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误会!误会啊!

  我是谁?

  云扬心中终于有一股明悟,我乃是,执刀的人!

  执刀在手,便是执权在手!

  生杀大权,尽在我手!

  既然手中有刀,便要为这天下,劈出一片朗朗青天!

  所有不平,所有冤屈,所有不公,所有邪恶……都要在我刀下灰飞烟灭!

  唯有如此,才不枉男儿一生手执刀!

  执刀,便是执天意!

  天意之刀!

  “天下万恶为我仇,屠尽魑魅血河流;刀下自有轮回在,多少恩怨此刀收!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便是执刀人的天职!”

  云扬愈发的神采飞扬,只觉自身精神境界经由此役再进一层!

  另一边的冰尊者已经感觉到自己真的要支撑不下去了,这小怪物,一遍一遍的拿着自己演练刀法,偏偏每一次演练之后,刀法威力就会大了一些!

  现在自己身上,上下交错的伤口已经不下百道!

  就算这些伤势都不曾伤筋动骨,更没有性命之忧;但光是是流血也已经流得自己异常虚弱了!

  这他么的简直就是变相的凌迟碎剐啊!

  这一路狂奔下来,身上衣衫从最开始的一袭白衣,所经所过之处,宛如一道白线,一缕白烟,但现在……早已经是浑身浴血,天空中的轨迹,就是一道红线、一条血线了!

  偏偏云扬那家伙居然还处在那种境界之中没有出来!

  大道啊大道,就算你再怎么眷顾此子,也不该做得这么过分,这么明显吧?!

  这是要玩死我的趋势啊!

  就这么一路疾追,自己凭着天境九重天巅峰的修为,始终没有落过地换过气,但身后这家伙居然也能够全程不落地不换气,这还有天理吗?!

  你这么能耐,你直接上天吧!

  冰尊者悲催的想哭。

  我是谁?我怎么会遇到这等事!

  这是,一声长啸乍然响起。

  一道白影迅速由远而近,乍然来到,还距离好远就是一声大喝:“四弟住手,千万不要杀了云扬,手下留情啊!”

  来人正是雪尊者。

  冰尊者一听这句话,几乎眼泪也要流了出来。

  杀了云扬?

  我特么倒是想!

  可是现在……是我在被追杀好么!

  手下留情?

  你特么的老二是眼瞎了不成么!

  我要再留手,瞬时间就得玩完,今天这是怎么了,大道玩我,身后的那个年轻人玩我,现在连我自家哥们都要玩我,老子这还有好没好了?!

  雪尊者心急如焚,唯恐冰尊者已经追上云扬把人杀了,那剑尊者可就没救了!

  之前是唯恐追不上,现在是唯恐追上杀了,这心理变化实在是太快!

  但心理变化却是绝对不如眼前冲击的。

  任雪尊者如何想象,想象云扬已经被杀死了,被重创了,被生擒活捉了,还有最最最不可能的状况,云扬还继续逃,当然最后一种情况其实是他最乐见的,比生擒活捉还要乐见,主动权落在弱势却有一定战力的手中,才会令弱势一方愿意妥协,令双方有转圜余地!

  但雪尊者拼命加速赶来一看,眼前状况入眼之瞬,却是嘴里惊然一声诧异,噶的一声,脖子一挺,面容极致扭曲,狰狞无限。一下子呆住了!

  “这……怎么回事?”

  雪尊者震惊万状的叫出声来。

  因为触目所及的这一幕,实在是太出乎预料了!

  现实并不是自己的四弟在追着别人杀;而是别人拿着刀对自己的四弟穷追不舍!

  而自己本该处于绝对上风、不该有任何问题的四弟现在正自浑身浴血,不,根本就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什么怎么回事!”冰尊者郁闷连天的叫道:“你丫的还不快快出手,把我给救出来啊,你不是真来看我笑话的吧……我曹你又来!”

  正是云扬又再念念有词:“刀下轮回!”

  冰尊者亡命的展开自身极致身法,一边焦急大叫:“你快点啊……”

  “住手!”雪尊者一声断喝,声浪滚滚,随即两手一挥,无数的雪花刃遮天蔽地的冲了过去,强势加入战圈。

  冰尊者见状亦是一声大吼,也在此刻奋力反击!

  此刻竟成四季楼双尊合战云扬之格!

  身处玄妙境地的云扬单独面对冰尊者一人,自然可以保持优势,甚至是胜势,但是此际突然有强敌介入;更同时遭遇两股精神冲击,端的变生肘腋,原本已臻极致,宛如滔天的气势直线下滑。

  亦是因为于此,玄妙境界就此一顿,云扬意识即时回归本身,顿时就从那玄奥状态之中脱离出来。

  而还神一刻,触目所及的竟是正面来袭的无数雪花刃冰刃攻击!

  偏偏之前累积的偌多疲倦亦随之袭来,全身上下的骨头都似乎都要散架一般,连抬抬手都觉辛苦万分。

  “天意如刀!”

  云扬一声暴吼,勉力调动全部余力,将天意刀法三招六式同时施出,意欲力挽狂澜!

  刀风呼啸,弥漫天空,威势赫赫。

  只可惜现在云扬已经脱离了之前那种顿悟状态,再无法精准寻觅对方出招破绽所在,如此三股力量陡然撞在一起,至于毫无花假的劲力冲击,端的力强则胜,力弱则败,云扬何能侥幸?!

  一声大叫之余,身上血光飚飞,口中喷出一道血箭,远远地摔落下去。

  雪尊者见状大惊失色,急疾收回雪花刃,唯恐余波要了云扬的小命,他现在愈发搞不清楚状况。

  刚才明明是云扬衔尾追击冰尊者,占尽上风,而自己刚才的那下出手入战,纵使心有顾忌,仅及将自身攻击力催逼至八成,亦是因为于此,才有余力将后续劲力余波消弭,怎么占尽冰尊者上风的云扬却如此的不堪一击,实在与常理不符。

  就在雪尊者大惑不解之际,乍闻几声暴吼春来:“休伤我家公子!”

  方墨非白衣雪和老梅同时拼命一般的冲出。

  远方彼端,亦有人影乱闪。

  “上!”

  冬天冷一马当先,狂冲而来。

  刷刷刷,彼端合共二十来道人影跟着他疾驰而来,急速驰援!

  “今天便是死在一起,又有何妨?!”

  冬天冷这一刻完全没有以往的逗比模样,哈哈狂笑,肆意狂放之相尽显:“来吧,战个痛快!”

  一手在腰间一拍,那口灵蛟宝剑铮然出现在手中,如同一头摇头摆尾的蛟龙,向着雪尊者正面强袭而来。

  与他一道而来的其他所有人等尽都集体红了眼睛,出尽自己的极限威能,全力出击!

  “杀啊!”

  一时间,居然是气势如虹!

  雪尊者这会真真是气歪了鼻子,若是他这会的用意在于追击云扬,乃至剪除其所有党羽的话,他有十成十的把握,只需要一次出手,就能将面前这帮家伙消灭九成以上!

  但是,他不能!

  他不是来杀人的!

  他甚至在暗暗祈祷,刚才那一下千万不要伤到云扬的根本,否则玉石俱焚之势再也无从避免!

  云扬等人的性命可以留待以后再收取,可剑尊者亦是危在旦夕,必须速救!

  甚至在雪尊者心中,不杀云扬也是可以的,反正他们的根本目的仅在于雷动天,只要云扬肯给解药,一切都可商量!

  “慢着!”

  雪尊者一声大吼:“全都住手,不想死的就助手!”

  远方,云扬也是颤巍巍的站起来,遥遥大喝道:“住手!”

  云扬这会是真正的心急如焚。

  他清楚地知道现在面对的是什么敌人,强大到了什么程度!

  冬天冷等人在雪尊者面前,便如是一群小孩子面对着一个巨人,即便豁尽全力也难有丝毫胜算,只有送死一途,绝对没有任何的侥幸余地!

  只要雪尊者一出手,战况就无可逆转,必然伤亡殆尽!

  这一刻,云扬的脸色都吓白了,只是在惊惧同时,尚有一份转机的心思转动,突然升起。

  云扬之前神识抽离本体,直达九天,遍照战局,巨细无遗,正是因为雪尊者的入战,另一股神识介入所产生的冲击,令云扬再也无法负荷,顿悟状态丧失,致令战况急转直下。

  但雪尊者的到来也不是全然尽弊,虽然入战,却没有出尽全力,更在占据上风的时候及时收手,还将劲力冲击余波尽数消弭,再加上他刚才到来之时的那一句手下留情,尽都在在彰显事态有变,至少是他不想即时杀死云扬。

  无论他的目的是雷动天的下落,还是别的什么缘故,事情总是未到极端,尚有转圜!

  这就证明,事情出现了转机!

  云扬敏感的意识到这一点!

  听闻雪尊者与云扬几乎同时响起的住手,无论是老梅三人还有冬天冷等人尽都一愣,而他们的修为也远远没到收发随心的地步,之前更是豁命出击,攻势唯恐不尽,此际就算想收手也已不及,无数攻击,仍旧齐齐聚焦于雪尊者这边。

  却见雪尊者一声大吼,身子立即后退,一手急疾地拉住正待出手反扑的冰尊者,一手在空中一圈,方圆十几丈的积雪同时翻飞而起,在其面前凝成了一道厚厚的雪墙!

  噗噗……

  无数的攻击落在雪墙上,雪墙刹那间就被打爆;但众人的攻击却也就此告一段落。

  雪尊者又再度大吼出声:“停手停手!误会!这是个误会!”

  听到这几个字,不仅是冬天冷等人一下子愣住,就连云扬也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

  天气骤冷,码字的时候有一种手指僵硬的感觉。特别不灵活,于是把手放进衣服里贴在肚皮上取暖……

  发现这办法真好!

  放进去,一哆嗦,精神骤然振奋。

  拿出来,码字,速度飞起……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白袍总管闻说走进修仙六欲仙缘斗破苍穹最强农民混都市武侠之最强召唤系统至尊逍遥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