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忠魂不泯,浩气长存!

  太傅一脸的郁闷。

  身为师长的他何尝不生气,自己的那几个学生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不就是在外面顶着寒风站一会么?硬挺一会儿真冻能死吗?

  可是那些是皇子,岂与寻常学子相同,他能够做得实在太有限了,至多只能规劝,谈何调教、

  甚至太傅有想过,若是有皇子一直坚持站在外面,导致病倒了,没准会更多的引起皇帝陛下另眼相看!

  “让这几个混账东西全都给朕滚出来!”

  皇帝陛下暴怒的吼道:“他们哪怕是全都冻死在这里,也不准再动一动!哪个若是再进去暖和……朕,立即剥了他的身份,让他永久的休息下去!”

  皇帝陛下这几句话,尽显声色俱厉!

  擅离的那七八个皇子,尽都狼狈不堪地从各自马车上下来,全员低着头不敢看皇帝陛下的脸。

  “我这是生了一群什么东西,就你们一个个的这等表现,哪里有一点点上位者的仪德风范!”

  皇帝陛下怒哼一声,决然转头,目光再度转往远方,心下却唯有一片失望!

  就这样的货色,也妄想着继承朕的皇位,登基大宝?

  简直荒谬!

  朕若是真的将皇位传给了他们,就算是死了,地下也无颜去见列祖列宗!

  “太子!”皇帝陛下冷冷道:“到朕身边来!”

  太子哆哆嗦嗦过去,一半固然是吓得,另一半却是冻得,浑身抖个不停。

  太子虽得尊位,然而修为甚是浅薄,又普从温暖车厢中出来,就算想表现得好一点,竟也是力有未逮,端的狼狈万状!

  “罢了,你还是滚回去吧……”皇帝陛下闭上眼睛,无力的一声长叹。

  看着太子的表现,那畏畏缩缩,浑身颤抖,眼中阴狠,敢怒而不敢言包含了一肚子的阴鸷……

  皇帝陛下面容萧索,他此际心中的无奈与失望已然攀升到了顶点,去到了几乎沮丧若死的地步!

  那……那已经不是单纯的失望,而是无望又或者说是绝望!

  这些皇子……他们真的就只得如此吗?

  这一刻,玉沛泽不禁无限悔恨往昔的自己,自己因为身负诡异毒创,令到精力极为有限,操烦于国事便已经是力有未逮,又有一向不用自己烦心的大皇子珠玉在前,致令许多时间以来,始终不曾将关注点落在自己的这些个皇儿身上,原来,他们的心志,他们的情操,已经糜烂至此了吗?

  这样的皇子,当真并无一人能够承接大业,尤其是当下,为了未来一靖天玄准备的万世明主,他们不配,连勉强一试的资格都欠奉!

  “大丈夫最恨妻不贤子不肖啊……”

  皇帝陛下心中在叹息。

  遥望远方兵马已经越来越近,已经可以看到那整齐的军容,那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旗帜。

  皇帝陛下的眼眶不禁一热,刹那间热血翻涌。瞬间将这些烦心的事情抛在一边。

  没有任何事情,能比迎接大军和英魂归来更重要!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登时大踏步地迎了出去。

  几乎在同时,一声号令骤然响起,三军同时停下前进的脚步。

  “下马!”

  “敬礼!”

  几位带队将领,齐齐越众而出,向前走来。

  ……

  皇帝陛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强行压下了泪水肆意奔流的冲动。

  太惨了!

  真正太惨了!

  “……傅报国元帅如今仍旧留守铁骨关故址,意欲重建铁骨关,再造不破雄关,他说……请我们代向陛下致意,但凡还有傅报国一天,铁骨关便永远还在玉唐手里!”

  上官灵秀代表了所有将领,向皇帝陛下汇报,同时也表明了傅报国作为东线主帅此次并未回京述职的主因。

  君臣相和是一回事,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让有心人将之编排成功高震主,目中无人可不为人乐见。

  “欢迎……”皇帝陛下哆嗦着嘴唇:“……英雄们,回归!朕,为你们感到骄傲!为所有的将士的所作所为,感到骄傲!”

  “勇士们,接下来,便是朕这个皇帝需要做的事情了。朕在此对天发誓……不管是还在的勇士,又或者是已经长眠的忠魂……朕,绝不负你们!”

  后面,震天的礼炮声轰然响起。

  “朕的壮士们!”

  皇帝陛下一声咆哮。

  “回家了!”

  数万将士,同时泪下。

  抚摸着身上背负着的包裹,一个个热泪横流。

  “兄弟,回家了!”

  “我们,回家了!我,送你……回家!”

  玉唐城内外,一片欢腾。

  无数人,泪眼欢笑。

  ……

  皇帝陛下亲自陪同着秋剑寒的马车,径自去了秋府。

  依照常规礼数,纵使归来者功勋再卓越,也万无一国之君送行臣子归家的道理,但今天皇帝陛下就是破了这个例子,亲自送秋老元帅回府。

  天气当真是很冷,秋老夫人此次并没有往赴百里之外等候,而是在城门这边等候,终于看到承载丈夫的马车前来,一直看到丈夫熟睡一般的安然面容,才终于老泪纵横。

  这是痛心的眼泪,却也是放心的眼泪。

  自打出征的伊始,往昔种种从来不曾有的不祥之兆,就像是一座座大山,压得老夫人喘不过气来。

  日前更有一种丈夫已将魂走九泉的真实感觉袭来,那一瞬,老妇人简直意欲相随地下,所幸一念清明,仍旧期盼丈夫能够归来的侥幸让她撑了过来,此际不禁暗暗庆幸,若是当日自己枉死,岂不独留丈夫一人独眠,他朝老头子清醒过来,如何自处?!

  现在,一切都终于过去。

  纵使丈夫昏迷不醒,但毕竟没有战死不是。

  一定可以醒来!

  这就足够了!

  这就是老天开眼,让我们仍旧有相携走下去的机会!

  云侯上前说了几句劝慰安抚之言,正要和皇帝陛下说话,不意皇帝陛下却径自轻声说了一句:“稍等一会,朕找你说话。”

  云侯翻翻白眼,道:“好。”

  你让我等,我就等呗。

  ……

  而这稍等一会,等得可是真不是一会,直接等到了晚上!

  等到诸事完毕;已经是夜幕深沉。

  皇帝陛下满心沉重的回到皇宫之中,第一件事就是命令下去——

  “将皇室密藏文献,尤其是那些尘封久远的,包括前朝文献全都翻一翻,全都都找出来,全都放到御书房。”

  一句命令,一连三个“全都”,不禁让内侍们差点累成狗。

  然后皇帝陛下就坐在那里,闭目养神,长一声短一声的唉声叹气。

  “一百多万将士……”

  皇帝陛下长长叹息绝非故作姿态,而是真的心疼。

  良久良久之后,他铺开纸笔,提笔写下了几个大字。

  “忠魂不泯,浩气长存!”

  amp;amp;……amp;amp;amp;amp;

  amp;lt;今天小年祝大家小年快乐,我赶紧更新了回家过年去……散会后没走,在宾馆写了一章,可怜我还有一个半小时路程……amp;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