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挡我者死!

  云扬哼了一声,却是一脸的不依不饶,道:“说什么呢说什么呢?当初的约定是什么,便是什么。凭什么你们放我过去便算是两不相欠了!反正我是不会答应的,但凡有点脑子没进水的人就不会答应,真不知道你们是太精明还是太白痴,居然提出这么奇葩的说法。你们若是真想要受到天道惩罚,就继续单方面认可两不相欠的说法,看看天意如何评定,那句话怎么说的,善恶总轮回,苍天饶过谁?嗯,你们四季楼这么霸道,说不定天道惩罚也不敢针对你们的,要不你们试试吧!”

  四大尊者一个个尽都是气得一佛出世二佛涅??。

  我们得到的命令可是生者勿入,妄入者死,不但不杀你,还让你通过,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好吗?足可以将之前的因果了断了好吗?这小子却还要这般不依不饶,实在是太也不知好歹!不过四大尊者却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当初的的确确就是许下了这个承诺,你现在愿意单方面回报只是你自家的事,另一方的当事人不认可这事就不算完,自有人家的道理与自由,这个却是没的分说滴!

  “怎么样,我说得有道理吧,说到底一句话,你们就是欠我的!”

  “就算你们放我过去了,你们也还是欠我的!”

  “告辞了!”

  云扬嘴里兀自一个劲的叽里咕噜,一脸的不服不忿的上了马,一声唿哨,扬长而去。

  马蹄声便如疾风骤雨,瞬间远去,直直往铁骨关所在方向疾驰。

  四季楼众人一时间尽都面面相觑,只感觉自己肚子现在还没炸,真该庆幸一二了!

  尤其是那些没有到天唐城去过的高手,悉数横眉怒目地看着剑尊者等四人,瞪视之。

  “四位尊者,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敢不敢再离谱一点了?!”

  “就是,平白无故跟着你们挨了一顿骂……偏偏还不能还嘴,这真是让我们涨了见识开了眼界!”

  “你说你们也是,闲着没事儿发什么誓言?吃饱了撑的么!”

  “今天真是憋屈,一辈子也没有这么憋屈过,就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真真是气死老夫。”

  “当真是平生第一次这么的忍气吞声,还是因为一个后生晚辈……”

  众人尽都表示自己相当不满,很非常特别的不满。

  “你们有所不知……”雪尊者长长叹气:“当时也是事出有因,命悬一线,没办法之下不得已的妥协……哎,要不是为了兄弟们的性命,谁愿意这么搞……今天搞出这一出,你们以为我们乐意啊!”

  霜尊者憋气道:“要说这小子也真是一个奇葩,明明出身名门望族,王族子嗣,却竟然就这般拿住别人痛脚就不放了?一口一个你们答应过的,一口一个你们的诺言,一口一个名声……穷追不舍,死缠烂打……遇到这等货色,也真是倒霉。”

  冰尊者仍旧冷漠的接口道:“看来你看此子的资料有所遗漏,他出身名门望族,乃是王族子嗣不假,但他还有一个脍炙人口的绰号呢,天唐城三大纨绔之首,果然是盛名之下非是虚士,这份纨绔气度,名副其实,若是之后再有交集,只怕仍旧免不了类似的状况!”

  旁边几人面面相觑,道:“啊?那这意思……岂不是说以后咱们四季楼的人见了他,就得退避三舍?要不就得受其胁迫?”

  霜尊者叹气。

  雪尊者叹气。

  众人一时间齐齐无语:“这他么的叫什么事啊,就算凌霄醉都不曾有过这等待遇啊……”

  ……

  云扬一路疾驰,暗自庆幸自己终于闯过去了这一道关卡,庆幸之余,心下唯余焦急,铁骨关,秋老元帅,傅报国,你们可千万要挺住啊!

  傅报国,你当日可以誓言跟铁骨关共存亡的,你一定要完成你的誓言,那是你对我郑重承诺过的,不可失言啊!

  红红与云扬人马合一,俨如一个整体,连人带马便如同一道红色闪电,在山林间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一个纵跃便是十几丈,路上偶尔的行人前一刻看到骏马还在远方,下一刻已经越过了自己,更迅速远去,眨眼不见。

  红红此际当真是拿出来了自己的全部实力了,此际的移动,速度,甚至比马王争霸战的时候,还有更甚一筹。

  它仿佛有感觉到云扬的心急如焚,竭尽全力疾驰彼方。

  然而云扬心中的不祥感觉,却是丝毫不见减少,挥之不去,驱之不尽。

  眼前,似乎已经出现了铁马烽烟,金戈战声。

  眼见只要拐过山口,触目所及的前方,便是云扬一生之中最为痛恨的梦魇地方。

  天玄崖!

  但此际当真触目所及之下,云扬的眼睛猛地一直,整副身躯猛地摇晃了一下,竟几乎就此落下马来。

  遥遥看去,只见在前方浓烟冲天,如同黑云蔽天。

  久经战阵的云扬只是一眼就看了出来,只有在城破的时候,才有可能出现这样子滚滚向天的浓烟。

  那是彰显玉石俱焚的决绝黑烟。

  这种景象在战场上向来是不祥之兆,最极端的状况贴现。

  再快马疾驰三十里,已可渐渐耳闻彼端震天的喊杀声。

  云扬身子伏在马上,再加摧一分马力,旋风一般冲出山谷。

  却见对面此际已经是杀得天愁地惨,日月无光。

  满目尽是赤红之色!

  前方乃是一片方圆数千里的大平原,而此时此刻,敌我双方的无数兵马,正自杀成了一锅粥!触目所见,全是人群,全是兵马。

  再余下的,真的就只有血色了!

  云扬眼见当前战况竟致如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心下满满的全是震撼。

  玉唐常年大战,四方皆敌,早已鏖战了太多太多的岁月光阴,玉唐九尊显临以来,亦经历许多战役,云扬纵使年纪尚小,却也身经百战,久历沙场,然而如同眼前这等规模,惨烈至此的大战,却仍是云扬生平所遭遇的第一回。

  足足百万人以上接近两百万人的超级大会战,岂是等闲?!

  俗话说,人一上万,无边无沿。

  若是上了十万,百万呢?

  站在山顶之上遥遥看去,竟然是一眼看不到边!

  就只能看到远方的人影越来越小,变成模糊的一团,但那彼端的战况仍旧激烈至极,丝毫不逊色于这边清晰看到的一切,显然这场战斗唯有一词可以形容,极端!

  最极端的世纪之战!

  如果非要另一个形容的话,就只有——

  “这是决战!终极决战!”

  云扬一念及此,心头陡然一紧,再度强催马速径自冲了下去。

  云扬非是忘记了自己诸相神通已失,甚至玄功修为也未恢复至顶点,但此际已经不容许他再犹豫其他,顾虑别的了,身为玉唐帝国的一份子,现在,唯有毅然决然的投身战场,赴战无悔!

  云扬很清楚的看到,现在占据了绝对优势的一方,乃是寒山河所率的东玄军队。

  而仓促构建防线,苦苦支撑的却是宁死不退的玉唐军人!

  此时此刻,当真已经是危急到了最险要的关头!

  云扬的战马如同狂风般急疾掠过,即将踏足战场之际,却闻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从战阵中传来,那怒吼声满满的尽是悲愤意味。

  听闻到怒吼内容的云扬只感觉脑海中一阵晕眩,突然间眼冒金星,噗地一声径自摔落在马下,连续翻滚了十几个跟头,这一摔当真是摔得狼狈到了极点。

  原因无他,只因为那无数的士兵悲愤狂吼的是——“杀尽东玄狗贼,为老元帅报仇!”

  老元帅!

  秋剑寒?

  听闻此语的云扬刹那间心神大乱!

  在玉唐帝国,能够被人称之为“老元帅”的,从来就只有一个人!

  就只有秋剑寒!

  绝无分号,更无他家!

  老元帅怎么了?

  惊闻此噩耗的云扬,惊骇欲绝,只感觉自身神魂竟自从身体里飞了出来一般,在地上跌跌撞撞的走了两步,这才重新恢复清醒,这个时候云扬若是已经进入战场,就这一瞬间的失神,就足够云扬死个十七八回了!

  云扬心中骇绝之余,心下仍存下万一的指望,动身跃上马背,不管不顾的向着万马军中冲了过去。

  他现在唯有一念,尽速冲过去,到了彼端阵营一问究竟,寄希望于老元帅洪福齐天,遇难而未死,虽然绿绿仍无音讯,但凭自己的生生不息神功,仍有极大机会可以救回老元帅一命,云扬真心不想再失去一个关爱自己的至交长辈了,那一次次的死别,云扬自问是真的承受不起了!

  “闪开!”

  普一进入战场的云扬,丝毫不见犹疑,径自鼓动自身已臻天境之超绝修为,但凡近身者轻则被震飞震退身负内伤,重则直接被震毙当场,马王红红似乎也感觉到了云扬心下的急迫,原本已经极快的移动速度,竟生生再提一层,强势冲刺!

  这一人一马竟俨如一座微型的堡垒,强势突进,一时间竟无人可阻拦!

  如此冲阵不过片刻,云扬已经推进了超过五百丈空间,而彼端高处,傅报国的身影映入云扬的眼帘!

  这位与云扬渊源极深的玉唐军帅,此际正屹立于旗杆上的木斗之中,在那里竭尽所能的呼喊嘶吼,一边指挥战斗,一边以手中长剑,将射来的漫天箭雨都格挡了出去。

  在他身边还有一个人,云扬惊鸿一匹,却见那人赫然是方墨非,将手中的那口剑舞得剑花缤纷,强势掩护傅报国,外兼精确的传令。

  傅报国这会似乎是已经有些疯狂了,位于那么显眼的位置指挥战斗,与找死何异,此际若非有方墨非护他周全,只怕早就变成人形刺猬了!

  但傅报国当前状况如何,云扬都已经顾不上了,目前已经闯入此战场之中的自己需要改变战术了,再不能一味以强横玄气修为冲阵了,如刚才那般做法确实是挡者披靡,但消耗实在太大,不利于久战。

  云扬强势冲进了千军万马之中,忽而一伸手,早已经将一名东玄将军手中的长刀劈手夺了过来,顺手一刀挥出,四周十几名东玄士兵登时齐齐惨叫倒地。

  其实从一开始云扬就想用兵器。亮出天道之刀,若有天道之刀为辅,绝对可以更轻易的杀入战局,杀伤更多的敌人,可是现在天道之刀也随绿绿一般的下落不明,难赴此役!

  红马仍旧马不停蹄的狂飙而出,向着前方极速奔去。

  远远地,彼端的一队兵马正处于在大量东玄兵马的包围之中,状似疯虎一般的往外冲杀,但就是难以冲破东玄的重重围困。

  因为四面八方的东玄兵马在往这边包围,竭尽所能的要吞掉这股玉唐兵士;另一边的玉唐骑兵亦如同疯了一般的往那边冲,却遭到了东玄黑骑以悍不畏死的气势强行拦截。

  若说之前的战况已经分外的惨烈,现在的惨烈程度竟又再更上了两个台阶!

  “救出老元帅!”

  “为老元帅报仇!”

  “冲过去!”

  傅报国骤发一声好似晴空霹雳一般的大喝声音:“冲过去!冲过去!一定要把老元帅给我接应出来!!!”

  云扬闻声不禁大喜,情知至少在此刻,老元帅秋剑寒尚在人间,一切还不算太晚!

  一定不要迟了,一定要等我赶过去!

  一念及此,云扬下意识的将注意力分出至少三成关注那边的动静,却见那边有一道隐隐的白色身影在极速盘旋,在冲杀,举凡白影过处,东玄兵马一批一批的倒下,一片一片的倒下,并无一合之将,身影过处,鲜血宛如不要钱的往外泼洒。

  然而他所杀过的位置,刚刚清扫一空的空间,瞬间又被东玄兵马充满了。

  那是白衣雪,已臻当世顶峰强者之列的白衣雪!

  显而易见,老元帅能够迄今未死,便是因为白衣雪之护,若非有此强助,老元帅注定早走九泉多时矣!

  然而白衣雪纵使无可匹敌,在战场之上披靡无阻,一人可当千军,但说到能够将老元帅安然带出,仍旧是有所不能!

  云扬见状亦是一声大吼:“白衣!”

  白衣雪这会已经鏖战多时,已经杀得快要到极限了,若是他的玄气消耗到了极限,纵使修为高深如他,亦要死厄难逃,偏偏听到这一声大吼之余,竟见精神陡然一震,大吼道:“公子!我在这里!”

  原本渐渐暗淡内敛剑光陡然暴增,竟见冲天而起,随即一道剑光从天而落,直接将方圆十丈之内的所有敌军全部击杀,然而这一瞬间的辉煌仍旧未能震慑住敌人,不过片刻就又被人潮淹没。

  但这一点空隙便已足够确定前行方向,云扬再发一声大吼,手中长刀悍然挥舞,厉喝一声:“挡我者死!”

  两腿一夹马腹,红红一声长嘶,连人带马有如一道红光般的冲了出去。

  红光之前,更有同样化作寒光的长刀刀气。

  人借马势,马助人威,不过瞬间就冲到了铁骑冲锋的队列之中。

  铁骑此际正在与黑骑展开激烈厮杀,蓦然听到身后一声号角响起,那是命令分兵让路的号角。众人还没回过神,做出让路动作之时,却先听见一声大吼:“前面的兄弟闪开!”

  那股大吼生自有一股威仪之感,闻者不由自主的一侧身,将马头一带。

  几乎在同时,一声战马长嘶陡然响起,竟是难以想象的浑厚嘹亮。

  随即便见一道红影从自己身边极速掠过,呼的一下子,已经强势冲出了自己铁骑的军阵前沿,径自撞入了对面的黑骑阵营之中。

  再闻忽的一声碰撞声,满目所见尽是彼端黑骑人仰马翻,更有一道一道鲜血呈圆柱形往上喷起,斗大的脑袋好似打翻了的一车西瓜般满地乱滚。

  期间不过须臾弹指,黑骑军队之中赫然已经倒下了足有数百骑。

  一道几乎是由鲜血尸体组成的直直血胡同出现在眼前,两侧,还有不少黑骑人人都是一脸震惊,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手中。

  他们原本的大刀长枪等不管是什么兵器,此刻都早已经不在手中,不知去向,唯一感觉仅止于两手一震,连对方人影也没有看到,兵器便即脱手而飞,剩下的,只有自己虎口鲜血淋漓的双手!

  …………

  两更合一。有些东西还没有想好,今天也只是起了一个头。

  不过既然起了头,就这么走下去吧。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