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万般恩怨皆放下,送我兄弟这一程

  剑尊者已经发疯!

  突然涌起的悲伤,愤怒,已经完全充斥了他的心!

  飙升天际的长剑,突然间疯狂旋转,便如一轮烈日一般,全无没有死角的绽射出千万道剑光!

  爆发的还不止剑尊者的剑,还有剑尊者仰天狂吼的身子,头发,脖颈,眼睛,脖子,耳朵,胸口,肩膀,手臂,手肘,大腿……竟是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在疯狂倾泻出凌厉至极的剑气!

  向着面前的春秋山门,疯狂释放了出去。

  而在这个时间瞬间,所有春秋山门用剑的弟子,同时感觉自己的长剑失去了控制!

  完全违背主人操控的意志,只余在空中阵阵颤鸣一途。

  这个刹那,数以亿万计的剑光一闪而没!

  春秋山门的整个山门,亦随之变得空前寂静!

  剑尊者依然保持着仰天狂吼的姿势,眼睛直勾勾的抬起,看向空中飞速前来的几道人影,脸上露出来狰狞的笑容。

  “你们来迟了一步!”

  就在剑尊者面前。

  那原本布成剑阵的弟子,还有稍后一些的观战弟子,以及更后边负责压阵的春秋山门二代弟子……一个个脸上尽都面现绝望恐惧,便如雕像一般的呆呆站着,等待死亡一刻的到来。

  明明眼中还有强烈的不可置信,却无一人能动!

  而就在剑尊者说完这句话之后,一道道血光蓦然从这些人身上纷纷迸射出来。

  这些看起来还在原地好好站着的山门弟子,竟全都在同一时间里身躯碎裂,从头到脚,尽数化作了一片片碎裂的血肉!

  山门之前唯一尚有生息的就只有一笔春秋肖腾空,然而他此刻身上亦是千疮百孔,鼓尽毕生修为强抗浩瀚剑流的他,连续退到了十七丈之外,喉咙里乍然有咯咯声音响动,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剑尊者,呐呐道:“你……你已经练成了……剑道……主宰……”

  一语未尽,身子就此直直扑倒,在地上抽搐了一下,随即残躯噼噼啪啪的一阵响动,就此化作几块血肉,碎尸而亡。

  剑尊者并没有回答一笔春秋的遗言。

  他的眼睛直直地关注着空中正自飞速扑落的那几道人影。

  严格来说,只是看为首的两个人而已,至于其他人,仍旧不在他眼中。

  然而他的此刻眼中,已是满满的疯狂挑衅!

  “剑尊者!”飞来的两个老者一声厉喝:“妄下杀手,这般毒辣,留你不得,纳命来!”

  面对索命之语,剑尊者一声厉啸,急疾冲天而起,将悬浮掷半空中的宝剑就那么抄回手中,剑光陡然再盛,迎头冲了上去!

  “不外就是一场江湖生死,肝脑涂地!”

  剑尊者哈哈大笑,手中一把剑,悍然干上了对面两人的来袭之剑!

  轰!

  三个人一击火并,齐齐向三个方向分开,那两个老者显然是力有不及,虽然是两人联袂,仍是同时喷出一口血,身子兀自止不住后退,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骇然之色。

  对面的剑尊者得势不饶人,一声长啸之余,于力道反冲而形成的翻翻滚滚中继续出剑,剑光凌然更甚,扇面一般的挥洒而出。

  噗噗噗……

  春秋山门正门百丈地界范围之内,便如同是下了一阵拳头大的冰雹一般,登时尘烟四起,地面上的石头纷纷崩裂,土崩瓦解。

  百丈外的房屋建筑,多出了无数透明孔洞。

  两个老者被剑尊者沛然莫御的剑光逼落尘埃,陷入空前被动,心下骇然之余,却是虽惊不乱,稳守阵地,防御自身,静待剑尊者再来的攻击,

  不意长啸声竟是渐去渐远,剑尊者的声音,固然仍旧如同一口长剑直插向苍穹,但整个人却是似进还退,随着碰撞后的翻滚之势,径自化作一道剑光消失了!

  “竟然就这么走了?!”

  两个老者一愕之下,齐齐冲出尘烟,却见剑尊者当真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声长啸远远传来:“兄弟!为兄来送你!”

  两人登时一阵纳闷。

  这件事……有些没有来由啊。

  那你来干嘛的?刚才气势滔滔而来,摆明了强势问罪的态度,刚才更大开杀戒,怎地就这么走了?

  触目所及,地上犹有一团金光还在闪烁。

  那金光乃是剑尊者心神大乱的时候被剑阵攻击,失手掉落地上的,剑尊者亦是因为看过这团金光之后的内容,才陷入了出人意料的失神僵直

  其中一个老者伸手捡了起来,犹能感觉上面有一股强烈的神念在闪动。

  “四季楼的四季传讯!”

  两人震惊的对望一眼。

  “而且还是年先生亲自发出来的,个中内容必然有异!”

  这种传讯方式,由传讯外溢的光彩就可鉴别来援,若是隶属四季堂所发,流溢的光彩该当是绿红黄白四种颜色之一;而今既然是金色光彩,自然是四季楼最高掌控者,年先生的传讯。两人的脸色登时凝重了起来,更将神念与玄气同时输入。

  金光一闪。

  “刀殒雪伤,速归!”

  两人脸上,突然露出来至极的骇然之色!

  四季楼绝对高层,震慑江湖的五大尊者,竟至一死一伤!

  难怪剑尊者突然间神态失常,歇斯底里的爆发一顿之余,转身就走了!

  原来四季楼内部,竟然出了这等大事!

  “四季楼四大尊主中的春寒尊主死了,现在连五尊者之中的刀尊者也殒落了……”

  一个老者倒抽冷气:“四季楼这一次只怕是真的要发狂了……秉明太师叔,看看是不是要暂且避避风头。”

  “是,危行路还在外面……”

  “让他立即赶回来!让掌门人立即安排接应人手。”

  两人脸色沉重异常,显然是都意识到了这件事当真是非同小可。

  刀尊者死了!

  刀尊者的意外陨落,却不知需要江湖上多少人来陪葬?

  ……

  森罗庭。

  冰霜此际已经弥漫笼罩了整个地狱谷!

  十殿阎罗大王联手对敌,冰霜二人纵横飞掠,互为攻守,彼此配合得天衣无缝,纵使面对森罗庭的数百高手合围狙击,仍旧纵横捭阖,闪烁来去。

  显然,被围攻的两人反而占据了上风,甚至是掌控了局势!

  或者应该说,他们直至此刻仍旧没有痛下杀手,只不过是因为还心有顾忌,顾忌森罗庭的最强战力!

  而此刻,一个阴森的影子已经开始在天空闪烁。

  那是森罗庭的真正掌权者,已经来在战场,随时将踏入战局!

  冰尊者冷笑一声:“冰封大千!”

  霜尊者亦发出一声冷斥:“霜寒星空!”

  至极的冰霜联合,骤然发动,天地之间,尽是一片白蒙蒙;数名金牌杀手刚刚闯进这白蒙蒙的雾气范畴,身上随即便出现了冻伤迹象!

  而冰霜二人持续不断的催发威能,准备着,即将到来的巅峰之战!

  属于绝对强者之间的巅峰之战!

  对于四季楼而言,森罗庭与春秋山门的针对性质截然不同,对于春秋山门,更多的乃是以震慑为主,可以徐徐图之,甚至只要春秋山门愿意交出危行路,给予相当的赔偿,可以考虑化干戈为玉帛,毕竟危行路当日只是出手一把,之后也没有继续逼杀;但对于森罗庭,年先生下的却是绝杀令,绝无转圜余地!

  所以两人于此役也根本没有任何的留手!

  眼见森罗庭这边局势渐趋危殆,忽而一声阴森的冷笑骤起:“若是刀剑雪霜冰五人齐至,本座或许会有一两分忌惮,但此际只得你冰霜二人……就想要在我地狱谷撒野!那就不要走了,给我留下来吧!”

  一道人影,骤然带着卷掠天地的阴风,吹了出来。

  冰霜二人一声狂笑,竟是丝毫不见怯意,便待迎上去。

  霎时间,天际、半空中,竟是冰霜弥漫,阴风盈天。

  便在这时……

  空中金光一闪。

  冰尊者一把接住传讯金光,看了一眼,登时脸色一变:“霜!我们走!”

  霜尊者闻言就是一皱眉,他手心的白霜已经凝成了实体,正待全力出击的当口,心有不甘的扭问头道:“怎么了?”

  冰尊者将金光递给他手里。

  霜神念渗入,突然发出一声厉啸,惊天动地:“谁干的!谁干的!”

  “回去!”

  冰尊者又是一声急促催促。

  “回去!”

  霜尊者周身夹杂着漫天冰霜,冲空而起,一声悲愤痛彻心扉的长嚎:“谁干的!?啊…………”

  嘶吼着,远远地去了。

  冰尊者身子一旋,地上的玄冰突然全部消失,他背负双手,霜眉微微抖动,眼睛眯着,冷眼看着森罗庭众人,淡淡道:“这笔血债,来日再行清算!森罗庭中人,保重身体,万万莫要死在别人手里!”

  不等彼端回话,身子亦是冲天而起,在空中一折,空中顿时出现了百丈冰凝结。

  在阳光下,出现了千万道彩虹,瑰丽无限。

  随即,冰尊者的身影亦告消失不见!

  然而空中的百丈玄冰,却在此刻乍然化作了无数冰刀冰剑,轰隆隆的落了下来!

  ……

  雷动天与老穆的伤势真的就只是皮外伤,又有玄黄界极品伤药疗复,即便没有云扬出手,也只得第二天下午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对于二人状况,云扬不但面上大喜,心下亦是称奇。

  这玄黄界雷家的疗伤药,还真是不同凡响,那雷动天之前不断地往嘴里面塞的药物,大抵都是上乘货色吧?

  ………………

  提前更新了,下午没有。我有点事情去处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