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到底什么事!

  至于方擎天方太蔚;这几天下大雪,老太尉身体又有不适,今天大朝,仍旧在家里养着,皇帝陛下从头到尾都没打算去请他来。

  老太尉时日无多,若由这等事再去触动其心境的话,未必能够受得了这个刺激。

  老爷子的独门心法天心玲珑乃是照见人心的神异功法,然而此法却最忌心神剧烈波动,老太尉之前因为杨波涛一案,再启天心玲珑,当时看似并无异状,实则仍旧多了相当的负荷,寿元再损,此际若是再受刺激,只怕就真的不好!

  毕竟,傅报国乃是老太尉硕果仅存的得意弟子,被视为衣钵传人的那个人。

  老太尉的其他弟子,都已尽数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若是贸贸然听到傅报国即将面对东玄倾举国之力,一代军神寒山河的全力进攻,真急出个好歹出来,玉唐不免更加的雪上加霜。

  “此战如何?”皇帝陛下问道。离开了大殿群臣,只有两三个人的时候,皇帝陛下也不再装那等踌躇满志尽在掌握的姿态了。

  这种忧虑,现于面上。

  “此战不容乐观。”冷刀吟深深吸气,吐出一道白色长龙。

  天太冷了,纵然是在皇宫里,但大殿实在太空旷。

  “是啊,朕也知道此战不容乐观,可是东玄为何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来犯,他并无绝对的利益可言啊!”皇帝陛下也是眉头紧皱。

  “就只是因为集体攻讦寒山河,刺激得那老东西发了疯,致令当前境况?!”

  皇帝陛下很是有些抱怨:“朕实在想不通东玄国主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若是当真看寒山河不顺眼了,直接抄家灭族就是,偏要放这老东西出来带兵……现在可是寒冬腊月,满目尽是冰天雪地,哪有这时候出兵的?”

  “陛下所言极是,现在我们与东玄相比正整占了天时。寒冬季节,易守不易攻,这是我方纯然的优势。”

  冷刀吟皱着眉头沉吟:“但这个优势并不明显,东防线那边不过刚刚建立的新关隘,未必能够承受大军昼夜不停的连续猛攻。这将是悠关此役最终胜败的纠结所在。”

  “还有一个问题,现在东防线那边就只得二十万兵马。”皇帝陛下皱着眉头:“傅报国不过才刚过去了一个多月,磨合未够,立足未稳,同样是一个大问题。”

  “倒是国内粮草军械不成问题,军饷也不成问题。”冷刀吟沉沉叹息:“说到底此役我方占有天时,只要主将能够稳住不妄动,此战顶多只是不乐观而已……倒是……”

  说着,突然转头对着秋剑寒:“老秋,你说呢?”

  秋剑寒皱着眉头,似乎在沉沉思索,冷刀吟这句话,他居然因为想得太入神而没有听见。

  冷刀吟直接一巴掌推过去:“老东西,梦游呢??”

  秋剑寒猛然醒悟,张口说道:“不错不错,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国内决计不能再内乱了。”

  皇帝陛下与冷刀吟集体怔住。

  不能再内乱了?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句话?

  从何说起啊?!

  我们现在是在讨论外患好不好?

  你怎么能凭空冒出来一句这个呢?

  这都哪跟哪啊?!

  这老货究竟在想什么?怎地这么出神?

  “你说啥呢?昨天做梦被魇着了,这会还在说梦话呢?”冷刀吟满眼尽是不爽地皱起了眉头。

  秋剑寒茫然睁开眼睛:“什么?”

  皇帝陛下一手扶额,一脸头痛的表情。

  冷刀吟瞠目结舌,万万没有想到这老货刚才居然是真的在魂不守舍!

  你想干什么,居然在这么重要的内殿对论上走神?

  “我们在说东面战事呢!”冷刀吟无力地说道:“你这老东西倒是吱个声放个屁啊。”

  流氓本色,声跟屁等同的说法,任谁也知道他在促狭秋老元帅。

  依照正常的发展,大抵该是流氓之间的互怼了,籍此缓和一下刚才的尴尬气氛,不意——

  “我吱什么声放什么屁?”秋剑寒这会竟然仍旧还是有些迷糊,但随即就身子一震,连声道:“不错,不错,该放!该放啊!”

  “噗!”

  皇帝陛下听着这驴唇不对马嘴的话,居然忍不住将刚喝进口的茶水喷了出来,连声咳嗽。

  “我服了你了。”冷刀吟抹着被皇帝陛下喷了一头一脸的茶水,一脸悻悻的无语。

  “哦……你是说与东玄帝国之战啊。”秋剑寒喘了口气:“明白了。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有傅报国在,又有万里纵深存在,纵然少许失利,也动摇不了国本。咱们做好后勤,随时准备增援,那也就罢了,还是很乐观的啊,无伤大雅!”

  “……”

  皇帝陛下与冷刀吟面面相觑。

  乐观?很乐观?

  这还不算大事?

  那什么算大事?

  怎么就无伤大雅,这动辄就是动摇国本了好么?

  难道这老货刚才在想的,居然是比这个还要严重的大事?

  比动摇国本还要大的事情?

  难道是……亡国级数的?

  两人脸上平静,心里却是一下子提了起来。

  “你丫刚才到底在琢磨啥事儿?痛快说出来,让我们也涨涨见识!”冷刀吟挠着头很干脆的问道。

  “就算是真能涨见识,跟你也没关系,你?你赶紧退下吧。”秋老元帅翻翻白眼,直接以不耐烦的态度代替皇帝陛下下了逐客令。

  冷刀吟差点就炸了。

  卧槽!

  你退下吧!

  你这老东西简直是胆大包天了!居然敢当着陛下的面让我退?下!

  你以为我是你儿子呢?

  “你!”冷刀吟气喘咻咻。

  “你怎地还不退下?”秋剑寒睁着眼睛,有些迷惑:“没看到老夫要跟陛下商量军国大事么……额,是老冷啊……”

  居然似乎是一直到现在才看到冷刀吟是谁,歉然说道:“莫怪莫怪,我刚才没看清楚是你。”

  冷刀吟直接一个倒仰。满脸见鬼似得看着秋剑寒。

  你他么说什么,说不知道是我?

  这都什么跟什么?我跟你一起上朝,一起议事,一起被皇帝陛下招进这里,一起说了半天话了……

  你居然不知道跟你说话的是我。

  “但是这事儿真的挺重要,就算是你也得退下了。”老元帅很是抱歉的拍拍冷刀吟肩膀:“你还是退下吧,正经的!”

  “…………”冷刀吟瞪了半天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想要跟你说一句该死的老匹夫不知道此时此刻这话当讲不当讲?”

  敢情就算是我也要退下!

  我日了!

  你这么嚣张你家里人知道不?你家里人都不怕你这么嚣张出去会被人打死么?

  冷刀吟感到自己要晕了。

  太丢人了我!

  秋剑寒与皇帝陛下使了个眼色。

  皇帝陛下眼见秋老元帅回神,竟尤如此,如何还意识到了他所说某事的严重性!

  能够让秋剑寒这般颠三倒四,魂不守舍的事情,绝对是非同小可的级数,或者真的涉及到……亡国!?

  皇帝陛下心中一凛。

  再也顾不得什么讲究,沉声道:“冷帅且到殿外稍等片刻,万一这事儿不是那么重要,到时候朕把你叫进来,咱们俩联手揍他,朕这里可不是能够随便耍流氓的地界!”

  皇帝陛下这么说,可说是破天荒了。

  冷刀吟捏着鼻子:“好了好了,我下去等就是!”

  狠狠地剜了秋剑寒一眼,恶狠狠的说道:“老王八!你丫等着你老子的!”

  这才不情不愿的走了。

  您们商量事儿就商量事儿,可是别酱紫……

  完全忽略了,他刚才那句话,貌似把他自己也骂进去了!

  老王八的老子是啥呢,不还是王八么?

  而且还是老老王八!

  冷刀吟满心满身满脸不开怀的出去了,当真是溢于言表,全无掩饰。

  然而随着冷帅的离开,皇帝陛下的神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发生了什么事?你这老货今天怎么这个架势?!”

  秋剑寒连冷刀吟都支了出去,可见他心头的那件事绝对是非同小可,举足轻重的级数!甚至,这件事在秋剑寒心里,比即将来临的东防之战还要重要!

  那会是什么事情?!

  一想到这里,就算是这位皇帝陛下,心中也是莫名的生出一种紧张的感觉。

  他隐隐感觉到,秋剑寒忧心的那件事应该是跟自己,跟皇室有关,但具体会是什么事呢?

  “这件事情……”秋老元帅还在想,要不要现在就说呢?刚才着急将冷刀吟赶出去了的做法是不是正确,还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当真说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

  就在某人还在胡思乱想乃至斟酌思量,琢磨措词之际,蓦然看到了皇帝陛下的此刻眼神,秋剑寒寒老元帅突然生出一份明悟,自己这会若是临门收脚,强行变奏的话,后果就真的会很严重!

  眼前这位可是玉唐至尊,是断断不能被调戏的存在……

  自己跟他耍流氓,小事还好,这会要是还是推给开玩笑云云,那自己就真的要变笑话了!

  “事情是这样的。”秋剑寒一横心:“昨晚上风尊找到我家里去了,告诉我一件大事!这件事让我彻夜未眠,不知道如何是好。”

  ……………………

  咳…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