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百万铁骨关下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这……算什么说法?

  这算是以死相逼的另一个变种?!

  好可怕的攻势,犀利得我竟至无话可说?!

  “对!”计灵犀亦是颖悟之人,顿时也告醒悟,锵的一声拔剑在手,有样学样的道:“月姐说得好,你敢闪,我就自刎!我就自绝经脉!我就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云扬嘴角抽搐。

  这还来了一个举一反三的,你这么能耐你咋不上天呢……

  但是云扬还真不敢动手了,不敢抵抗,连躲闪都不敢了。

  眼前这两位,一个是八哥的妹妹,一个是八哥的未婚妻,万一真的在自己面前自刎而死……

  云扬打了个哆嗦。

  “得了得了,你们想问啥就问吧……我知道的肯定告诉你们,但我不知道的还是没办法了,再以命相逼也没有用。”云扬满脸尽是垂头丧气。

  月如兰眼中出现笑意:“我的问题,你知道,或者当今之世唯有你知道。”

  云扬沉吟了半晌,道:“这个问题我确实知道一点点……但是,在这里却是不能说。”

  月如兰道:“怎么?”

  云扬压低了声音说道:“月姐……现在还仅止于四方兵祸止息,但我们现在每一时每一刻仍旧可能出在被有心人的监视控制之中,而那些有心人……也同样想要知道你想知道的问题答案。所以我们最好不要提。等会到京城……再说。”

  云扬的神色空前严肃。

  月如兰与计灵犀这次即时相信,不约而同,本能下意识的相信了!

  是,九尊刚刚强势显临,击败了东玄大军,当日针对他们的人必然有所动作,自己这些相关之人被监视本就是理所当然的,要知道九尊的那些个敌人可都是天玄大陆的颠峰存在,危险程度还要更在雷动天之上……

  自己两人今日的举动也真是不懂事……居然在这等时候强势逼问起来。

  幸好云扬没有就范,万一若是……

  真真是太悬了!

  两女连连点头,一脸的后悔后怕抱歉。

  云扬偷偷的松了一口气,情知自己又过了一关。

  说被人监视云云,显然只是云扬的说辞,固然也不乏这方面的可能性,但至少到目前为止云扬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若是真有有心人窥伺,光是月灵犀刚才透露出来的信息便已经太多了,足够让人当场动手。

  而云扬之所以会这么说的最重要的因由反而是……云扬还没有想好怎么说。

  直接说事实,相信两女断断接受不了。

  但究竟该怎么说怎么做怎么进行……

  云扬心中可谓是一团乱麻,多番思量之下仍旧拿不定主意。

  此去天唐城,还有遥远的路途。

  多了这段缓冲时间里,或者够自己思考出一个什么说辞,想好怎么应付……

  云扬心中叹了一口气,前路茫茫,大是坎坷啊!

  哥哥们哪……你们给我留下的是多少没法解释的问题啊……

  偏偏我谁也不敢得罪啊……

  真是歹命啊!

  ……

  就在云扬离开铁骨关之后。

  西军前来增援的兵马,正式辞别了傅报国,整军回归,回返西线。

  此际,西军汉子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背负着至少一只包裹,在自己背上堆得高高的;有人甚至一个人背了十几个包裹,全军皆是如此,蔚为奇观。

  当然也有没有背负包裹的兵士,那些人全都是伤员,尽都伤势不轻,难以行动,被安置在临时征调的数百辆马车之上,然而纵使是躺在马车上的伤员,怀里也仍旧有抱着几个包裹。

  因为这些包裹中尽都是自己战友,自己兄弟,自己袍泽的遗骸。

  他们不愿意将自己的兄弟的尸骨放到冰冷的马车上,他们宁可这样一路背着抱着,带自己的兄弟袍泽回去!

  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跟自己一样,活生生的!

  孙子虎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兵马,粗犷的脸上早已挂满了泪珠。

  寒风凛冽呼啸依旧,孙子虎策马而立,扭头回望,明明归程已启,他却是久久不愿意离开。

  因为……十五万西军精锐兵马,前来增援,而今战事结束,终于要回去了。

  可是……来增援的十五万弟兄,此际能够跟随自己回去的,就只有三万人而已!

  不,更具体一点的数字该当是两万九千六百五十三人,还不到三万!

  超过十二万的西军壮士,尽都埋骨铁骨关前!

  “我要如何向西军正在等待的兄弟们交代啊……”孙子虎痛哭失声:“我要如何向大帅交代……十二万兄弟啊……”

  “我要如何向他们的家人交代……”

  “你们为国征战,捐躯此地,乃为男儿血气,可是,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却更多无限惨淡!”

  “兄弟们……魂兮归来……我们,回家了……”

  “兄弟,回家了!”

  三万西军汉子同时放声嘶喊。

  喊得撕心裂肺,悲怆的声音在战场上空回荡。上空云雾低迷,旋风呼呼,似乎那十二万英魂,在聚集,在排列军阵,准备,跟着自己的兄弟,回家。

  苍凉的号角声,在雪原上久久回荡,绵绵不绝。

  三万西军,尽皆无声,一路无言,这一路上,耳闻中除了脚步声,马蹄声,以及健马偶尔长嘶的声音,旗帜招展的声音之外,竟再也没有任何人说过一句话。

  唯有队列仍旧整齐。

  脚步声仍旧雄壮昂扬,似乎那些已经长眠的兄弟们,仍旧还在队列之中,和自己一起长途跋涉,重踏归程。

  他们仍旧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始终不离不弃。

  自己,似乎还能听得到他们的呼吸声,能够闻得到他们身上强烈的汗臭味,那往日里自己最不乐意感受的味道!

  他们和自己一样,俱都沉默着,默然前进,用自己的脚步,踩出来一曲壮烈的音符!

  身后。

  遥远的铁骨关故址之前。

  傅报国率领所有东军残余人马,整齐列队。

  “敬礼!为西军兄弟送行!”

  傅报国一声狂喝,全体东军同时举手!

  东线军全员的目光静静地凝望着西军队伍远去的身影,举起来敬礼示意的手,始终没有放下来。

  西军这么走着走着,渐行渐远,忽而,队列中有人轻声啜泣起来。

  而这股子哀伤的情绪氛围,迅速蔓延了全军上下,前后不过百息时间,西军队列之中竟已尽是呜咽哽咽的声音。

  孙子虎仍自沉默前进,恍若不问,实则他的胸膛简直如同随时都将爆炸一般,呼呼的喘着粗气,再强行压抑片刻,却是再也忍耐不住,猛然一声暴吼:“哭什么哭!你们他么的都是娘们儿么?兄弟们为国征战而死,死得其所,他们都是英雄!都是英雄!英雄知道么!你们一个个的哭什么哭?我们应该骄傲!我们有这么好的兄弟,我们……”

  说到后来,孙子虎咆哮的声音突兀地停了下来,仿佛被硬生生的撕裂了一般,突兀地滚鞍下马,趴在地上,嚎啕痛哭,再无任何形象可言……

  他抓着自己的胸膛,感觉着自己的心,哪里,已经碎成了一片一片,痛彻心肺!

  “若是一起战死,倒也罢了……可是死伤偌多,让我们怎么回去怎么跟大帅交代,跟大帅交代还在其次,我们要如何面对我们自己的心……”

  孙子虎泪水滂沱。

  但不管怎么样。

  这路,还是要走的。

  回去,终究还是要回去的!

  大帅听闻己方战况不顺,飞鹰传书通知,他已经变卖了自己所有的资产,将全军所有的钱财,全都集中了起来;会连带他自己所有资产换来的银两一起,在国家抚恤之后,以西军全体官兵的名义,平均分给这些死难兄弟的家眷!

  这很符合孙子虎对自家大帅的认知,却同时还知道了大帅对于所谓战事不顺,人手极多折损的估计的大有偏差。

  因为他在信中以很沉重的试探问过:十五万弟兄,现在,还能战者,可还有十一二三万?战损究竟如何?为何从不见回报?

  对于这封信的询问,孙子虎并没有回复,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若是让大帅知道,自己带出来十五万西线军精锐之中的精锐,最终能够跟着自己回去的,竟然不足三万人!

  如此惨烈的战况,如此残酷的现实。大帅该当会是何等心情?

  若是他将愤怒倾泻到自己身上,那还好说,无论是痛斥痛打自己都在其次,甚至是杀了自己,孙子虎都无怨言,他怕只怕,那位性如烈火,爱兵如子的大帅……会不会当场口吐鲜血昏厥过去?

  孙子虎眼中流着泪,心下更在泣血。

  等回去,还是先等把兄弟们送回去,再说后续……

  ……

  及至进入了玉唐边防以内的版图,沿途的城镇,渐渐变得多了起来,密集了起来。

  不管是云扬等人还是西军等人沿途经过的时候,纵使途径非是同一条路线,但无论经过哪一个村镇门口,都有无数人在翘首等待。

  等候的人,有老人,有孩子,有妇孺……

  他们准备了香喷喷的饭菜,烧了热腾腾的开水,只待远远看到大军到来,便自发的上前,给将士们送上吃的,送上喝的,送上穿的,送上他们当前能够给出的最好慰问……

  也有人眼神担忧,小心翼翼的问:“军爷……这个……您可知道玉唐东军第三兵团打得怎么样了……我家三儿就在那……到现在也没个信儿……我知道我不该打听这个,为国征战,本就该不畏生死,但这心里,就是想有个念想……”

  “将军……您是否知道铁骑第四支么?我家夫君在铁骑中,是百夫长,他现如今……虽说没消息就是好消息,但总要有个确实消息,才能安稳不是……您……”一个容貌秀丽的少妇,挺着大肚子,忐忑小心的问着。

  “将军,您认识刘三虎不……”一个容颜娇俏的少女,满脸红晕,揉搓着自己的大辫子:“俺是他未婚妻,爹妈年纪大了,腿脚不便……奴……就厚脸问一嘴,他还好不?俺曾经答应他,回来就成亲的……”

  少女容颜如花,两颊红晕,眼波如水,含羞带臊,却勇敢地问着。目光中,充满了憧憬……那是对婚后生活的憧憬……

  云扬只感觉胸口被重重的锤了一下。

  “大人……您是否知道……”

  “军爷,您知道……”

  “将军,您…可认识……”

  无数的人小心翼翼凑过来,一脸讨好,两眼忐忑……

  他们问得是如此的卑微。

  甚至他们问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他们渴望想要知道答案,但眼神中,却分明闪烁着害怕的情绪。

  万二分渴望听到亲人消息的同时,却也在害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传回。

  对于这些问话。

  云扬等人尽都一片沉默,全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好。

  只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在滴滴答答的淌着血……

  无数身上背负着包裹的百战老兵,拼命的将包裹藏起来,佝偻着腰,藏在怀里。

  “打胜了……东玄已经败了,已经全面退兵了……你们家人的消息,很快就会传来的……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保家卫国的好男儿!”云侯出面安抚:“此次参与东线防卫的人员实在太多了,我们实在是很抱歉,认不全啊……”

  “各位乡亲们稍安勿躁啊,吉人自有天相……”

  “相信你们的亲人,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云侯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都恨不得狠狠地在自己脸上打耳光子,这话说得何其违心虚伪啊!

  本来帝王心术,平易近人,收买人心乃是皇室子弟的必修课,云侯也不例外,但是此际,他将这些原本信手拈来,如臂使指的话语说出来,真他么的窝心!

  原来平易近人,竟然不是一个褒义词,他么的分明就是一个最大的虚头巴脑!

  东玄一方,差不多三百万人参与此役;而玉唐一方,前前后后也出动了超过百万人手!

  等到战事结束,东玄一方仅剩不到四十万人回去,几乎就是十一之数,玉唐一方,东军西军增援人马江湖人士全部加起来,幸存者还有不到二十万!

  换言之,这一连串大战下来,双方共有四百万人参战,仅有六十万人活着。

  其余的叁佰肆拾万人……全都不在了!

  如此恐怖的伤亡比例,谁又能保证某某人还活着?

  此时此刻,所谓的安慰,也许就是彼时得知噩耗之前的更大摧残,有什么能够比在得到希望之后的绝望更令人难以负荷?!

  眼前这些有人在军中参战的乡亲们,十户之中……恐怕最少得有七八户,最终等来的,只能是悲伤与绝望……

  一想到这里,众人面对乡亲们送上来的香喷喷的饭菜,全都是食不下咽。

  只觉得喉咙里梗着什么东西,纵使浓浓的心意在前,仍旧无法入喉。

  连自己的心,都因为疼痛而撕裂着……

  面对着那些充满了期盼的眼神,听着那些小心翼翼的忐忑问话,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能够强撑着没有当场流泪哭出来,已经是铁石心肠了……

  一路回归。

  沿途面对的,尽都是这样的景象。

  一颗心,撕裂了一次又一次,一回又一回!

  大军已经走远。

  但是,村镇路口那些等待的人们,还在那里等候,他们痴痴地看着远方的道路,盼望着……盼望着下一刻,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兄弟,自己的丈夫……就飞马而来,带着满身的征尘,向自己宣告:“我回来了!”

  他们在等待着……

  等待着……

  ……

  …………

  lt;今天就合一了,四千五,不大到两章。

  今天是轻轻伊的生日,祝她生日快乐!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