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此人是谁?

  大荒仙人又挠头半晌,感觉自己有些无言以对,忽而沉声道:“你们皇帝在哪里?我不与你争辩,我去跟他说。”

  云扬随手一指,道:“皇帝在京城哪,就在那边。你快去吧。”

  “好的好的。”大荒仙人飞身而起,呼的一下子就上了云层,转眼便即踪影不见了。

  走得端的奇快无比,神速无伦。

  似乎被问得极为狼狈,抓紧时间抽身而去。

  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

  这家伙简直就是傻逼一枚,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来了这么一趟,却又是要做什么的?

  然而此人脑子貌似进水,可是一身实力却是强极,纵观玉唐高深修者,无一人能及其项背,这人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天大的麻烦了!

  众人只感觉满头雾水,摸不到头脑。

  没头没脑来了,没头没脑走了……

  这……你其实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吧!

  不意呼的一声再响,这位大荒仙人竟又再度现身,且这会直接落到云扬面前,眼睛死死的盯着冬天冷,急切地问道:“你刚才说的治斜眼的办法是啥来着?我都不追究你的冒犯了,你咋还不说你的良法呢!”

  这位大荒仙人一脸的急切,满眼尽是迫不及待,可是那目光落处,始终不是云扬。众人都是情不自禁为之发噱。

  云扬咳嗽一声,道:“我那良法甚是简单明了,容我先问阁下一句,其实以阁下现在的修为层次,已经不需要用眼睛识物辩形了,是么?”

  大荒仙人连连点头:“不错不错。”

  “这就简单了,以后你再对人说话的时候,只要你不再刻意地去看对方的脸;就直接看着天空说话就行了。”

  云扬道:“这样一来,既能更加凸显你高人一等目空一切的霸气,又能避免被人看出来……”

  大荒仙人负手在手,仰脸看着天空云霞,淡淡道:“是这样么?”

  云扬点头:“对对对,顿时就高大上起来了吧?”

  大荒仙人目注天空:“若是战斗之时又该如何?这个状态于战事不利吧?”

  看来这货在战斗中也被人鄙视过!

  云扬道:“战斗的时候,仍旧保持如此。或者可以在转身的时候,多一个斜斜看敌人一眼的动作;籍此以表示蔑视,所谓斜眼看天下群雄,目无余子,不外如是。绝对是霸气侧漏,让人一看,就是心服口服带佩服!而且还害怕!”

  大荒仙人转了半边脑袋,眼珠子还真的斜过来盯着云扬猛看,语带不屑的说道:“是这样么?”

  云扬:“……”

  还真是活学活用,但你丫的斜眼看我干啥,你他么真的以为这样逼格就高了吗?!

  不意那大荒仙人就只是一个实验,就彻底地喜欢上了这个动作,眼睛定定的看着远方云层半晌,声音极尽淡然的说道:“此法当真不错,小友,我欠你一个人情。”

  随即又斜斜地蔑视云扬一眼,刷的一声拔地而起,就此无影无踪。

  云扬:“……”

  “这人是谁?什么来历?什么身份?有人知道吗?”云侯脸色凝重,一连几个问题,问得众人尽都是一脸迷惘。

  我们那里知道这个没头没脑冒出来的神经病是谁?

  就这么傻逼似的跳下来,装了一会儿逼;然后留下了一个装逼不成反被草的传说……

  然后灰溜溜的走了,这绝逼就是装逼装成傻逼的典型!

  又或者该人骨子里就是一个傻逼?!

  整个过程,全程一共就只说了几句漫无边际,别人谁也听不懂的玄话!

  就只是玄话而已,连玄之又玄都算不上!

  “此人头脑如何暂时抛开,但修为极高!”云侯脸色凝重:“高到了我根本无法探测的地步……白衣,你觉得呢?”

  白衣雪沉吟了一下,道:“这个人的修为确实极高……给我的感觉或者不如日前所见的凌霄醉。比起当日的君莫言只怕也还要稍逊一筹……但比之四季楼剑冰霜雪四大尊者,却是绝不逊色,或者犹有过之,该当是此世顶峰之级数了。”

  云扬微笑道:“我倒觉得咱们该当关心的,断断不会是此人。”

  云侯和白衣雪同时转头问道:“什么?”

  云扬淡淡道:“此人修为虽高,更在四季楼四大尊者之上,足堪跻身当世顶峰之列,但此人却分明不谙世事,甚至,那脑筋直接就是不清不楚,岂非显而易见?”

  众人点头,尽都认可此点。

  “行事如此稀里糊涂颠三倒四之人,却拥有这样的高深修为,更兼他所说之言,抛开有理没理不谈的话,明显意有所指,同样的显而易见。”

  “综合以上分析,不难得出一个结论,此人必然是来自于某个大宗门之中的弟子;而且地位还不是很高……”

  云扬轻声:“而你们现在所应该思考的,是……这个宗门或者门派到底是一个什么样所在……”

  “一个宗门……随便出来了一个脑袋都不怎么清楚的弟子,就拥有震骇天下的修为……尤有一层,这个宗门似乎对于大陆兴亡很是关切,动辄就是天数,就是大势……”

  云扬口齿清晰:“嗯,也许不仅仅是关切,很大可能会插手干预其中。”

  “我甚至可以做一个大胆的推测,这个人很可能是被派来投石问路的……或者其本身根本就是某个宗门主事者的……随从?或者是……师弟?护法?之类的……?”

  云扬道:“然而这大荒仙人的身份无论是我猜测的哪一种也好,他出身的那个宗门该当是多么的可怕?”

  云侯等人勃然色变。

  云扬继续轻轻说道:“假设若世间当真有这样子的一个宗门的话,那么这个宗门的总体实力又会是如何?比起现在如日中天号称天下第一的四季楼……又是孰高孰低呢?”

  云侯与白衣雪方墨非沉思着,脸色异乎寻常的难看,再不复之前的嘿然嬉笑。

  若是云扬推测属实,那么,这个门派的可怕,简直是前所未有!

  “更可怕的还在于,那个宗门对咱们完全不抱善意,对于我们打退了东玄大军更是不满,或者在他们的认知中,东玄才是该当天命所归、大势所趋的那一方。现在我们竟然胜了,那就是逆天而行!逆天……说到逆天这两个字,不知道是否又让你们联想到了什么没有?”

  云扬问着,又似乎是自言自语:“难道这个宗门……将自己的存在就视之为天?将自己宗门的意志就视之为天意?”

  “我们违背了他们挑选东玄作为胜方的意志,他们就说我们逆天?”云扬沉吟着:“那么,也就是说……他们妄图操控世间王朝的更迭,甚至就是能够操纵世间皇权的兴废!?”

  “但若然有这样的超级势力存在……咱们为何始终懵然不知呢?”

  “按道理来说……当真有这个样子的宗门存在,合该整个天下皆知才对!妥妥的天玄大陆第一宗门啊!”

  云扬道:“为何我居然连一点点这种宗门的印象都没有?还是说我的思考方向有误?!”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白袍总管闻说走进修仙六欲仙缘斗破苍穹最强农民混都市武侠之最强召唤系统至尊逍遥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