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巅峰一战

  独孤愁一言不发,神色冷峻,眼神恒定,不急不躁,剑光愈显不急不迟吃,却如长江大河滚滚而出,在空中形成一道道的剑光波浪,当真有便如大海浪潮一般,一浪更比一浪高,汹涌澎湃的向着年先生冲过去。

  那滔天的白浪,翻滚着,涌动着,一片片,一排排,

  ,致令。

  而年先生的在空中身体在空中不断地来回变换起伏自由变换以应对,仿佛随时可能淹没在剑光波涛之中的一叶扁舟起起伏伏。

  云扬见状不禁大喜,心道独孤愁果然名不虚传,三剑合围设限,剑光仍自绵密至此,看这样子,年先生已然陷入全面的下风之中,随时可能被沛然剑浪倾覆,岌岌可危。

  但云扬却又不禁泛起疑窦,云扬之前也曾远远惊鸿一瞥过年先生,当日年先生惊艳现身,举手投足之间败杀雷动天主仆,那是何等的风采,此次却普一交手便处劣势,是自己始终高估了年先生的能为,又或者是独孤愁太强了?!

  答案跟着就出来——

  “独孤愁,还是赶紧拿出你的伤情剑来吧!”年先生一声大喝:“你不会以为这点骗小孩只是屏幕前的手段就能,你还奈何得不了我吧!”

  独孤愁淡淡的笑声:“要我用伤情剑?就凭你,还不配!”

  又是轰然一声响,天空中原本绵密有序的剑光剑芒竟如同流星爆炸一般四散而飞,而年先生整个人好似身子断线风筝一般飞出去,只是随即便却又翩然而回。

  跟着的一拳好似要乎将天地宇宙一起推着,威势滔天当空猛砸,当空猛砸下来。

  云扬有点傻眼,难道说刚才一幕仅止于彼此试探,孤独愁根本就没有施展出自身极招,年先生亦是履险如夷,根本未受考验,但那所谓骗小孩的手段未免也太高端了吧?!

  等等,这么算下来,我岂非是起飞时那个被骗的小孩……

  两人战况愈发激烈,

  独孤愁剑光上冲,剑芒狠狠撞在拳头上,年先生闷哼一声,衣袂飘飞,整个人应绝大冲击长发冲天而起。

  独孤愁却也并未占到太大便宜,也是一声闷哼之余,身子陡然落下三丈,未能即时展开追击。

  下一刻,随即两人再度展开逆向同时对冲,蓦然间,空中乍现就突然形成了一颗个银亮的光球,两人就在这其中,你来我往,速度都是极快,从下面看去,居然根本分别不出,这两个人哪一个是独孤愁,哪一个是年先生!

  云扬在下面看着,越看越是心寒,只看着手心里全是冷汗。

  年先生,居然强横如斯!

  原来,这才是当世最巅峰的战斗!

  这样的战斗,自己居然连看都看不清楚。

  独孤愁的剑,每一剑都是如同无中生有一般,。

  分明是一片虚空之地,可随着但独孤愁的剑就刺向那里;而在剑光抵达到的同时,年先生正好就出现在那个位置,外加应对无误,宛如商量好的也似也到了……

  这样的战斗预判,两个人都是没有半点错误!

  什么招式,什么方法,什么技巧,在这样可怕的战斗预判前面,注定都要是毫无作用!

  到了这个层次,拼的,就只有实力,修为,底蕴,坚持,毅力!

  还有,一点点幸运!

  云扬不得不咬牙承认,当前这一场战斗,已经超出了自己当云扬目前的认知范畴!

  ……

  凌霄醉的脸色,也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淡淡道:“原本还道获得机缘的我修为大进,当世再无敌手,不意年先生的修为……竟也有惊人居然再一次提升了。比当年交手之时,最少提了三个层次!”

  凤弦歌仰头看着,道:“不过独孤愁不愧是当年的天榜第一,始终不也同样没有落下风。”

  凌霄醉轻摇头:“不,独孤已经渐渐是落入下风了,年先生招法攻守兼备,圆融通透,完满无缺,最擅应对独孤的绵密剑势……除非独孤施展他若是使出伤情剑,开天愁地惨;还有可能反转局面扳回来;但若是但伤情剑不出,非但绝无不可能击败对方,犹有落败之虞年先生。”

  云扬抽了一口冷气:“凌大哥你呢?”

  凌霄醉默默地计算,道:“我们三人的修为大致,都在伯仲之间。但若只是单纯论修为深厚的话,年先生不知道有什么方法,已经比我们高出一线。”

  “这一线虽然微乎其微,却也绝不应该出现。的。”凌霄醉皱着眉:“其修行进度没有理由会怎么可能这么快!当年他之修为还比我还要略低;而我这些年年潜心修炼,进境足够,更兼有前次机缘,修为大进;即便他一如若是与我一般的潜心一起修炼,更兼有就算是有天材地宝相助,至多也就跟我相当而已,也绝无可能不会比我快这么多。”

  “唯一解释就是,四季楼,定然另还有别的助长修为法门办法!”凌霄醉道:“甚至而且我可以很肯定……空中的这个年先生,并绝不是当年与我战斗的年先生!这是两个不同的人!”

  “若是当年与我有过一战的那个年先生,行事法度森严,不急不躁,断断不会这么冲动暴躁!而且也只会先针对我,而不是先针对了独孤愁。”

  “若是这么算的话……年先生……到底是谁?真正的年先生……又到底是哪一个?!”

  凌霄醉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凝重到了极点。

  空中爆裂的响声越来越是急骤,便如不断炸响的鞭炮一般。

  “快要分出胜负了!”

  凌霄醉轻轻的叹口气。

  大行家果然是大行家,凌霄醉话音未落,这场世纪之战已然告一段落下一刻——。

  众人只感觉一股悲惨的气韵突然在高空显临,且瞬时猛然间高速弥散!

  让人一下子感觉到,天下之大,世界之大,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所有人,都已经离自己而去,那种凄凉寂寞孤独寥落……

  让人几乎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生无可恋。

  而随着这种死寂感觉的升起,整个天地之间,也尽数被这种似乎也已经悲惨氛围所笼罩到了极点;连空中的星月,也尽都因之而似乎在流泪。

  就在这种氛围下,一道催人泪下的剑光,如同长虹一般飞起。

  就像是一个丧失了爱人的仙人,在空中悲痛的起舞!

  每一点韵味,都是断肠!

  所谓旷世剑舞,莫不如是!

  伤情剑!

  独孤愁终于还是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功夫。

  …………

  <今天一更,意外突发状况;至尊的总编剧来了这里,要在我这里住十几天……今晚我先招待一下他;放心我绝对不喝酒……咳咳……>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