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4章:

  “大白,原来你搞1000人出来就是为了凑人头。”

  “我去,大白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好,当然好,你看,这1000人往那里一站,气势就出来了。”

  “那是,克莱得曼大师是500人,我们这里是1000人,就问你怕不怕。”

  “很好很强大,后面大白的演奏不知道怎么样,但第一场算是赢了。”

  虽然这种拉一大堆不相关的人来凑人头的做法非常的无耻,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非常的有效的。你看,之前那些一直以为莫白会输得惨不忍睹的观众,这时亦对莫白稍稍有一些期待。

  当然了,这个稍稍有一些期待倒不是期待莫白能翻盘。

  几乎在大多数人心里,克莱得曼一曲《悲怆交响乐》已然是无敌的存在。

  哪怕莫白这一次演奏的再好,也是要输的。

  只是这个输是输。

  但是怎么输却是一个问题。

  是完全被克莱得曼秒杀?

  还是比克莱得曼稍逊一筹?

  这里面可是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看起来莫白真的一直用他们华国的民族乐器。”

  “这家伙就是这样,有的时候说话就像放屁,有的时候说话比谁都算数。”

  “可惜了,我还以为莫白也要搞个交响乐,以他的天才,真要搞个交响乐,说不定还可以和克莱得曼大师讨教一下,现在搞他们的民族乐器,怎么可能是交响乐的对手。”

  “是呀,确实可惜了。不过,他们华国的民族乐器其实也不错。最后一场pk赛了,听听也好。”

  众人小声的议论。

  与之同时,舞台当中莫白的演奏也正式开始。

  一阵激烈快速的弦律突然之间从一把古筝当中暴发。

  这弦律不同于之前古筝的那种淡雅宁静,而是如狂风暴雨,瞬间击入听众内心。

  “咦?”

  “这弦律的节奏感很强呀。”

  “不像是华国传统古筝的演奏方式,反倒像我们西洋乐器的表现形式。可是,他的弦律听起来又无比的具有浓浓的中国风。”

  台下有专业的听众眼前一亮。

  不过,舞台中的古筝并没有结束。

  在古筝奏出这一段激烈无比的弦律之后,一系列其他民族乐器瞬间跟进出场。

  扬琴,二胡,中阮,琵琶,大堂鼓……一瞬间让原本比较单一的弦律组合成了一阵激烈昂扬的交响乐。

  “哇……”

  “这弦律太棒了。”

  “好热血,华国民族乐器也能演奏出这种感觉吗?”

  如果刚开始的古筝独奏让人眼前一亮,那现在的所有民族乐器加入却是令所有的听众瞬间沸腾起来。特别是华国这一边的听众,他们对于自己国家的民族乐器最为的知晓,他们一渡完全的不看好这种民族乐器。但是,今天莫白用民族乐器演奏出来的效果却是一下子惊呆了他们。

  “啊啊啊,这曲子简直让人打了鸡血呀。”

  “好燃,好有味道,这是什么曲子,我怎么没有听过?”

  “求这一首曲子的名字?”

  “求个屁,这是莫白的原创,他不说,我们打死也不知道。”

  直播频道已经纷纷刷屏。

  就在这时,做为主唱的莫白终于开唱。

  是的。

  这可不是一首纯音乐。

  而是一首有歌有词的中国风歌曲。

  【东汉末,狼烟不休,常侍乱

  朝野陷,阿瞒挟天子,令诸侯

  踞江东,志在九州,继祖业

  承父兄,既冕主吴越,万兜鍪】。

  开始莫白唱的比较慢,但是,一但开唱,莫白的速度便越唱越快。

  【纵天下,几变春秋,稳东南

  面中原,水师锁长江,抗曹刘

  镇赤壁,雄风赳赳,夺荆楚

  抚山越,驱金戈铁马,灭仇雠

  紫发髯,碧色眼眸,射猛虎

  倚黄龙,胆识过凡人,谁敌手】

  快到这会儿别说是外国人,哪怕就是华国人,也不知道莫白唱的是什么了。

  “我去,大白唱的是什么?”

  “呃,不知道,听不清楚。”

  “我也听不清楚,感觉好像唱的是中文,但我一个字都没听明白。”

  “管他明不明白,我只问你这曲子吊不吊?”

  “吊,简直吊爆了。”

  之前那些一直以为莫白会输的听众一下子站了起来。

  他们没想到,莫白在最后关头竟然能演奏出一首如此令人激动沸腾的曲子。

  更为厉害的是,这曲子只是一响,所有听众的热血就要被他调动,个个赫然起身。

  “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

  “十几把华国的民族乐器竟然能演奏的如此激烈澎湃,这完全不下于交响乐呀。”

  “比起克莱得曼大师的悲怆交响曲,我可能更为喜欢这一首曲子。”

  “我也是,这首曲子不只燃,而且很具有流行感。”

  “不只这一些,我好像感觉还有另外一层元素。”

  “我也感觉这首曲子还包含另外一层我感觉很熟悉的元素,但这种元素我一下子却不知道是什么。”

  众人抓着拳头。

  耳朵一边听,他们脑海里一直不断的思索。

  这种元素是什么呢?

  为什么听了这一首曲子会感觉很熟悉,很亲近呢?

  可问题是他们是第一次听这一首曲子才对。

  “郎朗,你听清楚莫白唱的是什么吗?”

  “没有,我一个字也没听清楚,主持人,你呢。”

  “我也是,不过,我感觉这首曲子非常燃,搞得我都很想站起来跟着莫白一起唱了。”

  “哈哈,主持人,你会唱吗?”

  “不会……”

  主持人苦笑。

  他虽然不会,但不会又如何?

  哪怕就是不会,主持人也无比的想跟着这首曲子哼唱。

  这就好像看到他人跳舞,自己情不自禁的也想跳一样。

  “郎朗,您觉得这一首曲子怎么样?”

  “非常棒,莫白简直是音乐天才,可以说,他将我们的民族乐器发挥到了极至。”

  “是的,我也看到了。在我们眼里比较呆板的民族乐器,可在莫白手中,却成为可以和西洋交响乐一较长短的艺术。”

  “不只如此,我感觉莫白这一首曲子还创出了一种全新的音乐风格。”

  “郎朗,您指的风格是什么?”

  “暂时我不知道,但我肯定这绝对是一种全新的,这个世界暂时还没有的风格。”

  郎朗无比的激动。

  冥冥中有一种感觉,他觉得,今天莫白未必会输。

  “这小子,有一手呀。”

  “将华国民族乐器玩到如此境界的,恐怕也就他了。”

  “我都有一些眼红他们华国有这样的一位音乐家了,为何我们国家没有。”

  “那什么,莫白唱的是什么,有歌词吗?”

  “有,刚才后台莫白留了一份歌词,大家看一下。”

  主持人将后台莫白留下的歌词复印了十几份,每人一份发给各大评委。

  各大评委定睛一看,这首歌的标题上面写着四个字:权御天下。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