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最后的军神

  话音未落,寒山河的脸色突然变得冷峻,狠辣,随即右手轻轻举起。

  随之而来的,乃是其身后一声声号令,决绝的响起。

  前方,那奔逃而来的无数东玄溃兵,眼见己方重新稳住阵脚,集结重整,宛如希望乍现,正待思量归队之际。却惊见彼端竟有数万长弓,拉开了弓弦,箭镞上闪着森然寒光,斜指向前方高空。

  眼见此幕的东玄兵士不在少数,却茫然不知此举是何用意,针对何者?!

  玉唐追兵尚有一段距离,根本就不在弓矢射程之内,岂非无的放矢?!

  “老师!”

  战歌见状却是心脏猛地震动了一下。

  寒山河对于战歌的呼唤全然不理不睬,径自淡淡下令道:“放箭!”

  嗖嗖嗖……

  无数的利箭,瞬时间遮蔽了整片天空。

  蔽天箭矢绝非无的放矢,前方还在持续涌来的东玄溃兵,几乎是毫无准备的承受了这骤临之箭雨,纷纷惨叫着倒下。

  仅止于一波箭雨,竟将不下于一万名溃兵全部射杀在当地!

  那是东玄溃兵的最后部分,亦是重整东玄队伍与玉唐追兵之间的连接部分!

  寒山河为了后续战事,痛下杀手,斩断了这道连接,一如壮士断腕,狠辣如斯!

  天际箭雨止息,浓郁至极的血腥味随之弥天而起。

  战场之上,血腥气息味道从来都是家常便饭,但是此际,造成如此大动静大伤亡的源头却是自家人,难免与往昔不同,整个东玄军队,突然陷入了一片空前的寂静氛围之中。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那数万弓手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上峰命令下达,就必须要执行,而之前虽然已经心内有数,但现实凝然眼前一刻,仍旧是触目惊心,心魂俱寒!

  那数万弓手犹要如此,其他东玄兵士心中惊惧疑惑自然更甚!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寒山河面无表情的开口道:“你想说,等他们入队,也不迟。甚至,只要我们出动已经收拢起来的黑骑予以接应,他们便可以安然归队,对么?”

  战歌目光直直的看着前方不远,望向那一片片黑压压的同袍尸体,那一个个如同刺猬一般的尸体,只感觉心如刀割,一时间,居然忘记了回答。

  “但你忘记了现在时不我待,先不说他们冲过来,完全没有列阵时间,如何应对随之而来的玉唐追兵。”

  寒山河冷冷道:“更有甚者,他们所谓归队,只会对现在已经形成战斗力的军队造成另一波的搅乱,你要知道,在这个时候,哪怕是只有一点点骚乱,风吹草动,都会造成莫大影响,我们再也没有重新整军的余地了。”

  “彼时,只要敌军一个冲锋,建立优势,就能将之前的恐慌再一次引发出来。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一败涂地,彻底的死无葬身之地。”

  寒山河淡淡道:“战歌!”

  寒山河的声音虽然淡漠,内蕴之语气却是冷厉至极。

  战歌闻言浑身一颤,悚然抬头:“老师!”

  “你给我仔细听着,认真看着,这是我最后一次教你!”寒山河有些阴沉道:“下面,是又一次教学,这一次,叫做……培养气势!”

  话音未落,他的手蓦然一挥。

  亲卫军中,突然间猛然间爆发出一声大吼:“吼!”

  紧跟着,便是数千人同时大吼,那声音惊天动地,震耳欲聋。

  “战!”

  “战!”

  “战!”

  所有的兵马,所有将士的精神登时都为之一震。

  下一刻,一个声音厉声大叫:“一剑光寒!天下山河!”

  那声音意外的雄壮激昂。

  三千亲军同时昂首挺胸,用尽了所有力量:“一剑光寒,天下山河!”

  又是一个人的声音:“一剑光寒,天下山河!”

  这一次,却多了更多人的呼应:“一剑光寒,天下山河!”

  已不至于一呼百应,千应,而是万应,数万人的呼应!

  然后,又是一个人的声音带领:“一剑光寒,天下山河!”

  已经列阵的所有二十多万东玄大军竟是同时异口同声:“一剑光寒,天下山河!”

  到后来,已经是所有人,不管伤患,不管亲兵还是溃军,所有人都是同时吼叫起来,声音越来越是整齐。

  越来越是有力。

  越来越是干脆!

  大旗一挥。

  呼喊声乍然停止。

  但,战歌明显的感觉到,那种冲天的战意,那种无坚不摧的气势,居然就在这么几声口号之中,凝然形成!

  明明是刚刚才被收拢集结的溃兵,不过片刻之间,竟已形成了那种比尖刀还要锋锐的气势!

  战歌甚至生出了一份莫大的自信,就算是傅报国此刻率领大军杀到,有这样的军队在手,亦足可与之一战!

  此时此刻,战歌的心中唯有震撼。

  寒山河的整军手段,乍看上去平平无奇,顶多也就是中规中矩,然而但在这等时候,在这等败局之中,却竟然能够做到现如今的地步,当真已经是化腐朽为神奇!

  端的不可思议!

  对面,玉唐骑兵同样不出意料的在一片尘烟中出现了,如狼似虎之势,丝毫不减。

  寒山河眯着眼睛,道:“气势已成,可惜战力仍旧不全,不堪一战。此刻,便是我教你第三课,也是今生我教你的,最后一课。”

  “这一课,叫牺牲!”

  战歌心中陡然一震,霍然抬头看向寒山河,失声道:“老师,你……”

  寒山河眯着眼睛紧盯着对面。

  只听到一阵急骤的马蹄声突然响起,一朵红云,蓦然从对面玉唐骑兵阵中突了出来,不过数息光景,却已然跨越了数千丈的空间,单身独骑来到了东玄军队之前。

  随着那红云抵达,一个声音充满了冷厉杀机的响起:“寒山河,既然来了,还想走么?!”

  一匹高大神骏至极的红马,映入东玄众人眼中。

  乍临的红色骏马,身量比普通马匹至少要高出一个半的马头,身子接近两丈半;浑身尽是红毛,站在那里,便如是一团燃烧的火焰,熊熊不息。

  一双马眼中充满了灵性,彼此视线交错之余,东玄众人居然隐隐感觉有一股睥睨之意!

  看不起人!?

  这区区一匹马,给人的感觉居然是……它根本没有将面前这二十万雄兵看在眼里!

  它就这么站在那里,红色的鬃毛如同火焰一般在空中漂浮,看着众人,似乎在说:你们,都是辣鸡!!

  在马背上,有个人挺拔端立,同样的傲视睥睨。

  那俊秀精致到了所有人一见就会自惭形秽的面容,身材颀长,如玉树临风。一袭紫衣,在风中微微飘拂,然而冷电一般的目光却自夹杂着无边的寒冷之意,遥遥扫视面前的东玄军队之余,随即将目光聚焦到寒山河的身上。

  那人手中的一口雪亮长刀,犹自闪烁着血色光芒,触目惊心,而脸上却尽是若有若无的残忍笑意。

  “呵呵呵……”寒山河的笑声平和的响了起来,他两眼全是欣赏的看着云扬,微笑道:“原来是云公子大奖光临;看来老朽一直都没有猜错,云公子果然不是一般人。”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能让寒大帅这般看重,云扬也是得意地很呢。”

  这一次见面,寒山河的从容,让云扬很是有些感觉到特别,更兼意外。

  寒山河感觉到云扬的神念萦绕在自己身上,在这样的情况下竟是说什么也摆脱不掉,心中不禁凛然。

  寒山河除了是当世公认的军神,本身也有相当的修为造诣,丝毫不弱于秋老元帅或者冷刀吟,已臻山境高阶,甚至单纯以其资质而论,若是潜心修途,东玄固然会少一位军神,却未必不会多一位天境修者!

  然而寒山河此际,明明已经自身神念元功运转到了极致,仍旧无法挣脱云扬的滋扰,唯一的理由当然就只有,云扬的修为要远在寒山河之上,更已臻至超出寒山河认知的高度!

  不止是寒山河本人心下骇然,还有旁边的几位高手,也都是齐齐的脸色大变。

  这位年纪轻轻的云公子,居然已经到达了天境修为?!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