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皇帝的决断!

  皇帝陛下嘿嘿一笑:“所以说,朕丝毫也不怀疑这件事的真确性,毋庸置疑,无可置疑!”

  秋剑寒叹口气,心中也是不由觉得一阵温暖。

  这等信任,在皇帝与臣子之间出现,也是没谁了。

  士为知己者死,死而后已,不过如此!

  “不过,关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秋老元帅这句话在心里转了十七八遍,终于还是鼓足了勇气问了出来:“陛下您是怎么打算的?您该知道这孩子一旦出现在世人面前,您会面对什么,他会面对什么,还有……还有玉唐皇朝将要面对什么?!”

  皇帝陛下的脸色慢慢变得沉肃下来,他又自踱了两步,缓缓地走到椅子前坐了下来,手指头轻轻的敲着桌面,眉头紧紧的皱着。

  秋老元帅心中陡然一突。

  这个问题他不得不问,不能不问,一定要挑开这层窗户纸,遮羞布,皇帝陛下到底要做什么?

  怎么走?!

  他的想法会是和风尊想得一样么!?

  老元帅感觉心头萦绕着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老秋,你感觉太子如何!?”皇帝陛下转过头,很认真的问道。

  秋老元帅瞬间石化。

  要不要连问题您们都问得都差不多一个样?

  老元帅心中一突:若是最终选择,你们也是同样的……那,可就真的热闹了!

  但这个问题嘛,面对风尊的时候自己可以相对正面的回答,面对风尊的实话也不许回避反应,然而此际面对皇帝陛下……回答这种问题却又得是另一种回答模式!

  “不知陛下此问……”秋老元帅小心翼翼的将问题抛回,努力的控制着自己脸上表情。

  “你还是先说,除了太子之外的其他皇子如何吧?可有比较成器的么?”皇帝陛下问道。

  秋老元帅脸上肌肉痉挛了。

  这一刻,他感觉时空错乱了,风尊又再坐回了自己面前发问,又或者是自己回到了之前面对风尊发问的那个时刻了?!

  皇帝陛下显然不像是风尊一样需要他回答,背着手站了起来,声音低沉:“朕知道你不方便回话,其实朕何尝不知道,朕的所有皇子之中,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可以撑得起玉唐!”

  “若是当真只能从他们之间做选择,朕现在就可以下断言,等朕百年之后,玉唐会在极短时间里分崩离析,土崩瓦解。或许这个速度还会更快,也许是一年半载,又或者是三五个月!”

  “朕的这些个儿子,就算只是挑出一个守成之君都属勉强;真正说到那种雄才霸略,气吞天下的雄主……他们再投胎个三五回或者才有机会做得到吧。然而现如今的这个天下,却哪里是一个守成之君能够守得住的!”

  “现在的天玄大陆,诸国群雄,就是一群群的狼众;在这般特定的大环境之,唯有不断地进攻,不断的吞并他国,玉唐才能得到安宁,长治久安!”

  皇帝陛下脸色深沉,目光深沉。

  “朕可以保证,在朕的有生之年,君臣相得,将士用命,玉唐安稳无虞;也可保证,在抵御住四方进攻的基础前提之下,打造一个足堪攻略天下的班底出来,征掠天下无往不利。但朕还有更清晰的认知,那就是,多半不等这个班底彻底成型,朕就不在了。”

  皇帝陛下伸出一只手,挡住了老元帅即将出口的劝慰之言。

  “将来朕的接班人,若仅止于一个守成之君,这个班底非但对他无用,反而有害。若是一个昏君,这个班底更会遭受反噬。无论是班底反噬昏君,还是昏君吞噬班底,到最后,都只有自己将自己搞跨,于玉唐有损无益,百弊而无利!”

  秋老元帅静静地楞楞的听着。

  这番话话里话外的意思,与风尊所说的话还是基本雷同,也就是遣词造句有所差异,又或者是这两者一个是以旁观者的角度,一个是以自己的角度来剖析!

  “但若然朕的接班人,玉唐的下一任君主乃是一位雄才伟略,睿智英明,胸怀天下,气吞河岳的君主……那他完全可以用朕打造的班底,更进一步!从玉唐帝国走出去,走上踏平天下的霸主之路,君临天玄!”

  皇帝陛下目光熠熠闪光:“更有甚者,在这位君主在位的二十年之内,将有莫大希望一统天下,定鼎天玄!完成玉唐千秋万世大业的奠基!那是玉唐帝国皇室祖祖辈辈最大的、至今都没有完成过的心愿!”

  “但这个心愿,朕现在在台面上的这些个儿子,是万万做不到的。若是让他们继位,不但这个心愿会沦为泡影,甚至连玉氏血脉都会断绝,更别说什么王图霸业了。”

  皇帝陛下眼睛直视着秋剑寒。但秋老元帅现在完全不敢与皇帝陛下对视,只能偏过头去。

  “朕的大皇子,便是这样的一位君主!朕曾经最理想的接班人!”

  皇帝陛下声音中有痛楚:“只可惜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他停顿了片刻,仰头,闭上眼睛。

  良久良久之后,他缓缓睁开眼睛:“朕对大皇儿委实有莫大的愧疚!朕,欠了他的!”

  秋剑寒只感觉头皮发麻。看来……这选择真的一样!

  决定,也是真的一样!

  “既然欠了我的皇儿,朕当然想办法弥补回他!”

  “那些所有应该是他的东西,朕会将之交给他的儿子,那个唯一有资格继承这一切的人手上!”

  皇帝陛下的声音沉重,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秋剑寒一时间只感觉自己的思维被炸裂了,一片片的在星空中飘浮荡漾,隐隐约约,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彼端弱弱的说道:“可是,这个孩子才只有两岁半……”

  皇帝陛下的声音如同重锤,似乎从最遥远的地方传来,但每一个字都是那么清楚:“这个岁数才好,这个时间,一来可供朕对大皇子身体力行的弥补;二来嘛,也算是朕为这玉唐天下、玉氏血脉所做的最后努力!”

  “朕固然没有时间再去培养第二个承继者,但再支撑个二十年,却不会有什么问题。只要这二十年中,他能够成长成为朕所希望的接班人格局,那么一切就都值得!”

  “那孩子的存在,等同是上天赐给了朕、赐给了玉氏皇族、玉唐天下一个希望,另一个未来,无可限量的光明未来!”

  “天佑玉唐,天佑玉氏,天佑……朕,让朕能够有机会弥补心头最大的遗憾!”

  秋剑寒这会是真的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了!

  一国之主素来是孤家寡人,唯有乾纲独断,他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再更改,更不允许其他人置喙,更遑论干扰!

  有违者,便是触龙之逆鳞,不死不休!

  直到良久良久之后,秋剑寒才喃喃地说道:“陛下,您这样选择老臣理智上可以理解,但情感上……会不会太残酷了,当真是太残酷了……”

  皇帝陛下深沉的说道:“朕何尝不知道这个选择、这个做法,对于朕的那些个皇子们来说,太残酷了!”

  “但唯有这个选择才最符合朕的心意;再者,也唯有这个选择,才符合这个国家亿万民众的最大利益!最关键的是,唯有这个选择,玉唐帝国才有希望,不致湮灭的希望!”

  话说至此,秋剑寒只有沉默叹息。

  正如皇帝陛下所说,这个选择除了符合民众利益,符合皇帝陛下心意之外,还是当前最有希望、最有机会的选择。

  最显著的特点亦在于:九尊!

  九尊血脉这四个字,已经代表了太多太多的筹码!

  有一句话,皇帝陛下并没有说出来,但是秋老元帅心里明白。

  若是没有这个孩子,一切都无所谓,风尊这位九尊硕果仅存之人,怎地也会全力襄助玉唐帝国,依然会一如既往的帮忙。

  然而现在有了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不但是皇家血脉,更是双尊遗子;那风尊会因为这层关联而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真的很耐人寻味了!

  若是当真让现在的太子储君或者其他皇子登基为帝,以这些人的心态,对这位九尊血脉会是怎么做,那是用屁股都能想的出来的。

  然后呢,然后风尊大人会忍受这样的上位者,这样的玉唐新主么?

  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无论是皇帝陛下还是秋老元帅拿己心度人心的盘算计较了一下,自然得出了相同的答案!

  唯有让那孩子继位玉唐新主,玉唐才可能有未来,否则,玉唐只怕会更早覆灭!

  皇帝陛下决心既定,似乎连心情也一下子放松了,低声地说道:“老秋,你觉得,以咱们这样的能力,这样的基础,以你我和那位风尊共同教导出来的承继者……不够资格成为未来恶天下霸主么?现在光是想想这份成就感,朕就兴奋莫名!”

  秋剑寒满脸尽是苦笑。

  这会老元帅当真是不明白皇帝陛下的这份自信到底是从何而来——这等天下霸主,那是说教出来就能教出来的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