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十万大军,十万死士!

  十万大军,不管伤残,不论正在休息,还是正在当值,几乎在同时开口应和。

  “在家为兄弟,战场是同袍……”

  这曲由傅报国领唱,众人合唱的歌声嘹亮雄壮,合共超过十万人的大合唱又怎么会不嘹亮雄壮,威势动天呢!?

  此时此刻,玉唐众官兵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血在燃烧!

  整个长空大地,都在颤抖,都因玉唐军兵的歌声而缠斗!

  歌声远远地传出去,直达云霄。

  这份视死如归的气势,这份壮烈战斗直到最后一刻的决心,是那样的坚如磐石,不可动摇,不可摧毁,不可磨灭。

  声势之隆,连对面东玄阵营那边也都听得清清楚楚。

  原本正在火爆进行当中的战前动员,也因之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许多东玄大将,尽都沉默的走上高处,遥望着彼端那黑漆漆的山头,那震天歌声传来彼端的山头,眼神中不可控制的露出尊敬。

  战歌同样沉默的凝视着远方彼端,眼神格外的复杂。

  唯有寒山河仍旧处于自己军帐之中,没有观视玉唐一方的动静,仅止于负手而立,然而清癯的脸上,复杂的神情来回变换;如是好半晌之后,终于负手走出了帐篷,亦步亦趋地来到了山顶之上。

  战歌此际早已经站在这里,眺望玉唐阵营,乍见寒山河到来,立即转身疾步迎了上来:“老师,您……”

  他的声音中有犹豫,有尊敬,然而更多的却是矛盾,源自自我的矛盾心理。

  “看来,你也意识到了么!?”寒山河淡淡的说道。

  对面的歌声仍自激荡震撼,不绝传来,此际连东玄阵营周遭的群山万壑,也都因隆隆之声而回响不绝。

  战歌艰涩的咽了一口唾沫,道:“是,我感觉明天之战,将会是我此生遇到的最惨烈战局,我……竟对这场已经胜券在握的战事,产生了质疑!”

  寒山河枯瘦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道:“你的感觉没有错,明日一战,将会是出乎预料的惨烈,然而结果,却仍旧是注定的,东玄必胜,只不过是惨胜而已,又或者是一场不胜之胜!”

  “对上这样的军队,纵观我毕生所历之战事,却也只遇到过一次而已。”寒山河一字字的说道:“十万军队,十万死士!太可怕了!”

  战歌道:“一次?”

  “当年,对战上官凌霄之时,我方提前设下埋伏,买通内应,大军合围之势已成,困上官凌霄于铁骨关外七百里的鬼泣山谷之中……我方出动了十五万大军,将两万上官之军围得水泄不通。那一战,便是如此。”

  寒山河充满了缅怀的口气。

  “那一战结果如何?”战歌尊敬的问道。

  “我方的十五万大军,由我亲自负责指挥;对战两万;更兼有提前设置埋伏陷阱,弓箭先一步到位,堪称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兼备,胜算天成,绝无失手之理……”寒山河喟然道:“而那一战的战果,也确实是上官凌霄两万兵马,无一存活!全军覆没!”

  “事后打扫战场,上官凌霄部两万兵马,能够找得到全尸的,不超过五百具。”寒山河重重的说道。

  战歌突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汗毛尽都竖了起来,一时间毛骨悚然,急声问道:“那咱们呢?”

  他很熟悉自己老师的习惯,如此说法,将己方优势乃至最终战果都说了出来,就是在为己方的损失做铺垫,己方的损失,将会是一个大大超出自己预料之外的数字!

  寒山河淡淡道:“十五万大军,最终活着回来的……七万六千三百人!”

  战歌只感觉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一时间呼吸困难,眼睛里几乎冒出金星。

  占尽了地利埋伏内应等便宜,居然还付出了将近一比四的伤亡!

  “这怎么可能!?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众多优势的我方怎么伤亡至此?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原本自觉已经做足了心理建设的战歌仍是脱口而出,满眼满脸尽是不可置信。

  “为什么不可能?!当日一战,我就在现场,亲身所历,亲眼目睹,至今思之,犹觉历历在目,刻心入魂!”

  寒山河道:“你知道么,有对方的士兵身中数十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实则是在等着有东玄士卒经过的时候,突然暴起,以最后一点力气一口咬断目标的喉咙,最后敛尸期间,足足有三十多名兵士因此而枉死的……”

  “你知道么,那一战之余,东玄剩下的人马,七万六千三百人之中就只有两百来人轻伤,其他的,基本全身上下完全没有伤痕,不,应该说所有活下来的人中,连一个重伤的都没有!”

  战歌亦是知兵之将,瞬间明白了寒山河此言深蕴之含义,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那是何等残酷的一场战斗?!

  竟然,连轻伤都不多。

  重伤的更是一个没有。

  但凡受伤稍微重一点的,全死了!?

  “那一役,乃是上官凌霄的最后一战;也是上官将门最后一战;同时亦是老夫与上官将门最后一次交手。”

  寒山河深深吸了一口气:“从那之后,老夫对上官将门的尊敬,超过了任何人。甚至不想再遭遇任何上官将门的传承者!”

  他转头,看着战歌:“战歌,你明天要面对的,极有可能就是另一个上官凌霄。甚至,现在傅报国比当年的上官凌霄还要更加强大,更加无所畏惧!最最关键的是,他手下兵马总数,要比上官凌霄多五倍!”

  “还有眼前的士气鼓舞,更是大大地超出了上官凌霄。”

  “对上这样的士气……即便是如何伤亡,也不会有所减弱。除了彼方全军覆没,悉数死绝,便无胜利之说。”寒山河眼睛里面,似乎燃烧着一团火焰:“最后一句,若是你赢了,终你一生,将不会忘记傅报国片刻,他将成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若你败了……”

  寒山河闭了闭眼睛:“便是万劫不复!”

  “你,做好准备了么?”

  战歌只感觉心脏一阵颤抖,眼中猛然间射出来锐利的光芒:“我,准备好了!”

  若是坐拥百万大军的自己,还要在傅报国的十万残兵面前落败……哪里还用什么万劫不复,自己直接横剑自刎就得了,活着哪里还有意思?!

  “为将者,一生中,总要那么一次需要要面对,必须要跨越一次的战斗,唯有经历过这样的战斗,才能真正的走上绝世统帅的位置!”

  寒山河淡淡道:“这是你的机会,也是,你的劫!”

  对面的歌声仍自未息,不但不曾止息,越来越见高昂,激越。

  然而战歌眸子中的厉色,也是越来越见锐利,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老师,您放心!我明日,此战必然能胜!”

  寒山河点点头。

  旋即战歌又虚心请教道:“老师认为,明日我应该采取什么战略?”

  寒山河眯着眼睛,淡淡道:“以往所有的战事,我都可以帮你拿主意。但,唯独明天这一战,不成。”

  “相关我的一切建议,无论最终利弊,都会阻碍到你,牵绊到你。”

  寒山河慢慢说道:“我就只有最后一句话要告诉你。”

  战歌凛然道:“老师请说,弟子瑾受教。”

  寒山河一字字的说道:“面对这样的军队,这样的士气,这样的统帅……你若是没有决死之心,不如趁早退兵了吧。”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