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拿下他!【第一更!】

  这还是皇帝陛下的身体经过云扬悉心调理,状态大好,否则就这一瞬间的大喜大悲,大恸动心,足堪引动原有恶疾,一瞬沦亡!

  但饶是如此,皇帝陛下的身躯仍旧不免已臻摇摇晃晃,面上尽是惨白之色!

  这……

  是不是……

  九尊之中,排在后面的几个人年龄并不大;而可能有家眷的,就只有前面几人。

  是不是……皇儿的……家眷?

  皇帝陛下本能的向着这个方向想了过去。

  空中,风声呼啸,声音愤恨到了极点。

  “这件事,一定要有人为此付出代价!而姜中,则是那些要付出代价之人中的第一个!”

  “姜中,四季楼余孽!”

  这句话普出,登时令到皇帝陛下的心头再度一震!

  他霍然抬头。

  注视姜中的眸子中尽是冷意森森。

  “陛下……你不要相信……老奴是冤枉的啊……”姜中焦急的大叫。

  皇帝陛下淡淡道:“姜中,你若是即刻放弃抵抗,束手就擒,朕承诺给你一个公道!如何?”

  皇帝陛下金口乍开,看似令当前出现转圜契机,实则却等同是另一道逼命绝招施加在姜中身上。

  这会姜中哪里敢放弃抵抗?

  别人不知道云扬的心思,他自己却又怎么会不知道?

  自己若是放弃了抵抗,就当真完了,必死无疑!

  “陛下!”姜中努力的抵挡,哀怨的要死要活:“老奴真是冤枉的!”

  皇帝陛下脸色不动,眼中有冷光闪过:“你若是真的冤枉,只要束手就擒,朕可以担保你没事。风尊也绝不会滥杀无辜。”

  “公道自在人心,黑白不由强说,一切都只需要说个清楚明白便可水落石出,何必这般大动干戈,劳心劳力!”

  皇帝陛下悠悠道:“朕金口即开,便是给了你机会。若是你无辜,任何人也伤不了你。你还是朕的大内总管!反之,若是你当真有事,那么谁也保不了你!”

  他抬头看着空中那一团呼啸的风影:“风尊,朕的担保可算得数!”

  风声呼啸中,风尊的声音道:“陛下乃是一国之主,陛下的担保,自然是金口玉言!一诺河山重!”

  皇帝陛下心中更沉下去。

  风尊这么说,显然是对自己完完全全的信任。

  那么,岂不亦是在说这姜中的确是有问题的,就是四季楼奸细无疑?!

  姜中的身子兀自告诉旋转着,一条条残影仍旧在不断出现,点滴消弭来自云扬的连环刀气,嘶声道:“陛下,非是老奴不信任您……而是风尊逼杀太过,老奴无法停手……真的做不到啊……”

  皇帝陛下的脸色彻底的冷了下去。

  他冷幽幽的目光,看着空中闪转腾挪的姜中,喝道:“来人,拿下姜中!”

  姜中大叫道:“陛下,老奴忠心耿耿服侍您几十年,没有功劳总有一份苦劳吧?!难道您就这么的不念旧情?难道您就因为一个什么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一句话,就抹杀了老奴一生辛劳么?”

  皇帝陛下冷冷道:“朕给过你机会,更给了你承诺,可你事怎么做的?你之作为尽在众人眼中,还要强辩什么!?”

  姜中突然惨烈的仰天大笑:“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跟着陛下一辈子的人,竟也得不到陛下的半点怜悯之心,既然如此,咱家还有什么盼头?罢罢罢,咱家既然没带眼跟随了这样一个主子,果然是取死有道,如此,便是一死我又有何妨?”

  话音未落,姜中原本高速移动的身形乍然停顿,随即落下地来,伸出双手,尽是一副束手就擒、任人宰割的态势。

  脸上更是满满的一片惨然,显示其心灰意冷、一心求死的意愿。

  在场众人见状都感意外。

  这是……真的要束手就擒了?

  姜中伸着手,眼睛惨然的看着皇帝陛下的方向,嘶声道:“陛下,一日是主,一生是主,老奴此番去了,您以后务必要多多保重!”

  话音未落,却见其手上骤起风雷之音,电光闪烁之间,姜中一咬牙,举掌就向着自己头上狠狠的拍了下去。

  就在这一刻,目睹姜中自盖天灵一幕的皇帝陛下心头也不禁猛地一震,一种“难道真的冤枉了他?”的念头蓦然升起。

  及至见到姜中一掌拍在自己头上,咔嚓一声轻响之余,五官七窍,尽皆喷溅出鲜血,他的身子晃了一晃,就此缓缓倒在了地上。

  皇帝陛下心头震动更剧,忍不住往前踏出了两步,连那些奉命擒拿的侍卫们,此际也都齐齐停住了脚步。

  众人瞩目倒落在血泊中的姜中尸体,人人心头都是难以言喻的混乱。

  以死明志?

  难道皇帝陛下真的冤枉了他?

  又或者是风尊大人冤枉了他?

  正如他所说,跟着皇帝陛下忠心耿耿一辈子,临老临老怎么就落了这么一个结局?

  这……真的很令人寒心啊。

  然而便在此刻……

  空中传来一声断喝:“小心!”

  伴随着那声警示,场中乍现的一声尖锐呼啸,原本躺倒在地上的姜中突然化作了一道流光,以划破空间之势,瞬间冲破面前八名护卫的阻拦,向着皇帝陛下所在的位置疾冲而去!

  双掌来势汹汹,宛如开山巨石,大山压顶!

  姜中自份仅凭自己孤身一人之力绝对逃不出去,纵使自己实力不俗,但面对高手如云、人数更众的大内侍卫严密包围网,唯有死路一条。

  所以,他费尽心思演了一场自杀的苦情戏,然后觑准机会,向着皇帝下手!

  这是唯一的生路。

  唯有自己挟持了皇帝,那么自己就有王牌在手,安全无虞了!

  至于之后的事情,先将这张王牌握到手中之后再说!

  这一次骤来的变故,可谓是出乎了任何人的预料之外!

  一个才死之人,众人眼睁睁看着自杀之人,居然暴起攻击!

  这本身便已经是一件极端意外的变化!

  更别说发动突袭者的攻击速度大大超出了人们的认知范畴!

  姜中刚才自盖天灵的自残之招可非是全然的做戏,刚刚中掌一刻的七窍流血便是在发动秘术,令到自身实力短暂提升到超越自己实力极限之上的层次,而姜中本身已经是九重山巅峰级数的修者,此际的瞬时突破,赫然已飙升至十成大圆满之境,实力之强悍,足堪凌驾于在场所有人之上!

  眼见他已经接近皇帝陛下身边,只待举手投足之间便可如愿将皇帝陛下掌握!

  咻的一声!

  一道青色风影猛然从空中坠落。一如陨星堕天。

  此际变故纵使所有人都大意了,云扬却也不会大意!

  他向来都知道,四季楼的人没这么简单的寻死!

  尤其是这老家伙一身修为强悍已极,更兼未至绝境,怎么会轻易自杀?

  所以他早已暗中戒备,就是提防对方藏诡。

  在姜中乍然而动的那一瞬,云扬也同时动作!

  姜中纵使发动秘术,纵使修为暂时臻至十成大圆满之境,但他的速度仍旧快不过风,快不过云扬!

  一股青色旋风,宛如虚空幻化一般地拦截在了皇帝陛下与来袭的姜中之间!

  与此同时,宛如雷霆闪电一般的凛冽刀光,再度好似潮水一般狂涌而出、强势倾泻!

  轰!

  姜中的掌力,以排山倒海之势轰击在云扬所发出的绵密刀网之上!

  青色旋风瞬时全线散乱。

  云扬本身修为本就远逊姜中,更遑论姜中如今修为已臻十成大圆满之境,这般强势冲击,力强则胜、力弱则败,半分取巧不得,云扬如何不败!

  但云扬此际所争不过一线,云扬刀网虽然溃散,姜中却也因为彼此冲击而后退一步,就只是一步之差,姜中先机顿失!

  姜中筹谋落空,情知不妙,愤怒至极的仰天咆哮:“风尊!你本就早该死了!为什么?为什么?!”

  皇帝陛下身边的众多护卫高手,以已趁着这一线空隙冲了出来。

  此际人人心中都是满满的羞愤!

  自己这么多人在这里,明明已有定论在前,居然还险些被眼前这个老太监骗了!

  所有人尽皆恼羞成怒之下,声势空前,显见是所有人都对姜某人动了杀机,不杀死此獠,如何能泄这口恶气,怎去这层屈辱?!

  而已呈微末的风声,竟是再度呼啸盘旋而起,四面八方尽都是青色的光影在迅速汇聚!

  嗖嗖嗖……

  无数的弑神弓弓弦爆响,目标直指姜老太监。

  陷入重重包围之中的姜中拼命地挣扎,反扑,左冲右突,形容凄厉。

  但刚才的失误令到一干侍卫们羞愧至极,同时亦是愤怒至极,一个个的尽都展现了拼命姿势!

  纵使一个又一个的身影被他打飞,但更多的人奋不顾身的扑了上来。

  噗!

  姜中胸前被侍卫头领狠狠的印了一掌;身子踉跄后退间,突然风声呼啸,寒光一闪。

  云扬一刀迅猛而出。

  刀不容情!

  天道之招再现尘寰,天道之招连刀尊者也要染血,何况姜中?!

  姜中眼见来招威势空前,狂吼一声,突然间浑身玄气极限爆发,刷刷刷……

  他的身上多了十几道刀伤,鲜血如同一条条细细的线,喷撒而出。

  道不容情!

  云扬刀光在闪,在青色狂风中,再一次落下!

  姜中有心想要闪躲,但周遭尽是无数的刀光剑影,竟无一丝空隙可循,一狠心一咬牙,径自落将下来。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姜中张口再吐出一口鲜血,因承受围攻已渐渐萎靡的气息竟又再度暴涨!这次却是施展了燃魂**!

  二度摧鼓!

  …………

  <求票!求寄好吃的,求不要寄刀片!呜呜……吓死宝宝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