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神仙醉

  方家人全都怔住。

  海蓝一家会所内,米素素和几个海蓝的学生正在聚餐,此时隔着监控正观察瑞星酒店。

  “哈哈哈哈哈,我们若华真是个戏精,这波骚操作,给她点赞!”

  “她肯定用东西了,用的是什么?符咒?法器?药粉?监控里看不清楚。”

  “拜托,若华的武技课从来都是超满分好吗,人家高手来着,以为和你们一样那么废柴,单纯凭一只手,做到这些也不难!”

  “米素素,赶紧的,剩下的资料也给若华发过去,如果没弄错,这回捉住的可不是一条小鱼,警方得给一大笔奖金才行。”

  “没错,七个海蓝的学生,动用了咱们自己的计算机组,要是不给奖金,那太说不过去。要用这时间来做任务,至少也能刷个五万左右的小日常。”——这位肯定是有点游戏中毒。

  如果让刘莉听见,非削他们一顿不可,海蓝让未毕业的学生出任务这件事,在内部纷争也极大,像刘莉一样,认为学生的职责只是学习,还远不到承担责任的时候的成员,占的比例非常高。

  金老板似是怒极,义愤填膺:“好,好,好,我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着了道,好东西被人换了都不知情,成,我是外地人,不敢和你们本地人计较,我认栽,走人还不成?”

  说着他连手包也不要,转身便想走,看了看门口堵着的大汉,气道,“我认栽都不成,你们别欺人太甚。”

  方家人一时不知所错。

  方洋迟疑道:“若华……”

  方若华耸耸肩:“我们不是警察,可没有不让人家走的权力。”

  但是警察到了。

  金老板一瞬间面如死灰,直到被两个警察戴上手铐,他还心中不平,目光转动,尤不死心,厉声道:“干什么,我犯什么罪了?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警察也笑:“金超,你涉嫌金融诈骗,组织赌博,盗卖国宝,涉及金额巨大,跟我们走一趟吧。”

  金老板愣了愣:“不可能!”

  警察先是走过去对方若华笑道:“多谢方同学援手,您可帮了我们大忙。我们这位金老板本事很是不小,十年来作案三十余起,次次得手,涉及金额多达八千六百万。”

  方若华自己也扫了眼手机里的资料,同样有点吃惊。

  金超这个人非常有手段,从小打小闹开始,骗老头老太买买保健品,玩玩网络诈骗,玩玩仙人跳,还骗过几次婚,组织赌博,玩过传销,非法集资盈利,总之是越玩,规模越大,越是似模似样。

  到现在,他组织一次诈骗活动,那真是和电视里讲的一样,先把目标调查得清清楚楚,骗子知己知彼,那是一骗一个准。

  只看资料,这家伙现在手里还捏着几条长线,都是他已经下好了鱼饵,准备放长线钓大鱼的。

  如果不是海蓝的计算机技术非常高明,至少超过时代二十年,已经盯上金超,从各方面搜集线索,恐怕真的很难挖出这家伙的根底。

  此时警察简单地点了几件金超的大案子,他登时面如死灰,到是更冷静下来,苦笑:“没想到竟然栽在这么一件小事上,看来,贪这个字,果然害人不浅。”

  他看了看方洋:“我就是正好撞见有个傻帽狗大户竟然花二十万买了他一个古钱,心里痒痒,正好现在在S市修整,就顺手……哎,没想到你们方家竟然扮猪吃老虎!”

  方家几人同时转头瞪方洋。

  尤其是方洋的妻子:“二十万,嗯?”一家人竟然都不知道,这男人还真够守口如瓶的。

  方洋讪讪一笑,一时不好意思抬头,他就是想攒个私房钱,那什么,也很可以理解,男人怎么能没有私房?他又没工作,总是向老婆孩子伸手,那也不像样。

  这些家庭纠纷暂且不提,可以回家之后再慢慢算。

  方洋反正是放松下来。

  “你们做什么?这事和我没关系,我和他们都不认得。”

  刚刚那位古董专家黄老板,已经被警方控制住,手铐一戴,他神色登时有些惶恐,“这事真跟我没关系,方老哥你说句话,我就是被牵连的。”

  方洋迟疑了下。

  方若华笑道:“志斋居,吴老,您听说过吗?说是在京城潘家园,您看看他这名片,还有百度百科,都写得挺热闹。”

  吴老轻笑:“鉴定玉器鉴定成他那个样子,如果能在潘家园混得下去,哎,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说他一定是上天的私生子,若华丫头,若真如此,给我点三根香,老夫要拜拜他。”

  黄老板一噎,也是无话可说。

  他的百科资料,还有名片,等等都是最近几天新做出来的。

  不光是有这些,上网搜一搜他的名字,会在各种犄角旮旯的角落发现有关他的事迹。

  到了这个地步,显然他也知道狡辩无用,耷拉着脑袋任凭警方把人带走。

  方家的人同样要去录口供,好好的家宴是吃不成了,幸亏录口供比较简单,警方非常客气,没到晚上八点,一家人徐徐从警局出来。

  “方同学。”

  秦秘书居然在外面等。

  他先跟方若华问了声好,“怎么样,没什么事吧。”

  见方若华轻轻松松,这才走过来与方河说话:“方哥,赶紧上车,我送你们回去。”

  高副市长的司机亲自来送,方家这几口人虽说受了点惊吓,到个个精神不错,几个年轻小辈还觉得挺刺激,一个个的发朋友圈,写各种帖子,玩得很热闹。

  秦秘书叹道:“已经确定了,那位金老板就是个诈骗犯,身上背的案子可是不老少,这回专门策划了一切,就是为了在方洋方先生身上捞一笔。”

  方洋一惊,心有余悸。

  秦秘书道:“此人心思缜密,手段娴熟,是个老江湖,每次行动都会做万全准备,不是一般撒网捞鱼的小骗子,很不容易对付。”

  “他这是第一次落网,诸位居功甚伟,警方说不定会给诸位一些奖励。”

  方河拍了拍胸口,笑道:“奖励不奖励的也就算了,有惊无险便好。”

  秦秘书笑了笑,依次把众人送回家。

  方河一家子进了门,夫妻两个坐在一起说了会儿话,兴奋过后,大伯母忽然道:“我怎么觉得秦秘书对方若华非常客气。”

  一家三口面面相觑。

  谁也不是瞎子傻子,秦秘书在方若华面前,姿态摆放得很低,那种不着痕迹地奉承,确实非常明显。

  半晌,方万咕哝了句:“还说要给人家介绍对象,妈,你以后消停点,别什么人都拉郎配了。”

  “你个死孩子。”

  大伯母捶了儿子一下,心里也一跳,“我,我还不是盼着若华好。”

  想那么多也是凭空想象,没什么意义,方河挥挥手,打发走儿子,两口子也赶紧回去休息。

  ……

  薛家岛

  李导演连带一群剧组人员紧张地盯着悬在半空中的狐苏。

  吊在威压上,一身青色道袍,眉心朱砂痣一点殷红。

  冷风怒吹,却好似对这人格外偏爱。

  摄影师都觉得奇怪,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拍起来异常艰难,轮到狐苏,竟连造型都不见乱。

  狐苏一低头,眼角滴落一颗滚滚泪珠,他茫然伸手接住,仿佛并无七情六欲的仙人,无意中流露出的那一丝,心底唯一留存的情感。

  此时,狐苏扮演一位上仙紫罗,自幼修无情道,无情无欲六千年,终于为女主,东方仙主动情,仙魔大战,东方仙主生祭锁妖塔,困魔君,救六界苍生,因此陨落,魂魄归于天地,从此与天地同在。

  紫罗便于此时,落下自诞生以来的第一滴眼泪。

  比较俗套的剧情,但资金多,大制作,好导演,好演员,一路演下来,BUG着实不算多。

  尤其是狐苏,演得简直出神入化,就是在里面难得客串个月上仙君的谢浩都感叹:“狐苏吃仙药了不成?”

  说到武戏,那狐苏天下第一,无人能及。

  说到演技,狐苏是比某些流量小鲜肉要好,至少他认真。但是,在谢浩看来,这演技还稚嫩得很,想要真正迈入好演员的行列,那还得在圈子里再琢磨个两年,至少。

  就这个,还是因为狐苏实在聪明得不像话,又用功。

  可是这一次,狐苏站在那里不用演,好多演员就被他带得入了戏。

  那种冷淡而不冷漠,活脱脱就是仙人紫罗。

  狐苏此时也觉得有些难以压抑胸口中沸腾得情感。

  他很少有像现在这般的时候。

  身为傀儡,本无情无欲,只有一根忠骨。

  但连圣德门里很多弟子可能都不记得了,他也是经历过万万千千年忘记以后,此次复苏,才想起了一切。他是出自九圣人之手,方若华不爱死物,于是,狐苏的血肉在若华手中成型,灵魂便自然诞生,并非同别的傀儡一样,是截取的外界元灵。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便宣誓永远侍奉若华圣人,不离左右,他知道傀儡的生命有限,只有二十年光阴。

  二十年本来是够的。

  狐苏一开始觉得很足够,只要这二十年,他能全心全意地为自己的主人付出一切,那等到魂散之时,必然无憾,可渐渐的,他却开始不满足。

  傀儡并不会不满足,只要看着主人,傀儡们都会满足,可他却病了。

  他知道自己病了,不敢让主人知道,不敢让任何人知道。但他的主人乃是九圣人啊。

  于是在一个清风徐来的下午,主人喝过狐苏酿造的五味酒,就笑道:“狐苏,我给你生命吧,更长久的,千年万年也不变的,好吗?”

  “好。”

  于是,千万载的轮回,不知是孽是缘,还是劫难。

  想起种种旧事,狐苏心里的寥落似有若无,整个人却更像超脱尘世的世外仙。

  周围围观的剧组人员,看得心都软了。

  哪怕看了很多次,李导演依旧激动得浑身发抖。他觉得这回这部跟风的仙侠剧,也许能拍成经典,超过以前的诸多仙侠电视剧。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人们再提仙侠,只能想到他们这一部有烂俗名字的《神仙醉》。

  一结束,狐苏从天上降下,无数剧组人员蜂拥而上,争抢着给他披衣服,塞暖手袋,嘘寒问暖。

  狐苏恍惚一笑:“别急,没事。”

  笑得所有人都觉得,身上的防寒服,好像有点笨重,天气其实不算冷,用不着穿太厚。

  好半天还是李导演回过神,看着那一窝蜂似的裹乱的家伙们,哼了声:“都不想吃饭了,快快,开饭开饭。”

  众人闻言,都耷拉下脑袋,真是不怎么想吃,可是,确实饿了。

  每次吃饭都挺不容易。

  大年上,像这种在国内其实并没有多少名气的旅游岛屿,早就没有游客到来,最近三个月,平均每天登岛的游客只有两到三人。

  大多数时候,白天黑夜这就是一座孤岛。

  也因此服务人员差不多都放了假,只有寥寥几个工作人员还坚守岗位,可大家还是深深感觉到那股子凄冷寥落之感。

  工具全要自己抬,各种设备当然是第一位的,服装道具又多,人手还不怎么足够,在吃喝上,也就稍稍疏忽一些。

  工作人员们不说,演员们也是叫苦不迭。

  在这种地方,连叫个外卖,也是通通叫不到的,只能由后勤的工作人员,每天采购盒饭,或者买了米面粮油,凑合开火做大锅菜。

  不多时,饭盒就分发到大家手里,谢浩和狐苏坐在一起,看着饭盒里油腻腻,糊成一团,看不出原样的食物,欲哭无泪。

  “我不挑,我就不挑食,但是,猪食不想吃啊。”

  抬头看狐苏吃得淡然,肥肉片夹起来放嘴里,也是细嚼慢咽,神色从容,谢浩简直受惊过度:“狐苏,你怎么可能吃得下去?”

  难道狐苏不才是那最龟毛,在伙食上最不肯凑合的一位?

  大男人做出来的饭菜比五星级厨师还要好,不是吃货才有鬼。

  谢浩一开始都担心狐苏在荒岛上会饿死,哪怕见到好几次他这么吃,还是有点不敢置信。

  狐苏失笑:“我吃什么都无所谓。”

  谢浩:“……”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