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天香国色!

  计灵犀和月如兰围观云扬在和雷动天对战,切磋,两个人眼中的神色尽皆不同。

  月如兰:这位云公子心思聪敏,计谋深沉,深谋远虑,实在是当世不可多得的隽才。假以时日,必然是一代风云人物,灵犀能得此良人,真真是有福啊!

  计灵犀:这个家伙真是奸诈。跟自己的敌人居然能混的这么好,我看他直接能活活的将这个傻瓜坑死!实在是太阴险了,太奸诈了,可是……我好喜欢!

  当天晚上。

  计灵犀与月如兰正在一个房间咬着耳朵说话,突然有人敲门。

  云扬的声音:“睡了没?”

  “灵犀开门去!”月如兰翻个白眼:“你心上人来了!”

  计灵犀黑着脸道:“这混蛋这么晚了来做什么?肯定没好事,小白脸没好心眼说的就是他!”

  口中腹诽,却还是站起来去开门。

  “还没睡啊?”云扬进来了。

  计灵犀闻言即时开口反刺:“你看我俩的样子像是睡了么?要是我们睡了,你敢进来么?真要是睡觉了,谁给你开门?”

  云扬揉揉鼻子:“是我问的笨了。没睡正好,我这里有一壶好茶,咱们品一品,我可是听灵犀说过,兰姐乃是品茗高手。”

  月如兰看了计灵犀一眼,道:“灵犀在你面前真是没啥秘密,估计我这个姐姐仅有那么点底蕴都被她卖光了吧。”

  计灵犀登时满脸通红,全无掩饰地白了云扬一眼,心中纳闷:我啥时候跟他说过了兰姐的什么事呢?怎么就全无印象了呢?真正的见鬼了呢!

  说话间,云扬径自取出来一包茶叶,才一打开茶包,已经一股馥郁的茶香弥漫而出。

  “好茶!”

  月如兰眼睛一亮:“端的好茶,这是什么茶,怎地竟有这等香气?还没有浸泡,就已经可以发出这样香味的茶叶,我还是第一次碰到,看来今天是有口福了!”

  云扬微笑道:“这茶的名字特别适合兰姐和灵犀,算是格外的人茶相得,相得益彰。”

  “什么名字?”月如兰与计灵犀一起问道,显然是被云扬撩了兴致。

  “这茶的名字,叫做……天香国色!”

  云扬道:“闻着香,泡出来更香;而且泡出来的茶汤色泽,一如碧海蓝天,美不胜收。”

  “这世上居然有这等好茶,端的茶中逸品。”两女愈发的悠然神往,对此茶的兴趣更大了一分。

  茶好,名字也好。

  天香国色!

  只是这么一听,就顿时感觉这茶不是普通的茶!

  由我们俩品鉴,果然是相得益彰!

  说话间,云扬将茶泡上。

  沸水三滚之余,非但茶香更甚之前,茶汤颜色也如云扬所言,俨然青天一碧,通透无暇,当真是前所未见的赏心悦目。

  不过,月如兰与计灵犀心中却总觉得,纵使这茶汤色泽悦目,但与天香国色这个名字的匹配度,却似乎还不够,难以名副其实。

  只是这话却又如何能当面说出来?

  “好茶!果然好茶!”月如兰赞不绝口:“天香国色,名不虚传。”

  “灵犀也尝尝。”云扬笑道。

  计灵犀也端起来喝了一杯,道:“果然好茶。”

  “茶好,人也好。”

  云扬慢条斯理的微笑道:“今晚上过来,品茶的因素固然不假,但更重要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月如兰柔声问道:“什么事?云表弟直言无妨。”

  话音未落,月如兰忽而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晕,下意识地抬手去扶,竟觉抬手甚是乏力,力不从心。

  月如兰登时一惊,再看计灵犀,也是一副晕乎乎的样子。

  月如兰突然警觉:“云扬,你给我们喝的什么茶?”

  计灵犀已经感觉眼前似乎出现了重影,晃着头说道:“怎么了,为啥这么晕呢,好想睡觉……”

  云扬道:“想睡觉就对了,这是这个茶的正常效果。”

  计灵犀娇憨点头:“原来如此。”

  这会的她显然已经失去了思维的敏锐,仅余本能反应。

  月如兰立刻觉察出事情大致始末,沉声道:“云扬!拿解药来!”

  在视线中看出去,云扬的样子已经模糊起来了。

  只听到云扬轻声说道:“此茶非毒,只得安神助眠之功,只是效力较强而已,实在没有解药一说……云府已成是非之地,这段时间尤其危险,我先送你们出去避避,等过了这段时间再接你们回来。”

  晕眩中,听到云扬似乎说了最后一句话:“我也不想这么做,可是……你们不走啊,我怎么能眼看着八哥……”

  八哥什么?

  再之后的内容月如兰已经听不清楚了,整个人晕了过去,甚至不清楚,自己现在听到的这句话,是不是自己的幻觉?错觉?

  而她对面的计灵犀,甚至连这句话也没有听到,因为她比月如兰更早一步睡倒。

  ……

  “无音!”

  “你知道她们的身份!更知道她们于我,于你的意义!”

  “一定要保证她们的安全!这点是最高优先级别!”

  “等她们醒过来,若是还没有我的消息传过去,就告诉他们,我已经死了,让她们保重身体,千万不要有任何的轻举妄动,等日后再找机会为我报仇。”

  “若是那时候我当真已经真的死了,就告诉她们,我已经死了。但,临死之前告诉了你,其实现在玉唐的风尊,就是计凌风,让她们去找风尊。不要提为我报仇的事情。”

  “若是那时候事情已经过去,就实话实说,让她们等待我去接她们回来。”

  “是,公子。”

  水无音对于云扬的决定完全理解。

  “我明白您!”

  因为换作是他,也会这么做,半点不差的照做,所以此刻,他会半点不差的照做!

  ……

  夤夜。

  水无音小心翼翼的接走了月如兰与计灵犀。

  “公子,您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若您身死,我安排好两位小姐,就随您而去。”

  “若您还在,我水无音继续跟您鏖战天下!”

  ……

  送走了计灵犀和月如兰,云扬终于可以深深的松了一口大气。

  这段时间以来,云府中人的安置一直都是云扬的心病,而现在,冬天冷等人走了。月如兰和计灵犀也被自己送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没什么需要挂念担心了。

  “老子准备好了,就等四季楼的人了,他么的四季楼的人手怎么还不来?!都不知道兵贵神速么?这等效率叫什么天玄大陆最神秘最可怕的恐怖组织!”

  云扬这会甚至有些焦躁!

  “尽早一些杀得血肉横飞吧!”云扬默默地想着:“我渴望着那样的场景!”

  北风呼呼的刮了起来。

  天上的阴云越积越厚,渐渐演变成了如同泼墨一般的境地。

  再过片刻,有点滴零星的雪花飘了起来,落在肌肤上,一片轻寒之意直袭心头。

  云扬负手站在门外院子里,仰望着天空阴云,心中不禁想起,以往每次遇到这样的天气,老大土尊总会找兄弟们聚一聚。

  喝喝酒,聊聊天。

  “杯酒庆苍天。”

  “雪落沧海寒。”

  “幸有兄弟在。”

  “共此薄衣衫。”

  “金木水火土。”

  “雷云风血燃。”

  “此情应常在。”

  “此梦天心圆。”

  “何当乾坤铸。”

  “再来醉余年!”

  这是当时兄弟们每次相聚之时必然会行的酒令,一人一句诗,一旦续不下去的,就要罚酒一杯,继续想。然后转一圈,将这一句空着。

  要是转一圈仍旧想不出来,那就继续罚酒。

  其中最倒霉的,莫过于六哥雷尊。

  因为他排在五哥火尊后面,到了火尊就没答上来,而火尊乃是负责上半句的;纵然雷尊才情盖天也是无济于事,尤其雷尊的才情还非常一般的说。

  所以每次行酒令,两人连续罚酒个七八轮都是等闲事,那次,火尊费了半天劲,这才咬着牙蹦出来一句凑数的:金木水火土。

  雷尊当时松口气,立即将另外四个兄弟续上了。

  而那次行过那次酒令之后,雷尊再也不玩这种游戏了,理由就是:老五太傻!老子在他下面,实在是太吃亏了!

  犹记当时自己续的便是“何当乾坤铸。”

  云扬自幼颠沛流离,人间的悲欢,已经看得太多,生死,也早已经看惯;虽然年龄最小,却是九尊中人生际遇最为凄惨的一个。

  所以云扬最大的心愿就是:什么时候,天下一统。整个天玄大陆所有人,都能安居乐业!

  再也不打仗!

  再也没有战争!

  再也没有牺牲!

  所有的孩子都不再会被抛弃,所有的苦难,都远离这个红尘人世!

  他这句话,本就代表着自己最深处的心愿。

  而老大土尊收尾的最后一句话:“再来醉余年!”却是将整首酒令的画风格调提升了不止一层,端的是点睛之笔,喻义深远!

  当天下太平之时,我要和兄弟们重聚,天天喝酒,天天开心,此生余年,一起度过!

  云扬回想着往事,一时间整个人都痴了。

  北风凛凛,衣袂飘飘。

  碎碎的雪花,飘飘扬扬的落下,落到他的脸上,他的身上,他的头发上……

  对于这一切外物加身,云扬全然没有任何察觉,就这么一直负手站在这里,沉浸在追思往事的氛围中。

  与火尊与云醉月的衣冠冢,正好是并排而立。

  他的眼神空?鳌?br />
  当年喝酒的时候,每一幕都是从眼前轻轻闪过。

  兄弟们的笑容。

  喝酒的耍赖。

  抓耳挠腮的苦思。

  一起笑骂。

  五哥和六哥相互埋怨,就在大雪地里摔跤……

  云扬心中,喃喃的念着:“杯酒庆苍天,雪落沧海寒;幸有兄弟在,共此薄衣衫;金木水火土,雷云风血燃;此情应常在,此梦天心圆;何当乾坤铸,再来醉余年……”

  “幸有兄弟在,共此薄衣衫,幸有兄弟在,共此薄衣衫……”

  不知道是否是一语中的,“共此薄衣衫”一句普出口,云扬蓦然从深沉的回忆中醒来,竟当真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寒冷,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似乎连自己的心,也被这漫天冰雪封住了。

  普还神的云扬抬起头看去,这才发现眼前的雪花密密麻麻,整片天地间已经尽数笼罩在迷蒙氛围之中。自己身在院子中央,却连大门那边的状况都看不到了。

  “今天还真是个好天气!”

  云扬喃喃的说道。

  “有兄弟的时候,这等天气必要喝酒!但是如今没有兄弟在,这等天地,就只等着厮杀。”

  “真是不同啊……”

  云扬苦涩的笑了笑。旋即又摇了摇头,突然仰天长声吟道:“大雪漫世间,天寒心也寒;胸中不平气,眼下好河山;荒郊英雄骨,孤坟葬红颜;谁将剑来挡,谁补奈何天?谁有翻覆手,共我薄衣衫?”

  …………

  茫茫天地。

  大雪覆盖。

  从天到地,一片茫茫。

  冬天冷等四大家一行人已经到了一个岔路口地界,此处距离天唐城已有七百里之遥。

  “这鬼天气,突然来了一场这么大的雪,赶紧找个地方喝一杯是正经,然后……咱们就各自滚蛋回家吧。”冬天冷热情提议:“小心点,别把你们的玄兽冻得拉肚子。”

  “放你的三千六百个心!”其他三人一起翻白眼怒骂。

  但想一想,就这么分别,竟颇有些不舍的意思。

  当下四人商量着,找个好地方好好的喝上一顿离别酒?

  但此际大雪茫茫,四下更无繁华城镇,更遑论上档次的酒肆?

  于是乎,干脆就着山势,扎了一个大帐篷。

  兄弟四人撅着屁股钻进去,搞了几个冰凉的菜,凑活着喝酒,大抵是喝一杯,嘶嘶的吸一口凉气,反正四人要的就只是个气氛,非是真正的喝酒吃饭。

  “真特么过瘾……”

  冬天冷吸着气:“冷天吃冷菜在冰天雪地里喝凉酒,真是风雅至极,赏心悦目啊!”

  其他三人都是翻白眼。

  今天才终于明白冬天冷这个名字,真是有道理。冬天,是真的冷啊。

  ……

  便在这时。

  外面正在忙活着的几个家族高手突然间脸色都是整齐的一变。

  因为,就在前方,大雪遮盖的地方,正有一股滔天气势,排空而来。

  几道身影,衣衫之下,居然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只有四个人。

  都是一身白衣,头扎白布裹着,宛如服丧一般。

  这一刻,天地似乎都变了颜色。

  雪的轻寒,霜的清冷,冰的极寒,还有那纵横捭阖的剑气,充斥了整个冰天雪地!

  众人心头一紧,顿时明白了这四个人是谁。

  四季楼当年传说,五大尊者之刀剑雪霜冰,除了刀没有来,其他四个人,居然这么整齐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空中的气势未尽,还有风雷激荡。

  似乎还有不少人,正向着这边赶过来。

  …………

  <今天发个大章,只此一章。接下来的情节,容我好好设置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