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一地节操!

  春晚风和夏冰川也是不知道啥时候齐齐冒了出来,四人的四双眼珠子尽都闪烁着绿幽幽的光芒,注视着云扬手上的龙虎膏。

  “这万一乃是在米空群的遗物中发现的……嗯,我在宫里有关系,左右是死人生意,惠而不费……”云扬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但此刻,冬天冷等人那里还听得进去解释?

  谁还去管这东西怎么来的?只要是货真价实的东西在眼前,能拿到手,其他的云云,重要么?

  早已经是齐齐抓耳挠腮,一脸猴急!

  这可是传说中,能够让男人金枪不倒的梦幻逸品!

  梦寐以求的男人极品啊,哈哈哈哈……

  “我的!”秋云山大叫一声,冲上来,然后身子就飞了出去。

  却是他在冲上来的同一时间里,冬天冷,春晚风,夏冰川同时神不知鬼不觉的踹出来一脚。

  这一刻,三大纨绔绝对发挥出了本身武学的最高境界!

  这一脚,端的来无影去无踪、神妙无方!

  秋云山刚刚说完宣言,就被三只大脚同时踢在了身上,好似元宝一样摔出去。

  屁股落地之瞬,摔得喉咙里嘎的一声。

  “老大,我的。”春晚风。

  “老大,我。”夏冰川。

  “老大,给我一个,别给秋云山。他不行的,吃了也浪费……”冬天冷。

  “老大啊……”秋云山以光的速度冲了回来:“可千万别听冬天冷的,冬天冷除了破坏团结这混蛋真的啥也不会,他就没一句话能听……”

  云扬好笑的摇摇头:“你们抢什么?这里一共有四份,一人一份不是正好么?”

  四人一起抬起头,错愕的看着云扬:“这……老大你难道不要?”

  云扬哭笑不得,原来这四个家伙竞争的目的在这里。

  四份龙虎膏,五个人分,肯定要有一个人没有。

  在他们四人向来,云扬那一份,乃是固定的。因为云扬若是不拿出来,谁也没有。

  但是其他四个人,则必然要有一个人落空的。

  四个人心里都在打小算盘:既然必须要有一个人得不到,那么,这个人绝对不能是我!

  这也幸亏是四个人这么多年也有感情了,而且,又是在云扬家里,否则,以这帮家伙的脾气,没准能够搞出什么事情来……

  “我就算了。”云扬笑了笑:“我现在暂时还没有这个需求。倒是你们几个人亏空得厉害,全都先紧着你们吧!”

  “多谢老大!”

  “多谢老大再造之恩!”

  四个人异口同声,一个个都是眉花眼笑,志得意满,意气风发。

  对于云扬说的,你们几个人亏空厉害这等话,几个人还真就没往心里去。

  亏空厉害咋了?

  须知有诗云:青春年少不亏空,时过境迁能找谁?美人如花就几年,等到白发空流泪!

  再说了,被骂几句被损几句又算得了什么?

  只要这东西到手,哥们儿以后就牛逼了!

  那可是传说中的金枪不倒啊!

  “男人”的最高境界!

  这个……流传于风月界的新一页传奇,看来就要靠哥们儿几个来谱写了!

  捧着梦寐以求的龙虎膏,一朝梦圆的兄弟四人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

  对于四大纨绔来说,就算是之前心心念念的玄兽幼崽升级之事,也是远远不如这件事情来得重要啊!

  秋云山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他努力抑制自己此际澎湃的心情,竭力地想要做到沉稳,平静、大气、有内涵。

  然后,他拿着龙虎膏看了看,接着就一口吞了,连口水都没喝。

  吞得端的大气磅礴,一气呵成,可是进嘴之后、貌似遇到阻滞了,龙虎膏毕竟是膏状物事,有一定份量,顺流而下竟是难以成行。

  秋大公子伸着脖子,努力的往下咽,一张俊脸憋得通红。

  “赶紧喝口水,顺顺就好了。”秋家的一位高手赶紧送过来一碗水。

  “步步……”秋云山使劲摆手,艰难的说道:“憋……憋……憋冲淡了药性。”

  “……”众人登时齐齐一阵瞠目结舌。

  秋云山为了这传说中的药效,也真是拼了,不知道噎嗓子也能噎死人的么……

  其余三家之人纷纷感叹,幸亏我家公子不像秋云山这样丢人,这人丢得,丢到姥姥家了……

  正在这样想的众人转头一看,顿时全都无语了。

  却见春晚风,冬天冷,夏冰川等三人,一个个的也都伸着脖子,憋得白眼乱翻,努力的吞咽着什么……

  那形象直接就是比照秋云山而为,如法炮制,甚至比秋云山还要不堪,毕竟人家秋云山人样子底版乃是四人之冠,对比之下,竟是胜出!

  颜值这玩意,真真是随时随地都可彰显其优越,连此刻竟也不例外?!

  几家护卫赶紧过去,努力的在替三大公子拍着背,顺着气,毕竟看那架势,万里有个一,真个会憋死也说不定……

  云扬这会却已经不止于浑身鸡皮疙瘩了,而是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我说……这事儿……真的就这么重要么?再怎么说你们四个人也是有身份有地位有立场的一家嫡系好吗?至于为了这么一点点下半身的福利,就这么节操掉了一地……这样子真的好么?”

  云扬对于当前一切感觉很不理解。

  而冬天冷四个人一边噎得直翻白眼,一边看着云扬嘿嘿嘿的笑。

  这种笑,居然充满了一种居高临下的鄙视味道。

  就像是……一个见多识广的城里人,看着一个从无比乡下的乡下来的土得掉渣的土老帽。

  没见识……

  没常识……

  不懂事……

  太鄙视了!

  四人更同时生出了一种压倒性的优越感,毕竟自打见到云扬之初,四人就全方位地处于小弟地位,现在竟能占到云扬上风,而且还是四人一起,岂能不欢欣鼓舞,意气风发,没嚣张跋扈就已经是克制再克制了!

  冬天冷终于顺了一口气,眉花眼笑地说道:“有些事老大你没经历过是不知道滴……嗯…对,你就是还没经历过,一个初哥自然没那体会……呵呵呵……其实吧,我告诉你……”

  他皱着眉头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才想出来一个相对比较合适的比喻:“女人有多么重视容貌,男人就有多么重视这个……这么说,你懂了吧?”

  云扬一脸懵逼:“不懂。”

  “呵呵呵……”冬天冷四人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老大,你还小,但是你以后总是会懂滴……呵呵呵……”

  云扬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么的,你们几个家伙这是想要找揍吗?竟然敢用这种居高临下、俯瞰老子的口气和老子说话?

  信不信老子分分钟将你们的玄兽变成食材?

  这会云扬的眼神分外不善。

  他也不是全然不知道四人话里话外的深意,就算没见过猪跑,也没见杀猪,毕竟话本小说上面多多少少还是有提到的,而真正让云扬不岔的是……他真的是初哥一枚,他真没四人那些属于男人的经历,竟然无能反驳!

  至少在这方面,他真的不如四大纨绔!

  传闻中的玉唐纨绔之首,端的名不副实,其名难负,盛名之下,只得虚士!

  这个才是云扬不能容忍,不能释怀的事情!

  初哥是罪过吗?没经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等彼时……

  不过我也还偷偷保留了一份……看看以后能不能用得着……但这事儿关乎颜面,却不能说……

  四人突然感觉自己貌似是真的有点得意忘形了,老大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么,一念及此,一个个讪讪的笑了笑:“老大英明神武,无论是当下还是以后,也都用不到这东西的……呵呵,我们几个不是已经亏空了么……哎,也是没办法啊……”

  这四个家伙都是见风使舵的行家里手,赶紧将自己说的可怜一些挽回。

  云扬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声,倒也没有当真与他们计较,毕竟真要就这件事计较,只有更加拉低自己的格调。

  “嗯,对了,冬天冷,你们家族到现在也没搞到玄兽幼崽,好不容易搞到一只鬼面鹰还送给我了……”

  冬天冷眨眨眼睛:送给你?啥时候送给你了?我不是直接扔了么?那玩意那里是能够送出手的东西,送人直接就是得罪人好么?老大这是在暗示我没有要而得罪他了么?!

  冬天冷顿时眯起了眼睛,道:“一切是老大肯赏脸,呵呵,老大英明神武,造福天下,泽被苍生,想给老大送东西的人,可以从天唐城一直排到无尽海……别人想送,老大还不收呢,也就是小弟……还能在老大这里有点面子,倍感殊荣,倍感殊荣啊!”

  秋云山三人转过头去,只感觉喉咙里一阵发痒,真心想要干呕几声,籍此宣泄一下心中的腻歪。

  要说溜须拍马屁他们绝不陌生,甚至个顶个都是个中好手,但能够把马屁拍的这么不要脸、这么没有下限的人,这辈子真是第一次见到。

  冬天冷的节操,绝对不止是底掉了那么简单,根本就是已经没有了。

  一只鬼面鹰这种东西……还能叫送?

  这分明是故意恶心人的物事好么!

  送这种东西给人,根本就是要结仇的最佳体现好么?!

  想着想着,三人突然一愣:送?鬼面鹰?难道老大那话的真意竟是想要养那只鬼面鹰?!

  “老大你……不会是想要养那东西吧?”

  秋云山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云扬:“老大,这个……不能养啊。”

  …………

  《更新这么稳定还不给我嫖……》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