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神秘传承

  “过奖了。”一殿秦广王被这突如其来的夸奖夸的都有点局促了:“受人滴水之恩,该当涌泉相报。更何况还是救命之恩。尤其那次还关乎了一个天大的机缘……我等既受恩深重,做些事,也是理所应当的。”

  云扬问道:“敢问其他几位阎君,如今身在哪里?”

  一殿秦广王脸上神色一下子又变得难看起来,难过地说道:“他们……现在都在一个隐秘的地方疗伤,等……等再晚一些时候,我带你过去。”

  “好!”

  云扬自然是明白一殿秦广王谨慎做法的。毕竟,森罗殿十王现在都身负重伤,几乎全然没有武力为恃,岂能不小心再小心,万一被敌人找到地儿,那可就是一窝端,全军覆没啊!

  往昔因缘挑破,立场更是并行,彼此更无隔阂,此际左右无事,两人顺势说起这些年的事儿,交换彼此信息情报;

  一点秦光王忽而感慨道:“云……公子您修为的进展可是真快啊!”

  他不能不有此唏嘘。

  上一次见到云扬之时,云扬不过是个只得玄气六七品的小虾米,但是现在看到云扬,已经是天境三重天,几乎已经到了四重天超阶修者,这进步幅度已经不能用单纯快速来形容了。

  而自己,若不是阴魂殿以近乎不要命的方式强行吸纳了大量的阴气,恐怕这一次要反过头来被云扬压过去。

  偏偏一殿秦广王自己最知自己事,由于这一次吸纳阴气吸纳得太过于集中,导致诸位兄弟们境界根基并不稳固;至少在相当一段时间内,难以再做突破!

  换言之,众人的修为层次虽然看起来是大大地向前迈进了一步;但付出的代价却同样的巨大,纵使不是得不偿失,也是弊大于利的;若是云扬仍旧能够保持这般突飞猛进的势头,被他压过一头去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阎君谬赞,在云扬看来,你们修为的增长,才是真正的快。”云扬此言仍是语出至诚。

  上一次见到秦广王的时候,他的修为虽然也是甚高,给自己的感觉很是高不可攀,无可撼动,但根据之后与刀尊者的交手战绩评断,秦广王当时的修为顶多也就是天境初阶的层次,较之刀尊者还要逊色一筹两筹,

  自己这一路走来,奇遇无数,收获天材地宝无数,机缘更是多多,才有今时今日的修为层次,然而此际再看一殿秦广王时,竟然仍旧是高山仰止,完全的看不透,至少说明了,现在的一殿秦广王,比自己现在的修为层次还要高出了最少两个境界才是!

  甚至是高出更多。

  修境进境越高越难有增长,一山一重天之言分说透彻,如高阶修者精进一重天的难度,绝对要比低阶修者提升一重天要慢得多,同时还困难得多才是;然而十殿阎君却能够凭借那个阴魂殿,短时间之内,在连番厮杀的同时,保持飞一般的提升进度,无不说明了那森罗庭的功法,果然是不同凡响,高深莫测!

  云扬思忖着,忍不住问道:“这个……秦广王兄,你们修炼的功法是……”

  一殿秦广王想了想,爽快道:“这也没什么不可说的……我们的师父,当年因缘际会之下发现了一处遗迹;那遗迹内中藏有一门特异功法,一门只得入门基础的功法……师父带出来之后,尝试修炼之下,发现这门功法非但威力奇大,而且修行进境亦是神速异常。”

  “家师转修这门功法之后,不过短短的十几年时间,便已经提升至可以与天下英雄相抗衡的地步。”

  “只是越神奇玄妙的功法,对于修炼者亦有同样严格的要求。”

  一殿秦广王有些庆幸的叹口气。

  显然对师父当年收自己入门而没有收别人感到由衷的庆幸。

  “只得刚入门的功法便有如斯神效?敢问此功法的要求究竟为何?严格又在何处?”云扬大是好奇的问道。

  本来探听修者修行秘法,乃是修者之间的莫大忌讳,只是云扬这会实在是太过好奇,而且也是觉得跟一殿秦广王对脾气,直接将这一节给忽略了。

  “要说我们这一脉啊,还真是世间独有。”一殿秦广王骄傲地说道:“我们这门功法进境固然奇速,威力亦是可观,然而达到了一定地步之后,必须要到遗迹原址之处才能开启后续功法。”

  “居然还有这等要求,果然特异。”云扬惊讶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大能者,才能够做出这样的限定?

  当真是匪夷所思,难以想象,超出认知范畴!

  “你们师门的那个遗迹……知道是始于什么时候吗?”

  “完全不清楚,反正……距离现在,年代肯定是非常非常久远了……事实上,我们对于本门功法的起源早就做过无数的调查,然而无论是故老相传,还是古策记载,完全都没有跟我们这门功法相关的线索,简直就好像从来未曾在这个大陆上出现过……纵观数万年天玄修者修行史,我们是头一波。”

  “更有甚者,当年我师父想要开启第二重的时候,竟是……做不到的。”

  “做不到?什么修行条件这么苛刻?”云扬越来越奇怪了。

  “那条件才奇葩呢,甚至跟普通意义上的修行完全两回事,首要的一个条件,乃是森罗庭这个组织的建立。甚至森罗庭中的十殿大王名字都要以名列俱,各司其职;十殿阎君之下还有黑白无常,阴司判官等等等等……”

  一殿秦广王挠挠头,道:“必须要这些人全部就位,连带每个人的功法功体都达到要求的阶位之后,才能够开启真正意义上的森罗功法,而只要达到要求的地步,天下无敌不过谈笑之事!”

  天下无敌!?

  谈笑之事?!

  云扬登时被震得一愣,这是吹牛么?

  貌似以秦广王等人的实力,他们师傅的实力,这个说法当真未必是吹牛,下意识的追问道:“敢问这是哪位前辈留下的传承?怎么听起来……这么高大上呢?按照这种说法做法,岂不就是成立一个小朝廷那个样子?等多就是比较鬼气森森一点!”

  一殿秦广王大点其头,深感赞同的说道:“我们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我刚才说条件奇葩,是真的就是那么奇葩……我们这森罗庭为了得到后续的功法传承,能够有更进一步的机会,当真是拼了命的去发展。”

  云扬啧啧称奇:“果然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世事玄奇莫测,当真是从未听说过这等玄异之事,今天又开了一次耳界。”

  一殿秦广王道:“这还不算最玄的地方……听我师父说,他在得到这个传承的时候,那个遗迹里面其实并没有任何的说明,就只是在一块大石头上刻了十个字而已。”

  “十个字?”云扬自负博览群书,这世间鲜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不有感兴趣问道:“什么字?说不定从这字上,我们可以得到一些线索。”

  一殿秦广王皱眉说道:“那上面的十个字,端的没头没尾,要是真有蛛丝马迹可循,我们早就追溯源头……那十个字是宇内起晨风,天外荡流云,我们当真是参详了许多年,却始终没有半点头绪,云公子你还是别瞎耽误工夫是正经。”

  云扬也皱起眉头,喃喃道:“宇内起晨风,天外荡流云?”

  在这一瞬间,他将记忆中所有的事情急速地过了一遍,挠挠头,道:“这个大陆上基本大部分的古籍我都有些印象……数万年来的大事与高手,以及功法……也都能做到心中有数,但是这两句话,怎么没有半点印象?”

  一殿秦广王也是苦恼的说道:“谁说不是呢,你说按照道理来说,能够做出这样的布置的人怎么能默默无名?既然遗迹存在这个大陆之上,拥有如此惊天动地能为的高人,怎么会完全没有听说过,没有留下任何记载?”

  “既然专门楔刻在石头上的这两句话,当年必然是很出名,能够代表这个人的两句话,但是……却毫无印象,这是什么道理?”

  云扬皱眉苦思,相关森罗庭传承的这件事,实在是离奇得很。

  能够留下这般惊天动地的玄异传承,更兼舍这等巧妙至极的布置;能够让人必须达到什么条件才能进行后续,当真是玄之又玄,难以想象……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在表明了,设置遗迹的这个人,必然是在很从容的情况下,修为大成的巅峰时刻,甚至是到了暮年都没有找到足堪传承的传人,最终最终,搞出来的这个考验,留待有缘。

  那也就是等于是说……这个人的修为,应该是远远的凌驾于此世所知的所有高手之上!

  那么,所谓的天下无敌只如笑谈,还真是确有其事!

  只是,这个人又是谁呢?

  怎地会一点资料和线索都没有呢。

  云扬毫无头绪的胡思乱想了好半响,一殿秦广王充满了希冀的目光慢慢的变成了苦笑:“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看来云公子也是不知道我师门之源头。”

  显然一殿秦广王对于云扬很是重视,抱有莫大希望,毕竟云扬,乃至九尊之传承,同样的玄异莫测,同样离奇的传承,或者有所渊源,有所认知,但现在看来,貌似仍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

  云扬干咳一声:“委实是不知道……不过,既然你们已经得到了传承,那么总有一天是会知道自己的功法跟脚的。”

  一殿秦广王咧咧嘴:“这倒是……说到底这阴魂殿也还是那个人费尽心思设置的机关…用以辅助传人修炼的所在……在这世上,共有十八处……而我们现在,就只是发现了一个而已……”

  “另外那十七个还不知道在哪里的地点……对我们是蜜糖,却也同时是毒药,因为光止眼前这一个,就已经让我们十个人几乎送了命;当真简直是一个残酷异常的境地……”

  一殿秦广王一脸的心有余悸:“若是剩余的那十七个阴魂殿,也全都是如此凶险,还不知道咱们最后能活下几个人呢……”

  “竟然还有十七个……”

  云扬咧咧嘴,尽是愈发感觉这个森罗庭前途越来越是不可限量。

  光只是当前一个阴魂殿的资源,就已经让一殿秦广王等人都提升了这么多;若是十七个全部找到,那又能够推到将这一支传承引领至如何恐怖的地步?

  这真是想一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或者,天下无敌根本就不是目的,笑谈,才是重点!

  至于凶险云云,云扬反倒没觉得怎么滴;毕竟大机缘当然要伴随着大风险。

  哪有没有任何风浪就直接走到世界巅峰的路?

  就算是最恶劣的话本小说,现在也没有人那么写了!!

  再想深一层,既然那些阴魂殿乃是那神秘高人设置了培养继承人的机关,那么其中肯定都是有生机的,只看你能不能找到罢了……

  后半夜。

  云扬跟随着一殿秦广王悄悄地出了天唐城,一路疾驰。

  七拐八弯的之余,很快就来到了一个极端隐僻的所在。

  及至真正见到了森罗庭当前所余的人手,云扬才算真正明白,他们的状况已经恶劣到了什么地步。

  二殿楚江王的胳膊软软垂着,胸前一大块塌陷,貌似腿也断了,身上横七竖八的全是伤痕;此际还勉强维持着清醒的状态;然而呼吸之际,一吞一吐尽都夹杂有明显的血腥气味。

  三殿宋帝王伤势倒是不重,但是一只耳朵明显被撕裂了又接上去的,兀自血肉淋漓,还有右肩膀着有一刀伤,几乎到了肋骨。

  五官王只是内伤,没有外伤;但这会明显没有多少战力留存,阎罗王算是最完整的,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卞城王右胸一道从前到后的贯通伤,神色委顿;泰山王右腿几乎被打得粉碎,昏迷不醒。

  另外几位森罗王者,也全都是一幅凄惨的样子。

  另外,还有两个森罗庭的金牌杀手,也全都已经是奄奄一息的状况,显然所谓的侥幸生还者,比之死者就只是多了一口气而已,真正意义上的就只多了一口气。

  至于森罗十王的师父,一个清癯老者,此刻亦已去到了弥留时刻,呼吸微弱得几乎是察觉不到。

  “怎地这么严重……”云扬急忙拿出来雷震天给的伤药,照顾其中状况最不好的几个人赶紧服下药;随即又坐到那老者身后,全力运起生生不息神功,灌输进去,强挽生机,断绝死厄。

  云扬这一通忙活,一直忙活到了后半夜,才中算是将那几个人全都从垂危边缘拉了回来,很有几分起色。

  这一番虚耗,累得云扬几尽虚脱,一殿秦广王也是一脸疲惫,但脸上却终于多了一份如释重负的神色,不再那么担心了。

  起码现在来说,经过云扬的治疗,众人伤势虽然仍具严重,却已经没有了性命之忧。

  这就是天大的好事。

  余下的,只需要慢慢疗养就好,就算旷日持久,总比动辄生死要好得太多了

  “你们在这里待着可不是个办法!”

  云扬看着周围环境:“这里环境太差,不利于恢复伤势,而且没有资源补充,更何况这边虽然位置偏僻,但是若是当真有心搜寻,未必就一定找不到,若是当真被找到了,只怕要更加的无路可逃。”

  “索性就全搬到我府中去吧!”

  云扬道:“我那边怎么也比这里强。”

  一殿秦广王等人之所以去找云扬,本身就存了此意,此际云扬主动提出,自然没有任何反对,集体同意。

  捱到了晚上,云扬派了人,水无音的情报系统全力出动,密切注意一切动静,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森罗庭众人接到了云府之中,仔细安置。

  这些人自然不能居住在地面的房间里;始终是目标太大,索性全部去到了地下密室居住。

  左右云府地下空间足够大。

  如是安置完毕,云扬终于算是松下了一口气,正待休息片刻,却意外听到外面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

  “云扬,云扬你在么?”却是计灵犀的声音。

  云扬闻言一跃而起,听到计灵犀声音里面的急切,马上冲出门来:“怎么了?”

  “兰姐……兰姐不见了……”计灵犀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她……留下了一封信,就这么不见了……我到处找……也没找到……”

  云扬猛地一愣,只感觉一个晴天霹雳在头顶响起,刹那间身子晃了两晃,眼前一黑,几乎摔倒在地!

  …………

  lt;去堂弟家里了,更新晚了。堂弟检查出来肾癌,明天住院手术去……哎,一言难尽,年纪轻轻。不过,万幸发现的早,还不至于最坏结果;不过一家人心里都沉甸甸的。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