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转变的云侯

  由于云扬圈定的杀戮目标实在太广,连云侯都感觉杀得有些手软了,但云扬还是铁青着脸每天收集资料,每天晚上催着逼着几人出去杀人劫掠。

  “这……未免太极端了吧,不一定所有有劣迹的人都要灭杀掉吧……”

  云侯心中渐渐不安,不止一次的劝说云扬。

  “狗改不了吃屎,甚至就算知道有些人也许能改,但万一不改且之后作祟呢,我不愿意赌注万一!因为之后,我们未必能注意到或者遇到这些事情。倒不如防患于未然!我们今时今日固然背负这个恶名,背负了许多罪孽,但是……却能让数以千万计的战死将士孤儿寡母从此安宁最少个十年八年。多了这一段时间缓冲,足够孩儿张大成人,成为家里新的顶梁柱!”

  云扬淡淡道:“纵使心下不忍,纵使过于严苛,纵使有很多对象罪不至死,也还是都杀了吧……至少,可以让那些战死的英魂安心,那就已经足够了!”

  “所以我杀得毫无心理负担!”

  “还有一层,玉唐连年征战,国库空虚,这一次大战之后,我估计国库只怕连足够的抚恤金都拿不出来,更遑论更多的犒赏……”

  云扬道:“我们这一路杀过去,抢过去……等到回到京城的时候,起码能够为国库贡献数万万银两!多了这一笔钱,怎么也能解一解国库的燃眉之急。”

  云侯一阵苦笑:“何止解燃眉之急……我们现在就只走出不到三千里的路程,可劫掠到的银两,已经高达了七千万两之巨……而越往前走,我们针对的那些个目标,身家只会越来越多……靠近京城的地方更不用说……数万万之数……根本挡不住。”

  “挡不住才好,越多越好。”云扬淡淡道:“云侯,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往往在一个村镇之中,这种村镇恶霸的家里,往往比一般的家庭要富裕得太多太多……试问,这其中该有多少是民脂民膏?关于这点,不知道您有没有想过。”

  “正因为这些人人见人憎,人人害怕,所以他们做什么事情,都是很容易,几近全无顾忌。所以他们才在短时间内聚敛了这么多的财富!”

  “现在这些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以至于很多地方都在流传着一句话……”云扬沉默了片刻,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

  听到这两句话,云侯也不禁沉默了。

  因为这两句话,对于常年游历四方的他而言,非止听过一次,而是无数次的听过!

  “需要有何等的怨愤与无奈,才能让民间流传起这样的两句话!”云扬冷淡的说道:“积德行善,居然不如土匪恶霸!修桥铺路,及不上杀人放火!”

  “这种现象的出现,本身就是一种整个国家道德的沦丧!”

  “而我们所杀的这些人,还仅止于这两句话之中的前者!”云扬道:“我们这次的血腥杀戮,固然是以暴易暴,却还会告诉百姓一句话……那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从而让国人知道,积德行善,修桥铺路还是有好处的;苍天虽然看不到,但仍旧有当权者,或者侠客能够看得到的!”

  “这才是我这一次一路坚持杀戮下去的根本原因所在!”

  “用鲜血与杀戮来告诉我们的国人,苍天有眼!在遥远的朝堂之上,另有眼睛观视着这个天下!绝不存在什么天高皇帝远的情况!”

  云扬抬起目光,定定的看着云侯:“所以,这份罪孽,我们不但要背,而且还要多多的背,继续的背下去!”

  云侯情绪转为激动,大口大口地喘了几口气,沉声道:“不错!不错!我们要背!多多的背!苍天饶过,我们不饶!”

  他异常欣慰的看着云扬,感慨的说道:“云扬,你说……你要真的是我的儿子,那该有多好……”

  云扬撇撇嘴,道:“可拉倒吧,您现在……连个媳妇都木有……惦记儿子会不会是想得太多了!”

  云侯登时一脑门子黑线,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扎心?

  不过,全然没有了心理负担之后的云侯迅速转变了态度,从最初很有些束手束脚,举棋不定,变得心狠手辣大开杀戒痛下杀手;而最让云扬受不了的是,这位云候爷直接转变成了一个守财奴!

  “今天你抢了多少?”云侯问白衣雪:“银子呢?在哪呢?给我!全都给我!”

  “你呢?你抢的在哪里?给我!都给我!”

  “还有你!”云侯看着云扬:“你去的那个方向那几家是最肥的……赶紧快些拿出来吧,不准中饱私囊知道么?!”

  云扬,白衣雪,方墨非:“……”

  “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么,现在我们的劫富济贫计划,已经收集了六万万七千五百万两白银了!”云侯一脸兴奋:“就算是国库最充裕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多钱,真的好多钱啊!”

  云扬一脸无语。

  劫富济贫?

  劫富是真的劫了;但是您所谓的济贫真的有济吗?济的是谁啊?所有的钱现在还都一分没少的在您腰包里,难道您很贫……

  嗯,现在云侯的状态确实很贫,贫嘴的贫——

  云侯此际正在展现他不为人知的一面,正在哪里算账:“现在距离天唐城,还有三千七百里,我们加把劲儿;争取在这三千七百里之中,加加班;我们目标是十万万!一定要完成这个目标,就算不眠不休,不休息不休整也一定要达成!”

  “多杀几个人无所谓的,反正这种人早就该杀!”

  “杀了人抄家的时候一定要细心,千万不要漏过什么宝贝……”

  云扬一时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们正在干的事,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好不?!怎么听您这么一说,仿佛就突然间都变成了贼呢……而且还是有严格纪律的贼。

  听闻了云侯的宣言,众人的积极性,尤其那种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成就感愣是即时被泯灭了一半。

  简直有些索然无味了……

  “你在安排搜索名单的时候,干脆将行动范畴扩张到方圆两千里吧。”云侯兴致勃勃的道:“只得一千里范围太小了,咱们稍微累点费点劲,可好处显而易见,大把大把的钱啊……”

  天哪,之前的那个云侯哪去了,救命啊!

  云扬瞬时间升起了作茧自缚,自寻死路,作法自毙的感慨!

  自作孽,不可活啊!

  “到时候,把这些钱往皇帝陛下眼前一扔,能乐死他!”云侯哈哈大笑。

  “那他要是问您,钱哪里来的?您会不会告诉他,这一路为了这些钱杀了几万人?”云扬问道:“他肯定会治你的罪!”

  “治我的罪?他敢治我的罪?!”云侯撇撇嘴:“都是同根生,他当皇帝,老子却流落江湖吃尽苦头,一辈子就见了亲爹一次,还他么的不冷不热不咸不淡……到现在我还为他尽心竭力,呕心沥血,而且身份还见不得光……他敢治我的罪?敢治我的罪我就和他换一下!惯的他毛病多,居然治我的罪……也不看看老子是谁……”

  云侯一脸愤愤。

  云扬:“………………”

  谁能告诉我,之前那一身青衣潇洒天下万事从容悠闲的天外逍遥侯哪里去了?

  …………

  <或者会有人说这两章杀得过分了……咳咳,大家怎么看>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