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突发奇想

  其实仔细想想,那绝杀令已经多久没有再现,拥有它的主肯定不会是简单角色,而他也要因为某些事故而动用此令,早已证明此次绝杀令现世,所造成的后果绝不会易与.

  因为绝杀令而卷入其中的参与者,更加不会轻易得利,而绝杀令之拥有者还未进一步放话,与会的众多杀手就挨了当头一棒,那黑云,那惊天气势,根本就是等闲人所能负荷的好么?!

  所以说,当前,还是暂时先观望几天再说后续吧。

  而云扬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也是没有动作,首先是之前想要策动的那件事因为当前情势丕变,时机转为不再,妄动无益;再者,四季楼和杀手们的冲突也因为这场变故而没有爆发出来;第三,也是最根本的原因,云扬最希望看到的那几个杀手还没有来。

  例如欧阳萧瑟!

  云扬在这几天里,一直在考虑计灵犀身上那一道莫名的红光。

  他一直都在考虑,那个黑衣人那一击、以及在空中的解体、还有那一道红光的底蕴!

  云扬现在已经确定了:那个黑衣人肯定是死了,爆体而亡,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他那一击,也是完完全全的没有任何留手!

  所有的力量,当真是全都击在了计灵犀身上!

  再然后是那道红光……

  是那道红光,挡下了这一击!

  云扬甚至还大胆的做出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推测,那红光不但抵御住那黑衣人的攻击,还有反击之威,这黑衣人以远超云扬认知的惊人速度反弹出去,非是自身之能,根本就是被红光反震之力给震飞了,更在落下来之后,整个人瞬间解体!

  恩,被震死了……

  云扬最初想到这里的时候,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要推翻自己的这种猜测!

  因为没道理,完全没有道理啊!

  计灵犀的修为,自己一清二楚。

  她的本身修为比起自己还要弱好多,怎么可能拥有将那黑衣人震飞,甚至反震而死的能力?

  但眼前种种,再三思量之下,貌似这种状况才是唯一一个契合当前的解释。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就是那道红光固然拥有强悍至极的威能,却非是来自计灵犀本身功力修为的发挥!

  只有在计灵犀切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才会产生效能!

  一念及此,云扬激灵灵出了一身冷汗,他一下子回想起了当日自己被震飞的哪一出,再想想黑衣人的下场,当日自己是不是差点也要步那黑衣人的后尘?!、

  不,按照时间推算的话,该说是自己给那黑衣人去打黄泉前站!

  云扬平复思绪,稳定心神之余,却又考虑那红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地竟有如何恐怖的威能?

  云扬百般思索,百思不得其解,唯一的认知只有……计灵犀的身份,恐怕,是很非常相当特别的不简单哪!

  作为最直接当事人的计灵犀甚至根本就不知道红光的存在!

  想必那红光乃是某位自己现阶段根本无法捉摸其层次的盖世高人,在她身上下了这个禁制;专门为了保护她而设置!

  平常或许不会出现,但,一旦有辱及名节和性命之危的事情发生的时候,红光就会自动出现!

  迄今为止,红光一共出现了两次。第一次,自己和计灵犀在一张床上,然后不小心碰了一下……然后红光就出现了。

  这一次,这黑衣人的力量强度达到了足以威胁计灵犀的性命的程度;所以……这黑衣人就悲剧了!

  有此亦不难想见那个在计灵犀身上下了禁制保护她的人,是多么的在乎她!

  云扬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吸了一口气,此际他不禁想起计灵犀的表白,忍不住叹口气:“……哎,丫头……就算是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咱俩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也只有老老实实的相敬如宾啊……”

  不得不说,云扬之前一直没有考虑,心思也绝不在这上面。

  但这一次被计灵犀猛然间撞进了心里来,心中也是怦然一动,忍不住想到了自己的终身大事起来……

  但是现在看来,貌似……还不如以前那般懵懂状态呢。

  现在一个把持不住,也许就是……身负重伤?伤筋动骨?粉身碎骨?神魂俱灭?

  “在灵犀体内下这个禁制的……不会是她亲爹吧……”云扬苦笑一声:“这个老家伙真是……够小心的啊。”

  想到这里,云扬感觉自己想到了什么,突然一怔,随即猛地站了起来,浑身僵直!

  眼神再度显出清明,良久良久之后,突然大叫一声:“是不是?是不是?”

  云扬只感觉自己的一颗心砰砰乱跳,差点就要从嘴里跳了出来,一个更加惊人的念头闯入心间。

  “如果这道红光……乃是灵犀的长辈留下的,那么……灵犀与八哥可是亲兄妹……这一点确定无疑。如果这样……那留招之人岂不是只顾着女儿不顾儿子?”

  “等等……若非是顾女儿不顾儿子……那八哥岂不是并没有死?!”

  “八哥其实是被救走了?”

  “是不是……这样子去想,对不对?”

  云扬只感觉口干舌燥,心中的莫名的惊喜,几乎要冲破了自己的胸膛。

  “更有甚者,也许不知是八哥自己,其他的几个哥哥也一起被救走了!若是以此立论,云醉月月姐当日突然消失……临消失前,可是给我吃了那么多的好东西,那么多的好东西虽然融入了我的体内,但现在也就仅能够发挥的力量百之一二而已……那可是妥妥的稀世灵材,能寻觅到一点点都属稀罕,她哪里来的这么多好东西?但若是另有世外高士给予,反而能说得通了!”

  “若是这么算的话……是不是……月姐也没有死?”

  “他们全部都被世外高人所救,月姐的失踪,其实也只不过是因为她是五哥的妻子,这才被接走的!”

  云扬越想越快,越想越是激动,越想越是脑袋混乱充血,但却充满了浓浓的希冀。

  因为他发现,这些事情,似乎全都被一条线串联了起来,尽都想着他最乐于见到的方向推衍……

  “若当真是这样子的……若是八哥根本就没有死,那么,兰姐最后留下的信,说的是与八哥在一起,很高兴……那根本就是实话,更是现实……兰姐并不是殉情而死?只不过是被八哥接走了?”

  云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感觉一股股热血冲上头顶,刹那间,竟然有些头晕目眩!

  然后他就跳起来,急疾地冲了出去,冲向计灵犀的房间。

  此刻,已经是半夜时分!

  自从那天计灵犀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忘情的向云扬表白心意之后,这两天都没好意思出房门。

  小姑娘纵使爱煞了某人,总是还是很有羞耻之心滴。

  云扬自然知道小丫头的心事,怎么也不会贸然去打搅,免得小丫头更加尴尬。

  但是现在,云扬已经顾不得了,此事事关诸位兄长,嫂子的安危下落,我必须要问个清楚。

  小丫头乃是当前的唯一线索,绝不容迟疑!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敲门声。

  计灵犀这会已然睡下了,躺在被窝里的俏脸满布晕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眼皮不安的眨动。

  突然听见擂鼓一般敲门,不由一骨碌翻身做起,问道:“谁?”

  “我!”

  外面传来云扬急促的声音:“灵犀,你快开门,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计灵犀心头顿时好似小鹿乱撞,结结巴巴的回应道:“你你……有什么事……都很晚了……”

  小丫头此际下意识的想道,难道他知道了我的心意,接受了我的心意,所以……今晚上要来……

  不行不行!万万不行!

  计灵犀一时间只感觉浑身都在发烧,一连串的声声拒绝。

  云扬道:“开门开门,我今晚上必须要见你,咱们好好谈谈,真有正经事。”

  “好好谈谈,正经事……”计灵犀更慌了,有啥事儿必须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好好谈谈?正经事能在这个时候谈论?全都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当谁傻啊……

  这……

  “不不不……我死也不开门!”计灵犀慌了,声音里几乎带了哭腔:“求你了……云扬,你先回去,很晚了……咱们明天白天再谈……”

  “明天天亮了不方便……”云扬焦急道:“这事必须要今晚上进行……”

  “嘤咛……”计灵犀一声害羞的呢喃,小脑袋几乎塞在了被子里。

  羞死人了!

  这个冤家!

  他怎么能够开得了口?!

  刚刚那啥就要找人家……偏偏还不避讳……你敲门敲得这么惊天动地,叫的这么声震四方……我这会哪里好意思给你开门?

  你刚才要是小点声……隐秘一些……我说不得就开了……

  真是个笨蛋啊啊!

  …………

  <今天就一章了,现在在杭州参加个活动……>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