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木兰,朕想你了

  安排了这些后,他让章邯率领大军通过玉蛇河转平原河,率领大军前往谷和城和池河城。

  如今,傲翔王国和虹豹王国大军都已经被解决了,两面战场已经宣告结束。

  唯一剩下的就是紫阳十三郡一线的战场。

  如今,卢峰开始将各个地方的大军往白岚王国靠,目的只有一个,在谷和城、池河城外进行一场真正的决战!

  彻彻底底的解决白岚王国和金水王国的联军!

  他要借这一战,打出自己南燕王国的威风,让禹州西南所有的王国都知道一件事:南燕王国不可惹!

  更要让灵剑宗知道,你禹州西南霸主的地位,朕的南燕王国,要了!

  这是卢峰此次进行决战的目的!

  ……

  南燕王国王都忠义阁旁,在此处的传送阵亮了起来。

  很快,卢峰率领六剑奴从里面走了出来。

  “属下拜见陛下。”镇守此处的锦衣卫高手见到卢峰,立即跪拜。

  “平身。”

  “谢陛下。”

  卢峰没有在第一时间前往谷和城,原因有两个,第一是他接到高顺的举荐信,他手底下有一人名为岳飞,能力不弱。

  卢峰直接让岳飞到王都来,他要在御书房内接见岳飞,毕竟,这位可是南宋第一名将,华夏历史上,也是能够排进前五的。

  自然是要好好的接见。

  第二个原因,这次作战已经接近两个月,他也挺想自己的皇后木兰了。

  所以,趁着大军赶往谷和城需要不少的时间,他回王都一趟。

  到了皇宫,卢峰直接去了花木兰的寝宫。

  此时,午时刚过。

  不过还未到寝宫,卢峰就见到了花木兰。

  她站在寝宫外的阁楼中,遥遥的看着西方。

  她每天都能够接到战报,知道卢峰大军到了何处。

  她每天都在担忧,担忧自己的陛下,自己的男人受伤。

  “陛下,傲翔王国亡了,您会回皇宫一趟吗?”花木兰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莫邪剑。

  这是卢峰送给她的。

  卢峰站在阁楼下,看着花木兰望着北方,目光有些愧疚,自己陪伴木兰的时间太少了,比不得那些寻常百姓的夫妻间。

  可这没办法,卢峰是皇帝,他要为自己的王国征战天下。

  身形一动,卢峰到了阁楼上,就在花木兰身后。

  他的身形极快,动作极轻,即使是站在了花木兰的背后,她也没有发现。

  花木兰身着凤袍,身上有一股自然而然的尊贵,那种气质,无人能及。

  卢峰看着她,看着自己的皇后,目光全是柔情。

  “木兰,朕回来了。”卢峰柔声道。

  花木兰身形一颤,低声道:“陛下。”

  她听的出来,这是自己陛下的声音。

  猛地转身,当看见站在自己生活的卢峰时,花木兰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扑到卢峰怀中,眼泪在眼眶滚动,带着哭音,道:“陛下,臣妾想你了。”

  花木兰没有多说,更没有撒娇。

  因为她清楚,自己的男人是皇帝,自己不能如同寻常女人一样撒娇,更不能让他为了自己,不管王国。

  只是一句话,就够了。

  “木兰,朕也想你了。”卢峰搂着花木兰,低声道:“别哭,不然我的木兰可就成了泪美人。”

  “讨厌。”花木兰脸蛋微红。

  卢峰笑了笑,搂着花木兰,站在阁楼上。

  此处阁楼,是皇宫内最高的阁楼,一眼看过去,能够看见皇宫内的一切,即使是王都,也能够俯瞰大半。

  卢峰笑道:“木兰,皇宫漂亮吗?”

  “漂亮。”依偎在卢峰怀中,花木兰低声道:“但有陛下在,皇宫才是最温暖的皇宫。”

  “等朕让你成了九州唯一的皇后,朕天天陪着你。”卢峰在花木兰额头上轻轻一吻,道:“现在,朕还要征战天下。”

  “臣妾等待陛下君临九州的那一天。到时臣妾必定亲手为陛下穿戴龙袍。”花木兰低声道。

  “哈哈,好,那一天肯定会到来的。”

  卢峰大笑一声,看着依偎在自己怀中的花木兰,嘴角勾起一丝邪笑,道:“木兰,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夫妻两这么久没见面了,你说是不是应该……”

  “陛下。”花木兰娇嗔一声,满脸羞红,道:“现在是白天呢。”

  “哈哈,白天又如何?”

  卢峰抱着花木兰,身形闪动,直接往寝宫内走。

  六剑奴识趣的走开了。

  寝宫内,卢峰可没有急色,他让宫女将浴池里面换上热水,脱了衣服躺在里面,看着有些拘谨的花木兰站在池边不知所措,笑道:“还愣着干什么?快下来。”

  “可是……可是……”

  花木兰两只手拉着凤袍,有些不好意思。

  “没什么可是的,快下来,这可是君令哦。”卢峰脸上的邪笑更更加明显。

  花木兰听见,心中虽然是害羞,但也是伸手解开自己的凤袍。

  当那一身代表着皇后尊位的凤袍从花木兰身上掉落时,她那完美的身条,雪白的肌肤,再加上好看的脸蛋,看的卢峰都是有些愣神。

  尽管不是第一次看见花木兰绝美的身体,但此时再看见,卢峰感觉到自己的喉咙还是有些火热干燥。

  特别是当花木兰迈动脚步走过来时,卢峰更是感觉有些受不了了,一把将她拉下里。

  “啊!”

  花木兰娇呼一声,落入水中,还未惊慌,卢峰强有力的臂膀已经将她搂在怀中,在她耳边轻声道:“木兰,你可真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

  “陛下……”

  花木兰俏脸通红,浑身也是泛着红色。

  卢峰哈哈大笑,双手可是毫不客气,很快,一处不一样的战场已然出现。

  ……

  当风平雨停时,两人已经到了凤床上。

  卢峰满脸舒爽,怀中搂着花木兰。

  花木兰满脸红晕,眉目含情,小手在卢峰结实的胸膛上画着圈圈,低声道:“陛下,下次可别在浴池里就……”

  “就什么?”卢峰瞧着她绝美的脸蛋,笑道:“木兰,说说,就什么?”

  “讨厌。”花木兰红着脸娇嗔道。

  她虽然是卢峰的女人,卢峰的皇后,可非风月女子,那种话,实在是说不出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长乐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