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血刀堂主

  云扬低声急促的说道:“杨帅此世于玉唐功勋卓著,除了九尊一事行差踏错之外,再无他过,最后更以生命忏悔其过,这便是我没有对那个孩子下手的理由!他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呢!”

  冰尊者浑身颤抖,眼中泪水肆意横流,突然猛地跪倒在地,疯狂的向着云扬磕头:“多谢云公子,多谢云尊大人!多谢云尊大人!”

  若是冰尊者现在还看不出来云扬就是云尊,那他就真的枉活一世人了!

  云扬厉声低喝:“噤声!有人来了!”

  冰尊者满是感激的连连磕头,却不再出声,喉中犹有哽咽的声音,却强行压抑,不使之传出来。

  此刻,他的心中,全是庆幸,全是满足!

  云扬叹了口气。

  对于冰尊者此刻洞悉了自己的身份,云扬早有准备。

  当日杨波涛临死之前在他身边唯一的一个人,就是云扬化身的风尊。

  那一次,可是有四季楼中人亲眼见到的。

  冰尊者知道自己乃是杨波涛死前听到杨波涛遗言的人,自然而然就会知晓眼前这个人,就是四季楼一直苦苦寻找而不得的云尊大人!

  这一点,再没有任何质疑的空间。

  只是现在的冰尊者,已经不可能再去泄露云扬就是云尊这个天大的秘密了!

  而云扬为何点醒他的迷乱神智,也是因为这一点。

  而且,也给了这位冰尊者最后一个希望。

  你若是错乱下去,若是万一暴露了我的身份秘密,你死则死矣,但你那唯一的孙子,你儿子唯一的血脉传承,你不能不顾吧?

  既然你已经清醒,已经有了希望;既然你已经无法再活下去,既然你还要我为你报仇……那么,剩下来的事情,不用我说吧?

  这些话,云扬并没有说。

  但是,冰尊者心中清清楚楚。甚至比说出来的作用更大!

  一个仍旧挺身而立。

  一个持续趴在地上痛哭。

  两人一时间都没有再说话。

  唯有远方的几个人越来越近,终于……

  随着呼的一声,一道人影便如是苍鹰一般冲破风雪,乍然降落在了这个小山谷中,眼睛一瞥,突然间哈哈大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位岂不就是在天唐城威名赫赫大杀四方,让江湖人闻名丧胆的云扬,云公子么?”

  他充满快意的大笑着,全无掩饰地揶揄道:“云公子怎么没有龟缩在天唐城内确保自身平安,反而来到了这青山恶水之中?难道是专门为了找死而来么?”

  云扬淡淡的说道:“你是谁?”

  云扬的声音中流露出一种满是疲倦,却仍自睥睨的口气。似乎全然没有将眼前人放在眼内。

  另一边,冰尊者的声音徐徐停止。

  他整个人仍旧伏在地上,往日里欺霜胜雪的白衣早已尽是污秽,然而其神思却已经恢复平静。

  当前为首之人,一张长长的马脸,脸尽是阴狠之色,搭配上那一头雪白的头发,以及一袭殷红的红袍,还有手中的雪亮银刀,整个看起来竟是难以言喻的不协调,

  再往其脸上细看,却见其左边眉毛处,似乎是被砍了一刀,隐隐现出一道从中间断开的痕迹,更令此人的面相,愈发的难有好观感。

  却听来人阴声笑道:“怎么,云公子之前不是杀了我许多手下,此地此际却似是不认得本座?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

  云扬一眼看过去,略略沉吟了一下,冷然道:“红袍白发,银刀断眉,原来是血刀堂洪大堂主到了。怎么,听洪大堂主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想要兴师问罪了吗?”

  来人正是震撼天下的三大杀手组织之一,血刀堂堂主,洪斩!

  血刀堂血刀堂,顾名思义,该组织整个堂口的人,所使用的兵器都是刀,而且都是血刀!

  而唯一的例外,就只有他们的掌舵人洪斩,他用的乃是银刀!

  银刀洪斩!

  这是一个很富传奇色彩的传记型人物。

  此人初出道之时可谓一无所有,但一路走来,宛如横推无阻,将杀手界搅了一个天翻地覆;更无中生有,硬生生的组建出来一个血刀堂;更在之后的二十年时间里,将血刀堂发展到位列此世杀手组织前三甲的高度!

  甚至有人给出了预测:再给洪斩二十年时间,血刀堂的实力能不能比得上森罗庭,这个不好说。但却很有可能将无情楼打落马下!

  说到洪斩的传奇,有一点一定不能不说,那就是洪斩的修为,端的高深莫测,难量深浅。

  迄今为止,没有人确定洪斩的修为层次到底到了什么地步,因为他动手杀人,从来只杀不伤,拦腰一刀,绝无侥幸!

  所以他又被称之为:银刀红斩,可谓霸道至极!

  此时此刻,这位传奇人物,出现在云扬面前,森然杀机,丝毫不加以掩饰!

  洪斩淡淡道:“云公子,本座其实很不明白当前变故之始末缘由;咱们血刀堂这一次来到天唐城固然有所目标,但自问还没有任何事情主动开罪过云公子。”

  他锋锐的眼神聚焦在云扬漠然的脸上,续道:“云公子乃是天潢贵胄,逍遥王独子;本是天上骄客,目下无尘;却不知为何要对咱们血刀堂痛下杀手,洪某希望,云公子能够给我们血刀堂一个说法。”

  云扬露齿一笑:“洪堂主的说法未免太过自说自话,有失偏颇。其实在这几天里,云某人可不仅仅只是对你们血刀堂的人动杀,我手下的无情楼亡魂,同样不在少数,或者比血刀堂死者更多也说不定。”

  “所以说,洪堂主所要的说法,恨别离那边我也是要给的。”

  洪斩闻言就是一愣,他有想过云扬会给出种种措词,乃至给予许多好处补偿的说法,缓和彼此关系,却没想到云扬的词锋竟是异常的强硬,隐隐又不惜同时得罪当世两大杀手组织的气象。

  然而洪斩却还是小觑了云扬——

  却见云扬抬起头,目光凝视洪斩,紫衣临风沐雪,语气清冷说道:“然而纵使是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遇到同样的事情,这些已经死在我手中的人,还是要再死一次。”

  洪斩登时愣在当场,若是刚才还只是有隐隐得罪之意,现在就直接是摆明车马的正式开罪,这是要宣战吗?

  云扬目光陡然间变得锐利,便如暗室长刀明光闪烁一般看在洪斩脸上,冷声道:“我杀这些人,到目前为止,代表的还仅止于他们自己,与无情楼无关,与血刀堂这三个字,也无关!所以,我希望洪堂主莫要自找没趣!”

  自找没趣!?

  洪斩的目光陡然间变得危险异常。

  放眼整个天玄大陆的天空之下,有谁敢说洪斩自找没趣?

  已经有太多太多年,他没有听到有人将这四个字讲在他面前!

  他锐利的目光看着云扬,一字字道:“缘由?”

  云扬踱了两步,冷清清的说道:“来到天唐城的江湖客,要做什么,要杀什么人,要执行什么任务,我自问是管不了的,也不该我管。”

  “就以你们两大杀手组织中人而论,你们乃是收银卖命的杀手,执行任务针对目标无可厚非,我当然管不着!除非……除非你们想要杀的人,你们想要执行的任务与我有关,那么,我当然要跟你们干,这一点,不消说,洪堂主该当理解,这是我的立场选择。”

  洪斩闻言点点头,沉声道:“云公子说的慨然,亦在情理之中,但是,云公子这番话,跟当前的所作所为,似乎有悖吧!?”

  “有悖吗?洪堂主为何不问询一下自己手下是否有做一些不该做的勾当呢,在天唐城这地界,有任何奸宿民女以作消遣……又或者欺压良善以散心情的败类江湖客,莫说是被我不巧遇到了,就算只是被我知道了,尽都……”

  云扬露齿一笑,冷森森的说道:“必杀之!”

  洪斩的脸色瞬时变得难看。

  只听到云扬又自悠悠的说道:“不管是血刀堂的,还是什么组织的……哪怕是你洪大堂主本人,只要犯了这一条,在我面前,也没有任何面子可言!!”

  …………

  lt;看到有同学说,是不是每天只有一更。

  我有些无语。

  一章多少字或者大家看不到,但是之前更新的一章让兄弟们花了多少钱,应该是可以看到的吧。

  最少的,都是两张合一,有些甚至是三章四章合一的。

  不过我也无奈。

  更新一次就只是一章这种观点,还是大有市场的。为了避免口碑损坏,以后我还是尽量分开章节吧。

  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