他现在就停下来了吗?

  不。

  他还继续吹。

  这不,两个小时就这么的过去了。

  “我的天。”

  “这丫的还在吹。”

  “一口气连吹两个小时,人才呀。”

  “人才我承认,莫白这家伙虽然逗逼,但的确是人才。可是,你也不能一直吹呀。”

  “这家伙不会知道自己要被淘汰,所以不想停吧。”

  “有可能。”

  现场观众这时已经有一些吐血。

  任谁连续听两个小时的音乐会,也都有一些受不了。

  更不用说,这还是连听两个小时的唢呐,这简直是要人老命呀。

  “这家伙在干什么,怎么就不停了?”

  “还要问吗,没看他看我们的眼神,他知道我们淘汰他了。”

  “看出来了,不过,我就不相信他能一直吹。”

  “对,别说他能不能一直吹得下去,光是唢呐曲子,也不可能有这么多。”

  十位评委按了按头,他们被莫白这连吹两个小时的唢呐搞得无比的头痛。

  只是做为评委,他能怎么办?

  人家还没有吹完呢,总不至于叫他停下吧。

  “或许我们低估这家伙了,你看,他又吹了一首新的唢呐曲子。”

  “嗯,连吹两个小时,每一首都不带重样,华国真有这么多唢呐曲子?”

  “现在这首怎么听起来有一些熟悉,我去,他用唢呐吹出了《梦中的婚礼》。”

  听着由唢呐吹出来的《梦中的婚礼》,十位评委差点喷水。

  天杀的,能不能不要这么糟蹋世界著名钢琴曲《梦中的婚礼》呀。

  你这是在侮辱经典。

  你这是贱踏圣贤。

  可是,你再怎么说都没用?

  人家演奏什么曲子是人家的事,而且你别说,唢呐还真可以吹梦中的婚礼。

  不仅能吹梦中的婚礼,他还可以吹其他的名曲。

  那什么,之前一位音乐家演奏的《爱尔兰狂想曲》,他便吹出来了。

  还有那啥的小提琴曲,这家伙也从唢呐当中吹出来了。

  “啊啊啊,我受不了啦。”

  “这家伙怎么还在吹,怎么还在吹?”

  漫天被莫白改编的由唢呐吹出来的世界名曲,所有听众全都抓狂了。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