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白浪滔天,玄丹何在?!

  在众人齐齐往异变处关注之下,眼神旋即转为极度惊骇,却见面前遥远的地平线之上,惊现无边白浪滔天,那茫茫白浪似乎连接到天边。

  铺天盖地,滚滚而来!

  那波浪来得非常快,前后一共只得一刻钟的时间,滔滔波浪便已经到了众人面前数十丈。

  紫幽皇此际的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眼眶了,他绝望的呻吟了一声,喃喃道:“那是……那是月魂江水……!”

  众人眼见此等变故,也尽都是面无人色!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那席卷而来的是什么!

  那是月魂江的江水!

  云尊此番去而复回,竟然是将月魂江引流至此?!

  九尊之中,水尊亦有驭水之能,但现在的云尊,驭水之能似乎又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

  而将月魂江水引流至紫龙城,乃至令到整条月魂江就此改道,是个什么概念呢?

  简单一点说,就是月魂江的浩荡江水,将紫幽帝国的紫龙城这整片地区全数化作一片泽国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方圆数千里地界,将会在极短的时间里,悉数化为天玄大陆的另一片大海!

  这一刻,众人心中都忍不住涌起一阵由衷的后悔之意。

  这个云尊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一个不顾声名,不顾道义,不将平民百姓之安危放在心上的疯子!

  只不过是这么一点点事情,居然就要水淹紫幽帝国!涂炭亿万生灵?

  你还有没有人性?

  咱们之前为什么要招惹这么一个疯子?

  之前,这个疯子的疯狂仍只局限在战场之上,只有在咱们进攻他们国家的时候他才会出手介入。

  但是现在……这一番变故举动,掳掠他的亲人,设计陷阱,等等一切作为,卑劣手段,令到云尊彻底的爆发了,再不理会世俗伦理,再不顾及黎民百姓,无视生灵涂炭,为达目的,可以行使极端!

  而只要月魂江水当真涌入紫幽帝国,那就是真真正正的生灵涂炭!

  至少在紫幽帝国万里疆界地域之内的数亿人口,除了有限的高阶强者有望逃生之外,其余人等,将无人幸存!

  还有紫幽帝国,或者在今天,或者在明天,反正就在极短的时间内,从天玄大陆的版图上彻底消失,再不复存!

  紫幽皇的嘴唇剧烈颤抖着,全然无以抑制,眼看着远方白浪滔天,渐次逼近,越来越近,几乎已经快到了自己面前了,其身形却是一动不动。

  任凭旁边的侍卫,官员,拼命的拉扯,竭力的劝说,但是这位皇帝陛下就在这里呆呆的站着,目光绝望地看着月魂江水的逼近。

  身为皇者的他不走,众位官员自然也不能丢下皇帝自己逃命,这个时候率先临阵退缩的,被定个叛国罪,绝没有转圜余地。

  众多官员这会就只能陪同紫幽皇,眼巴巴地看着远方潮水涌过来,所有人尽都脸色苍白,魂不附体,两条腿哆哆嗦嗦。

  只是再过片刻,众人惊喜发现,眼前突来的水潮貌似很是古怪。来势固然极尽狂猛,然而水潮奔涌至众人面前十丈之处,乍然停下了,再也不再靠近。

  浪潮分明越涨越高,水流水势也越来越多,却只是在前方不断的堆积,并不再前进一步!

  紫幽君臣都是同时见到了此生之中的天下奇景!

  十丈之外,白浪滔天!

  那不断翻涌而起的波浪,已经到了数十丈那么高!如同天河倒悬!

  而十丈之内,自己脚下,却始终是一片干燥。

  一滴水都没有!

  这种极度的反差对比,让众人都是感觉自己如同做梦一般。

  有心人瞬间生出联想,即刻有明悟于心,当前异状,必然是人为造就,而这个异状始作俑者,就只会是一个人,九尊之智尊,云尊所为!

  而当前状况,可以是示威,可以是要挟,也可以是行使极端之前恐怖玩弄!

  紫幽帝国覆灭于顷刻,无数紫幽子民生灵涂炭,尽都在那个人的一念之间!

  当真就是生死一念,幽冥立判!

  随着面前浪潮越积越高,众人心下惊惧之意也越来越甚,就在众人全然不知所措的之时,面前的浪潮突然以更为剧烈的态势翻涌起来,而在风口浪尖之上,白花花的水流浪潮之中,突然间有某种物事在迅速成型之中。

  不过弹指顷刻,却见一道身影卓然屹立在浪潮之上,飘然若仙。

  众人看得清清楚楚,这道乍见之身影,分明就是完全由水流汇聚而成的,但那身影的眉眼口鼻,却又分明就是那个刚刚杀出紫龙城的云尊大人!

  “很抱歉。为了给诸位准备一个惊喜,竟然没有能够在约定的时间内到来,来晚了。这一切皆是云某自视太高之故,尚请紫幽陛下万千海涵。”

  这位云尊大人就站在浪潮之上,稳如大山。

  虽然言语中的字里行间似乎是在道歉,但口气之中的森冷意味,却是人人都听得出来!

  那哪里是道歉,分明就是在示威,在张狂,居高临下,俯瞰蝼蚁!

  环顾当今之世,还有谁能够将月魂江之水引流至此,还有谁?!

  所以那不是自视太高,就是在彰显一个事实,一个现实,云尊,具有反掌之间覆灭紫幽之能!

  紫幽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顾旁边文武官员和侍卫的阻拦,孤身一人踏前三步,抬头说道:“云尊大人果然是名不虚传,此等手段,端的夺天地之造化,亘古亦未曾显诸人间,朕,心中也是万二分的佩服,不,该说佩服得五体投地,莫可名状才是!”

  云扬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淡淡道:“竟是紫幽皇陛下当面,真正是料想不到的再会;本座先前虽然有说,希望有一个可以对话的人,却没有想到当真是陛下亲身到来,委实是给足本座面子,多谢陛下赏脸。”

  紫幽皇苦笑一声:“云尊之威,玄天无双,寰宇唯此一家!云尊既然来了,既然出声相邀,朕当然要亲身过来,与云尊大人一会,之前一会,竟不知便是云尊当面,还是朕的失礼!”

  云扬点点头,道:“陛下的气度却是令云某心折不已,不愧是人间至尊,紫幽之主!”

  紫幽皇笑了笑:“云尊大人过奖了才是。”

  云扬悠悠的说道:“自古乱世出英雄;这一句话,端的亘古不变,千万年仍旧如是!然而……还有一句话,或者并没有被载入史书;但就本座看来却也是很有道理。那就是……乱世出明君!”

  云扬的声音带着沧桑唏嘘之意:“唯有在群雄并起之时,才见英雄辈出,而也一定会有一位明君来约束,统帅这些英雄,才能成就千古伟业,不世雄图!”

  “不管这天下争霸最终谁胜谁负,但是……这乱世之中的争雄天下,也必须要是那种雄才大略,英明睿智的君主之间,才能够缔造出那种流传千古的传奇战役!”

  “也唯有这样的战役,才有资格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云扬诚心诚意地说道:“而陛下,便是这样的一方之雄主!作为皇者来说,陛下的所作所为,尽皆不愧为一代明君!”

  紫幽皇淡淡笑道:“朕与玉唐之主玉沛泽相比如何?”

  他在如山的滔天水潮之下,身处极端劣势,仍旧维系谈笑自若,连脸色,眼神,都没有丝毫变化,不落丝毫下风。背负双手,眼神睥睨,仍旧是君临天下之姿!

  云扬眼中又再闪过一丝欣赏,道:“陛下与我玉唐国主相比,究竟孰高孰低,本座无以置评。就只一点,或许陛下的雄心壮志宏图抱负,尽皆不弱于我国国主,然而对于本国国内的掌控力,却还是明显不如。”

  紫幽皇轻轻叹息一声,微笑道:“就只是对国内之势力的掌控力不如么?仅止于此吗?”

  云扬认真思考了一下,道:“还真的仅止于此,毕竟在人心的把握掌控上,陛下与我国国主所采用的方法殊异,陛下采用是手段,以权益平衡稳定人心,而我国国主,则是以情义结交之。至少在这一点上,便已经泾渭分明,当然,这两种方法,各有优劣之处,难以断言孰高孰低。”

  紫幽皇道:“愿闻其详。”

  云扬道:“以权谋手段,帝王心术御下,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这本就是王者的处世之道,无可厚非,这么做的好处也显而易见,群臣面对如此君王,自然而然的战战兢兢,凡事皆不敢有稍有怠慢,政务通畅,可谓是上上之乘的方法手段;然而此法的缺失,在于缺少情义,无疑会让这种维持维系,在某些时候不堪一击。”

  紫幽皇饶有兴趣地追问:“比如说呢?”

  “最简单的说,就是很难令人效死力,对于这点弊端,相信紫幽皇该当有所体会。”

  云扬不待紫幽皇再言,又再言简意赅的道:“而我国国主,待人以诚,对臣子,尤其是那些老臣子,更是亲如手足。猜忌之心虽然也有,芥蒂之意也存,但却从来不会多浓重,对于自己的亲人朋友,总是宽待几分。”

  “当然,我主的这种个性也导致了我玉唐帝国之内潜伏的各国奸细最多;这是我方无可否认的弊端!玉唐境内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很难保密。但相对的……却也更容易尽收臣子与将士的忠心!”

  “否则,我玉唐帝国这么多年以来,何能在四面风雨飘摇之下始终巍然不倒,君臣上下一心,将士用命,此志不渝,若非玉唐全境陷落,玉唐永远不亡!”

  “无数的家族,都自动投身卫国之战,哪怕打到子嗣断绝,依然是前仆后继,无怨无悔!”

  紫幽皇沉思了一下,沉重的点点头,道:“朕好似是听明白了,却还是有些不明白。”

  云扬笑了:“陛下不是不明白,而是想要借我的口,对你的臣子们说一些话,是么?”

  紫幽皇哈哈一笑,道:“还请云尊大人今日代我教训一下群臣!”

  云扬沉思了一下,道:“那就举一个最简单最直接的例子,却是放在其他各国决计不会出现的状况……若是当真有一天,玉唐亡国了;被你们四国攻陷了,你们最终所得到的也只不过是玉唐全境亡国灭种,却绝无可能征服玉唐君民之心!除了玉唐数百万将士会一直奋战到死之外!玉唐朝堂之上的文武官员,会在亡国之时屈膝投降的人,最多只占据其中的十之一二,这还要包括各国布置的奸细在内!我甚至敢断言,其他诸国,绝对不会是这个状态!”

  紫幽皇道:“那若是紫幽亡国了呢?云尊大人以为如何?”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道:“问问题的人,其实该当是最清楚这个问题的结果,若是紫幽亡国了,那么,到时候肯奋战到最后一息的……至多仅占紫幽朝堂官员的……十之一二,这是最乐观的说法,我已经尽量多说了!”

  在场的紫幽官员尽都怒目而视云扬,却没有任何一人敢出言反驳!

  紫幽皇闻言之下却是哈哈大笑,笑出了眼泪,拍手说道:“有道理!有道理!哈哈哈哈……”

  都是十之一二。

  一个是投降的人,屈膝事敌的人,乃是十之一二,还要包括各国潜伏的内奸细作。

  另一边奋战到死的人,至多仅止于十之一二,还要是最乐观,尽量多的评估!

  这两个十之一二,同样都是十之一二,个中内涵却又何止是天差地别!

  妥妥的两个极端,完全无法同日而语!

  紫幽皇帝兀自在前面哈哈大笑,笑得极为欢畅,眼泪也随着笑声,在脸上缓缓流淌下来,但他的笑中带泪,因为背对着文武百官,并没有人看到。

  身后,紫幽帝国文武官员有不少人脸上尽都流露出来难以掩饰的屈辱之色,有人在皱眉沉思,也有人在不屑冷笑,此外,还有人无动于衷,全然没有将云扬的说词放在心上。

  人生这个话题,各有际遇,各有选择,各有立场,没有人的选择就一定正确,不过因人而异罢了!

  “这本就是王者大势的两条路,很难说孰好孰坏。”云扬坦诚说道:“一切,都只有留给最后的结果评说,胜者王侯,败者贼!”

  “好一个胜者王侯败者贼,今日与君一谈,此生无憾!”

  紫幽皇认真的说道:“但是……朕在这里可以说一句话:朕在位一天,紫幽,就不会亡!”

  这句话,他说得斩钉截铁,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这句话令到身后无数的紫幽官员,齐齐精神一震。

  一时间,在场所有紫幽臣属都感觉自己的脊梁,就此重新挺直了起来,纵使灭国灾厄在前,似乎也不再那么恐惧了!

  云扬淡淡的说道:“或许吧。”

  他没有说,只要我今日放开洪水控制,紫幽帝国就会一朝覆灭!

  你发什么誓也没有用!

  嗯,顶多就是你先一步被洪水淹死,那倒是应了你的誓言,你死之后,紫幽才亡!

  紫幽皇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所有的刚才涌起的情绪,都按了回去,微笑道:“云尊大人之前曾言,想要有一个足够资格对话的人,不知道朕够不够资格与君对话?”

  云扬哑然失笑:“若是连陛下都不行的话,那么紫幽帝国还真的就再没有任何一人有此资格了!”

  紫幽皇欣慰道:“如此就好,便由朕来与云尊大人说说话。云尊大人还说,我们应该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云扬道:“不错!既然陛下来在这里,看到了眼前的种种,那么,陛下自然知道,我要什么。”

  紫幽皇淡淡的笑了笑,挥挥手,道:“将那头在我们紫龙城战死的黑金熊,完完整整的带过来!”

  云扬一听到“战死”两个字,就猛的闭上了眼睛。

  战死了?

  在此之前,云扬仍旧抱着万一的打算,哪怕老黑重伤濒死也好,被紫幽强者强力镇压屈服也罢,即便是其玄兽根基尽毁,沦落为一头最普通的野兽黑熊也没关系,只要其还活着就好!

  可是,心底最不愿意面对的答案,那个最为残酷的现实,终于听到了,凝然眼前了!

  那头憨憨的小熊,跟在自己身后敦实的一步步走的小熊,战死了?

  跟了自己一共几天,还没有来得及享受跟随自己的福利的小熊……战死了?

  在他手腕上,一条青绿色的小蛇,已经恢复了健康的小蛇,突然间蛇头猛地低下来,藏在了自己盘起的身体里,两滴灵气所凝的眼泪,浸湿了云扬的手腕。

  云扬能够清晰的感觉得到,小蛇的身子在轻轻的颤抖。

  远方人潮左右分开,足足有数百人,用粗大的木棍,抬着一个巨大的躯体走过来。

  那是小熊。

  小熊的身子此际早已经不复完整,非但胸腹之间早已经被整个剖开,手脚也都悉数被砍了下来,放在身体上面。

  脑袋上,遍布横七竖八的剑伤剑痕,有不少地方,还在往外流着鲜血脑浆,当真是一点气息都没有了,死得异常彻底,比之前老独孤更甚。

  队伍缓缓地抬着小熊过来,抬到了洪水之前。

  云扬缓缓低头,俯瞰着小熊的尸体,脸色木然,然而眼中却是闪烁着汹涌而起的怒火。

  手腕上缠绕的小蛇刷的一下子冲了出去。

  眨眼之间,小蛇化作了手臂粗的花纹蟒,扑在了小熊身上,花纹蟒浑身颤抖,口中嘶嘶的叫,在小熊身上游来游去,焦急的呼唤着。

  甚至,花纹蟒的叫声,都有些嗷嗷的隐约声音。

  就像是小熊的叫唤。

  显然花纹蟒希望能够籍此唤醒再无声息的黑金熊、

  云扬缓缓闭上了眼睛,随即又再睁开,

  一团水流,徐徐涌上了小熊身躯直上,将小熊身躯的每一个部分全都冲刷得干干净净,尸体上的无数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的愈合。

  那是云扬综合了圣水决、生生不息神功还有绿绿的生灵之气,三者合璧加成之下所缔造的奇迹,当然,更主要的还在于黑金熊才刚死不久,其身为玄兽王者,**活力仍存,这才令伤体复原,再过一盏茶的功夫,连小熊的手脚也都解回了原位,看起来很是干净,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云扬又再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己身神念全数笼罩住小熊的身躯,一方面是检查身躯上是否尚有遗漏的伤痕没有修复,另一方面仍旧是存了万一的念想;但是,就在其神念释放及体的一刹那,云扬骤然暴怒空间,厉喝一声:“小熊的玄丹呢?!”

  神念扫过!

  本应存在于小熊脑袋里的玄丹,居然无影无踪!

  云扬刹那间歇斯底里的暴怒起来,凛冽的杀气,瞬间弥漫苍穹,眼睛森寒地盯着紫幽国主,冷冷的说道:“紫幽皇,我小熊的玄丹在何处,我希望您能马上给我送过来!”

  “这是我的宠物,也是我的战士!我希望,我的战士,能够完完整整的入土为安!身躯如是,内丹也如是!”

  “给我送过来!”

  …………

  《两更合一。本以为八点半能写完,但写到对话区别的时候,突然想的多了……为免敏感就不多说了。总之,晚了一个半小时……抱歉。》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