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起色!

  又过了两天,云扬的伤势愈见好转,已经可以站立起来了,虽然断掉的腿还是使不上力气,但已经可以勉强一瘸一拐的挪动两下了,这无疑是巨大的进展。

  而更让云扬欣喜还在于……脑海中那种痛苦,宛如跗骨之蛆的痛楚,现在已经到了几乎消失不见的地步了。

  云扬感觉伤势明显好转,再度尝试着调动一些玄气,虽然仍旧是五脏欲裂,运转维艰,但这次却没有吐血,而且丹田之中还隐隐生出了几分气感。

  “大抵再有一个晚上,就差不多可以调动玄气了。”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

  真正的放下心来。

  云扬其实真的很担心,万一自己的玄气也废了……但现在看来,还好,还好。

  整整一个晚上,云扬全部都在平稳自身呼吸,而浑身上下流窜的酥酥痒痒感觉,让云扬生出一种幸福的感觉。

  伤势,在这一刻,在云扬眼中,才算是真正的有了起色!

  下半夜。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房间里,云扬蓦然闷哼了一声,满目尽是黑暗的空间中,他的眼中,竟然射出来两道精光!

  在这间昏暗的茅屋中,赫然是虚室生电一般的光彩乍现。

  已经失联了七天七夜的丹田气海,突然间有一股微弱的力量,若有若无地跳动了一下,随即,径自缓缓升起,重新显于云扬的感应之中。

  而在云扬振奋莫名的欣喜中,沿着云扬早已契定的生生不息神功运行线路,缓缓运行。

  碎裂的经脉刚刚被修复,还稚嫩得很,云扬异常小心的运使玄气,缓慢地通过。

  原本一个呼吸就可以数百个周天运行的经脉,现在但只是一个周天的运转,居然就让云扬从深夜一直到东方破晓,才终于连贯完整!

  云扬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一股血雾,被他喷了出去。

  这一股非是经脉不堪的逆血,而是一番行功运转之下的逼出淤血,光只是这一口淤血喷出,便足足令云扬的内伤好了一成!

  眼见伤势愈发好转,云扬仍旧丝毫有不敢怠慢,继续运行第二个周天,这次的运转速度比之前次要略快一些,体内那些莫名能量,仍旧随着玄气运行,渐次归附到了云扬的经脉之中,进而迅速地修补起受损的经脉。

  随着持续修炼,云扬慢慢晋入了久违的物我两忘状态之中。

  老医者清晨起床,惯性地来到了云扬房中观看,却看到自己的病人平平地躺在床上,呼吸异常均匀,一呼一吸几乎看不到明显分际;而浑身上下,竟自开始缓缓滋生一层蒙蒙的白气。

  随着白气好似清晨晨雾一般升起,他脸上的淤青部分也在缓缓的消退……

  那么沉重的伤势,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好转……

  老医者见状不由得大吃一惊,瞬间想到了一些传说中的人物。

  “难道,我救得的这个人,居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是军中大将军?还是……可是,此人分明年纪甚轻,决计不想传说中的驻颜有术,长春不老啊……”

  随着玄气运行,生生不息神功徐徐启动,云扬的本来面貌也随之展现,看着眼前这张已经逐渐开始展现出清秀隽永的面庞,老者心中却又不敢相信眼前人乃是某个大人物。

  眼前之人委实是太年轻了。

  就算是比之刚刚离开村子的那十二个少年,只怕也大不了多少。

  生生不息神功。

  一念不息,生生不息。

  一气不息,生生不息!

  而现在,云扬才算是真正进入了生生不息神功独有的修行状态之中……一念不息!

  一念不息!

  云扬的身体渐渐被白雾悉数笼罩。

  房间里,宛如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蒸笼。

  经脉在点滴恢复,逐步畅通,然后,柔韧性在渐次增长……随着经脉的增强,运行玄气的速度,也随之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到了中午时分……

  咔嚓嚓的一阵特异响动从云扬体内传来,那是错位的骨骼,在这一瞬间,全部恢复原位的声响!

  复原一刻,五脏六腑即刻翻腾动作,云扬一张嘴,一口紫红色的血块,径自吐了出来。

  跟着就是好一阵的剧烈喘息。

  虽然此举将正在运转的功法生生打断,却也将体内大部分的淤血都逼了出来。

  吐出这一口紫红色淤血之后,云扬骤然感觉浑身轻松了何止一倍!

  下意识的想要下床,断腿的脚这边才一碰到地面,一阵剧烈的疼痛感,以及一种侵入骨髓也似的酸痒感齐齐袭来。

  云扬勉力忍住疼,发现当真可以站立了,稳稳的站立,只是仍旧一条腿使不上劲而已。

  “只要让我重新开头,我就可以安心了。之后的一切,全部都会回来!云尊重临之日,不远矣!”

  云扬目光坚韧。

  虽然现在还是跟绿绿联系不上,九尊的诸相化形之力,亦是涓滴无存;圣水诀等功法也无能施为,没有半点感觉,恍如不存。

  但是云扬坚信,自己的诸般本领,迟早会回来的!

  而现在最重要的,仍旧是恢复!

  将身体回复到最佳状态,然后再谈后续!

  老医者出门看了一个病人回来,发现昨天还只能躺在床上的云扬居然已经开始在院子里缓缓踱步了,见到自己,还适时地露出来一个微笑示意。

  老医者心中惊异更甚,直是目瞪口呆,心惊肉跳!

  这,这进展也太快了吧?

  那么沉重的伤势啊,尤其是那腿,分明就是实打实的折断了,那是自己亲自确认,亲手正骨固定的啊!

  “你…你怎么就出来了?你那腿刚断了,万不可急躁,需要静静休养才行,如你这般操之过急,若是留下什么后遗症,那可是一辈子的遗憾……”

  云扬温煦的一笑,感激道:“谢谢老丈的关心!不过,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唯有我多活动,才能恢复的更好,回复得更快。”

  “再说,我也是等不及了!”云扬目光悠远:“孩子犹知上战场,我又岂能在这里安闲度日?蹉跎光阴!”

  云扬此际的声音之中,满满的尽都是杀伐之气。

  虽然,九尊独有的诸相威能现在无法施展,但是……我云扬本身的力量,难道就不能杀人了?!

  又是三天过去。

  云扬感觉自己的修为已经恢复了一成;而身体也已经没有了什么大碍,虽然剧烈地战斗还是不行,但赶路已经不成问题了。

  但云扬仍旧选择多停了一天。

  自己赴战的目的是为杀敌的,是上战场,绝不能是由别人来保护自己,照顾自己!

  所以,即便赴战乃是必然,也要令自己有赴战之力,光有心是不行的!

  随着经脉的畅通,云扬的修为一刻比一刻更多恢复。而且,云扬现在已经可以用玄气打开空间戒指。

  空间戒指内中可是有得自雷动天那属于玄黄界的极品伤药,端的有大有奇效。

  云扬老实不客气的一口气连吞了六瓶,即刻感觉浑身上下轻松至极,状态大好。

  要说当前对他还造成困扰的,莫过于断掉的腿和胳膊还没有好利索。

  最关键的还有那天意之刀现在也在神识空间之中,失去了与绿绿的联系之后,识海就此无法开启,甚至是无法探测,天意之刀自然也无法取出

  “这一次真是损失惨重啊!”

  云扬在冬日的阳光中,缓缓地为自己前段时间的行为一点点总结。

  “还是冲动了。”

  “不过……若是事情重来一次,听说老独孤被人抓了,即将处死,我去不去?”

  云扬想了想,苦笑一声:“哪怕事情重来一次,我还是要去的!还是要冲动的!因为,这是自己不可抛舍的亲人!明知结果如是,还是要去!”

  “若是在去之前,就知道这是四国陷阱呢?若是在去之前,就知道国家将会面临这样危急的局势呢?这样四面楚歌的局面呢?这样的亡国之危呢?”

  云扬心头满满的尽是矛盾。

  冲动的心理,固然还占据着上风,但理性却告诉自己,若是那样,自己是不应该去的!

  然而若是不去,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什么理由,家国天下也好,黎民苍生也罢,良心的谴责,却终将会跟随自己一生!

  “大丈夫生平最恨,妻不贤子不孝!大丈夫平生最无奈,便是忠孝难两全!”

  云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此刻,他对这句话,有了感同身受的感知!

  不过,自己没有在战场上空遇袭,总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若是年先生没有中途拦截,而是选择在战场上等着自己的话……

  那么可就是在百万玉唐将士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这个九尊之一被人灭杀当场,全无还手能力的样子……恐怕军心士气,将会在瞬间荡然无存。

  那样,玉唐才是真正的完了!

  就在这天晚上。

  老医者默默地看着云扬在收拾东西,有些担心的问道:“这,这就要走了么?你的伤……”

  老人眼中满满的尽是担心。

  在他看来,云扬现在根本就不宜行动,那一身沉疴,就算再怎么疗养,最起码最起码,两三个月还是要的。

  但是云扬心意已决,去意已坚,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拦不住的。

  …………

  一会还有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