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这是什么东西

  “……”

  计灵犀猛地抬起头,秀眸中闪烁出至极的羞涩与惊讶惶恐,个中还掺杂了许多的惶惑,不安,茫然不知所措……

  她轻轻伸出手,喃喃道:“没有死,怎么会……”

  伸手抚上云扬的脸,感觉,温热的……接着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是温热的……甚至有些烫手……

  旋即又用力的在自己腿上扭了一把,顿时有一股钻心的疼痛袭上心头……

  一切昭然,果然是……没有死!

  “啊!啊啊啊……”

  计灵犀大声惊叫,猛地从云扬怀中挣脱了出来。

  抬起头,看看太阳,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影子,两只手慌乱的摸摸自己身上,看着自己身上衣服……

  “啊啊啊……”

  计灵犀猛地捂住脸,一扭腰,咻的一下子自原地消失了。

  这一手轻功之超妙,连云扬也要为之赞叹,端的叹为观止、

  砰!

  东厢房的门,亦随之轰然关闭,关闭房门的力道之大,似乎连地皮都为之震颤。

  门内传出来计灵犀因为羞极跺脚的声音……以及羞不可抑的声音。

  “哎呀……我我我……这这这……羞死人了……没有死,怎么会没有死呢……”

  ……

  某个地方。

  有人一派抓狂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啊啊啊啊……”

  一拳打出!

  遥远的天际,一颗原本正自闪烁的星辰就此轰然爆碎,化为宇宙微尘。

  旁边有人劝慰:“你这是干什么,你现在应该高兴才是,咱闺女还是很有眼光的,爽气大方,明艳过人……”

  某人依旧一脸憋屈得想杀人的德行,神情无限狰狞,兀自在空中上蹿下跳。

  “啊啊啊啊……我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我要宰了那头猪!我一定要宰了那头猪!啊啊啊……”

  “你给老娘老实点!”一个女子声音暴吼一声:“你要杀了谁?你说!你说你要杀谁?!”

  某人的神色瞬间恢复清明,背负双手,一派渊?s岳峙,充满了绝顶高手之气度,沉声道:“老八老九,咱们去找老大打牌吧,多少赢点,也是美事。”

  说话的时候,尽显神清气爽,雍容大度,温和无尽。

  旁边两人忍住笑:“你去吧,几个嫂子都在等着你呢……”

  “啊啊啊……”

  某人又发狂了,刚才的气派瞬时间荡然无存,貌似原形毕露!

  “谁去谁傻逼!”

  ……

  院子里。

  云扬只感觉怀中陡然一空,一直跟自己负距离接触的伊人早已经没了影子。

  挪了挪自己的脚,转了一圈身子,喃喃道:“果然没有死。”

  原来某人的状况也不比佳人好多少,不敢置信之心思直到此刻才得到印证。

  随即某人不禁想到了计灵犀刚才的表现,忍不住嘿嘿一笑:“小丫头……嗯哼嗯哼……”

  某人歪歪头,不可否认的,自己心中貌似多了一点什么。

  那是一种温暖,依靠,与……柔情,自己此生最为追求,却始终未曾得到的那份情感吗?!

  “嘿嘿嘿……”

  云扬傻笑一声,低下头,看着地面的小旗子,喃喃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呢?原本看似挺高大上的好东西,现在怎地这么的不堪……”

  记忆应该没错,这玩意就是跟那神秘而强大的黑衣人在一起的那面巨大黑色旗帜……貌似是个宝贝来着!

  黑衣人冲天而去……恩,应该是冲天爆体而去……

  咳,这会应该是死了吧?

  正因为他死了,陨灭了,所以这小旗子才会变小掉下来的。

  云扬弯腰,将这面小旗子拿在了手中,翻来覆去的仔细端详:“这面小旗子,真是……看上去就有些阴森森的感觉……恩,不对,这旗面似乎还有什么古怪……是……是一种熟悉的感觉?”

  云扬把玩那小黑旗片,居然生出了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似曾相识的感觉难以抑制,忍不住皱眉苦思。

  这……我到底啥时候见过这玩意?不对啊,我分明就没有见过啊,要是真见过这么邪门的玩意,断断不会忘记!

  但,这种……熟悉感觉,却是怎么回事呢?

  看来今天匪夷所思的事情,又要再多一宗?!

  正自斟酌思量,胡思乱想之际,突然感觉到这面旗子上有一丝莫名的力量,顺着自己握着旗杆的手,缓缓进入了自己的身体,然后……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而那股力量,云扬眉头一凝,心念电转之间,顿时想起来,那还是自己在紫幽帝国的时候……曾经动用过的紫幽帝国玉玺,让绿绿吸取过其中的万民愿力,国家气运之力……

  眼前的这股力量,似乎跟那种国家气运很是相似,不,几乎就是同一种东西……

  可是一面旗子上,而且还是这等很邪门的古怪宝物之上,怎么会有这种气运之力?

  还有一层……这种气运之力,非属玄气修行范畴,自己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吸收运使,只有绿绿才真正知道,此际又怎么会主动吸纳……难道竟是绿绿醒来了?

  云扬神情陡然一震,接连呼唤了几声,却发现是空欢喜一场,绿绿那边仍旧是联系不上的。

  然而接下来,云扬却惊觉,那股类似气运之力的能量,从旗子上分离出来的却是越来越多,点滴汇入自己体内,云扬顺势将那面小小的旗子塞入了自己怀里,既然绿绿需要这玩意,那就尽量的吸纳好了,左右是白来的物事,不用白不用!

  只不过,这玩意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随着时间持续,云扬发现那小旗子一开始只会流溢出头发丝那么大点的气流,自己点滴化纳,然而越往后来,那气运之力的流向就越大,渐渐变为涓涓细流,然后,更是逐步蜕变成了滔滔江河,一如江流汇海,百川汇宗……

  到了下午时分……

  云扬又将那小旗子拿出来想要把玩把玩研究研究,不意才一拿出来,却见小旗子竟在嚓的一声之余,化作了尘埃,缓缓飘散,再不复存!

  云扬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一点点几乎不可见的黑色碎屑,喃喃道:“没了?这就没了?怎么就没了呢?”

  云扬是真的心痛,这分明就是一件很了不得的宝贝!

  事实上,但凡是能够储存气运,乃至操控运使气运的物事,全都是罕世之宝,绝难拥有!

  可是怎么……怎么放自己怀中不到一下午……就没了。

  “可惜,太可惜了!”云扬叹口气,口气中兀自满满的遗憾。

  若是估计没错的话,这面小旗子就是让对方能够直接找到自己的罪魁祸首。

  即便抛开气运之宝这个方面来说……就只说这面小旗子能够让对方从整个大陆数百亿人口中准确地找到自己,这本身就是一桩逆天的能力了!

  只要这面小旗一直了自己手中,别人就更加没可能找到自己了,而且还附送大量气运,端的极品好东西。

  这边正因为明悟于心,沾沾自喜,却发现宝贝已经变成粉末了。

  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啊!

  那份沮丧,真是难以言表。

  …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