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5章:张仲景:

  “莫总,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药监局理事谢明升。”

  “谢理事,您好,坐。”

  “谢谢。”

  第二天,药监局理事陈明升亲自登门拜访了莫白。

  “谢理事客气了,按理来说,你们通知一声,叫我去你们那里报道才对。”

  “莫总说笑了,我们药监局虽然负责管理医药这一块,但也是为人民服务,哪里有什么架子可摆。”

  “谢理事你这翻话我喜欢,来,喝茶。”

  “好茶。”

  一翻客套,两人步入正题。

  “谢理事,不知道您这一次来?”

  “莫总,网上关于您在医院的视频我们看了。我们对于您的那个方子很感兴趣,只是,就是不知道这个方子是否真的行之有效?”

  “有没有效果,那个视频不是全部都记录了下来吗?”

  “但毕竟只是个例,如果扩大规模是否可行,这还得验证。”

  “那谢总的意思是让我公开这个方子了。”

  “莫总别误会。”

  见莫白似乎有些冷淡,谢明升便知道莫白是什么意思。

  “我们绝对没有强求他人公布方子的想法,不只是您,包括其他人。毕竟,中医方子关系很大,不管是公布还是不公布,都是两难。”

  “那谢理事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们要不要方子无所谓,但不知道莫总是否有生产中成药的想法。”

  “谢理事你们可是监管部门,我收购了几家药厂你们应该知道。不过,你们硬是要我公布方子,所以我一下子没兴趣了。”

  “抱歉,莫总,这个必需解释一下。”

  谢明升说道:“我很理解中医药方的重要性,但是,一但将这种方子制成中成药,那就代表着要在全国上市。为了国人的健康安全着想,做为管理部门,所以我们制定了所有药品上市必需公布配方的规定。当然,不只是我们,全世界都一样。”

  “这个理解。”

  莫白点了点头:“所以我可以选择不上市。”

  “如果您的方子真能更好的治疗肺炎,若是不能上市,真的太可惜了。”

  “那又绕回来了,这既然又上市,又得公布方子。谢理事,您要我怎么办?”

  莫白这些天也是头痛。

  他也一直在想办法。

  这么好的药方烂在自己手里,不能治疗万万千的国人,那真是太遗憾了。

  “所以这一次上头派我前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一件事。”

  “哦,谢理事,不知道上头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上头的意思是,如果您的方子确实有用,我们可以对您的方子进行特别保密。将您的方子例为国家级保密药方名单。这样,您即不要公布出药方,又可以正常上市销售。”

  “真的?”

  莫白无比的惊讶。

  他还真没有想到,上头竟然对此事这么重视。

  “不会对我特别进行关照吧。”

  莫白问道。

  “呵呵……”

  谢明升笑着说道:“这当然不只是对你,我们对于其他人也是一样。毕竟,中药方子实在是太宝贵了。这也是目前我国医药领域唯一的优势,如果一直按这样的规则上市就要公布药方,虽然这确实是为了国人的健康,但对于药方保护却是巨大的灾难。”

  “是呀,我国治药技术本来就不比他国。不说西方,就拿日国来说,他们可是拿着我们老祖宗遗传下来的药方生产了不知道多少药品。”

  “上头也正因如此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所以,这一次前来,也是来向莫总您交个底。”

  “谢谢谢理事,也谢谢上头对于我们的扶植。”

  “应该的。”

  两人将话说开了,一时场面变得无比的愉快。

  “我真没想到上头竟然有如此魄力。”

  “其实我们之前就一直讨论过这个话题,只是一直没有做出决定。这还得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影响力,恐怕上头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有什么影响力,大家就是喜欢看我的热闹罢了。”

  “莫总,您太谦虚了。”

  “哈哈,我还谦虚。不谈这个,对了,谢理事,如果上头真的这么干,不知道其他一些国外制药厂是否有意见。”

  “什么有意见,在这里,还是我们说得算。”

  “这是否是区别对待。”

  “当然是,但他们对于我们区别对待还少吗?他们要是有意见,大可以退出我们市场。要想进入我们的市场,就必需按照我们的游戏规则。”

  “是不是太流氓了一些。”

  “还好,还好。”

  两人相似一笑。

  “不过,莫总,虽然上头是有这样意思。但不公布药方,对于你们的中成药我们仍得严格检测,并进行临床实验。”

  “这当然没问题。毕竟是药品,关需到国人的生命健康,马虎不得,我没有意见。”

  说着,莫白一个电话便打给了药厂负责人,让他们备一辆车,送几吨药品拿到上头检测。

  “这么快就将中成药生产出来了?”

  “之前就有准备,只是一生产出来发现要公布方子,我就头痛了。”

  “哈哈……放心,只要您的中成药确实行之有效,以后你就不必为方子的事头痛了。对了,莫总,听说您也会中医?”

  “谈不上会不会,只是看了一些医书。”

  “那您认为引起肺炎的原因是什么,是肺热还是痰热?”

  “谢理事,您也会中医?”

  见谢明升竟然说到了中医的一些术语,莫白惊讶的问道。

  “实不相瞒,我是燕京中医药大学毕业的。可惜,虽然在中医药大学毕业,但在中医这一块却没什么建树。”

  “谢理事千万不要这样说,您现在做的国家保密药方这一个名单,便是对中医这一块最大的建树了。”

  说完,莫白便接着刚才谢明升问道的问题:“其实肺炎不管是肺热还是痰热,更或是伤寒引起的,都只不过是表象。真正要弄明白肺炎的成因,还得再问一问,这肺热是怎么引起的,这痰热又是怎么引起的?”

  “莫总高见,还请指点。”

  谢明升一愣。

  他可是中医药大学毕业的,仅这一句话,他便知道莫白中医水平绝对不低。

  正如这一句话一样,一般研究中医的都只会研究肺热,或是痰热,更或是伤寒。可是,哪怕搞懂了这一些,也未必真的完全弄清楚了肺炎的成病机理。于是,到真正的临床治疗起来。说实话,用中医的办法比之用西医的办法还更为困难。

  “指点不敢当,大家一起交流……”

  说着,莫白便开始与谢明升一起交流中医关于肺炎的辩证法:

  【冬季触冒寒邪,有感而即发与伏而后发的不同:感寒即病者,邪客皮肤,伤及营卫,以致恶寒发热,头痛项强的,称为伤寒。其感而不即病者,因鉴于邪自皮毛而受,因推断为“寒毒藏于肌肤”,其实并非真是寒毒内藏,但是人体阳气为寒邪所遏,已伏下以后为温病、暑病的远因,及至次年春季阳气升浮,于是发生温病。

  也有春季未病,至夏季暑热之时,郁遏已久的阳气随炎暑而外发,即为暑病。暑病和温病,除了发病季节的区分,还有暑病的热势重于温病,也可作为参考。正由于劳苦的人,冬季触冒霜雪,涉水履冰,受寒的机会极多,所以春夏多患温热疾病,当然,这只是一种推论,不必拘泥。然而,这类温病、暑病,人体内已先有变化,与单纯的感受温邪、暑邪而病,确实有所差异……】

  好吧。

  这当然不是莫白研究出来的。

  这是前世东汉神医“张仲景”的巨作《伤寒杂病论》。

  拿如此经典装逼,应该还可以吧。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