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云扬的运势!

  “云扬,你作为当事人可有什么任何的异样感觉吗?任何的不对劲,不舒服,不自在都不妨直说!”凌霄醉这会可是很有些紧张。

  由不得凌霄醉不紧张,年先生是何等人物,他处心积虑布局机先志在必得的一掌,岂能等闲视之?

  更别说那四季轮回掌,一掌一轮回,云扬可是足足被打了四掌之多,直接去到奄奄一息,没有高深修者以浑厚修为助其延命便随时玩完的状态才是正理,不这样怎能进一步削弱己方的综合实力!

  云扬对此也是纳闷异常的,凌霄醉能够想到的,作为智尊的他又如何想不到。

  但现在的事实是,他已经仔仔细细的运功,再三再四地检查自己身体,就是全无异状。

  作为直接当事人,在中掌的那一刻,云扬也是很有感觉到,有股莫名力量,以沛然莫御之势强行侵入了自己的身体,在那一刻云扬直接就生出一种绝望的感觉:“我命休矣!那年先生一定是识破了我的真实身份!”

  然而那一瞬间的绝望之后就再没有任何感觉,一星半点都欠奉的说。

  尤其是那股诡异莫名的阴柔恶毒力量,全然的无声无息,彻头彻尾的的悉数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云扬百思不得其解!

  顾茶凉仰起头,喝了一壶酒,道:“所谓天道常佑善人,又逃过一劫了!看来哥几个是不用绑着我去交换解方了哦……三天内,灵风山;啧啧,好吓人啊好吓人。”

  独孤愁道:“确定没事?会不会另有暗伤?”

  凌霄醉与凤弦歌对望,半晌无言,独孤愁所言亦是他们所想以及最不乐见的状况。

  过了片刻,凤弦歌忍不住的挠了挠头皮,道:“老夫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端的匪夷所思……”

  他皱着眉头道:“云小哥当前状态浑若未伤,虽似不可思议,但却又是最好的状态,列位有所不知,此次已经非是老夫第一次得见四季轮回掌,此招法可算是江湖中最为恶毒的一门功夫;当年老夫曾经亲见过中掌之人;根据中招者描述,中招的第一天反而精神爽利,荣光焕发;然而从第二日开始,急剧衰老的迹象逐步呈现,那中招者求到我头上的时候已经第三日,可任老夫出尽万般手段,始终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遏制其衰老状况,最后,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中招者身形衰败,朽木一般的陨落,那人之修为虽然较之我等尚有一段距离,却也是道境高修,绝非泛泛之辈。”

  “在施救过程中,我曾多次检视中招者身体状况,中掌者身上中招的位置会出现一个类似树木一般的年轮形象,一天,只是一天时间,就能达到五十年的轮廓!两天,两百年的轮廓,而三天后,便是彻底腐坏的气相。”

  “可是这些迹象在云小弟身上统统都没有出现……”凤弦歌皱着眉头,苦苦思索。

  “那也就是说,没事?”凌霄醉道。

  “不可盲目乐观……”凤弦歌道:“就算现在看起来没有事情,也未必就当真没事,我当日施救之人的,非是中招第一日就找到我,具体状况仅为中招者转述,难以定论,我现在只怕……过了凌晨的那段时间,小兄弟的身上若是突然出现年轮异状的话,那就是……中招了。”

  一语才毕,却是下意识的瞅了瞅在那边施施然喝酒的顾茶凉。

  若是其顾虑成真,之后恶劣局面依旧,要不要拿顾茶凉交换解方,将是天大难题,难以抉择!

  “若是考虑这个,倒不如……”独孤愁淡淡道:“让顾茶凉直接测一下云小弟的运势,就算不能直说,有没有生命之忧总有分际。”

  凌霄醉和凤弦歌闻言齐齐眼前一亮。

  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真正明白顾茶凉的运算之术是何等惊人。

  那是绝对可以东西天机的手段。

  只是,传说天问一生之中,几乎就没有给人算过命盘,测过运势!

  天机不可测。

  人的生命运势,本就属于天机范畴,妄自窥探必受天谴,纵使有测算天机之能,同样要受到制约,未必不会遭到反噬!

  顾茶凉哼了一声,慢悠悠的踱了过来,皱着眉头说道:“没事情就是没事情,还要费劲测什么?多此一举,多此一举!”

  凌霄醉淡淡道:“你最好还是多此一举一会。否则……我就将你绑了去交换,我不愿意冒险!”

  顾茶凉登时一阵呲牙。

  别人说这句话,他或者不将之放在心上,但此际乃是凌霄醉说这句话,却是不能等闲视之!

  他真能绑了自己去啊。

  眼前的这个小鬼于他有大因果,无论于情于理都不会有丝毫的冒险。

  顾茶凉叹口气,满眼尽是无奈的看着云扬。

  他其实很想说:这小子的命运完全就不用看!啥事儿也不会有滴!这是定数!定数知道不?!

  但是他若是这么说了,保守估计也要先挨一顿揍:你特么啥也没看呢,就这么说不是想挨揍是啥?怎么就定数,你这么敷衍,这么苟且,是不是心里有鬼,是不是要命不要脸了?

  “这位云公子的命……可是硬的很,这也太硬了……”

  顾茶凉看着云扬的面相,抽了口气,道:“就好比是一辈子的处男,硬死了!这个……遇强愈强犹在其次,逢必死而不死,逢凶必然化吉;一生险阻无数,却总能化险为夷,遇难成祥……更能在际遇中获得无数的助力……这样的命数,除非超出这片星空之外的巨能,何能撼动?!”

  “简单一句话,未来必然是一片坎坷坦途,无须在意眼前些许崎岖!至于近段时间运势,不过是短暂困龙欲出波折,其时已得风云际会,四方助力,全无阻滞……只要诸事小心,一切都是无需顾虑!”

  凌霄醉怒道:“我看你是不想好了,全都是套话场面话,唬谁呢?刚才才说一个星空极限,现在就来个星空之外,你敢不敢更扯一点?真当我不敢擒下你吗?”

  “还有,什么叫做坎坷坦途?你这话是屁话么!”

  顾茶凉大怒道:“这个当口不说套话……还能说什么?他的面相……你你,你丫的知道个屁!”

  气急之下,居然直接爆出粗口,与之前的雅量高致判若两人。

  此际顾茶凉的心中委实也是憋闷,云扬运道怎么样如何如之何,岂是可以随便说的?

  我特么要是真打算说的话,估计这边才开口,那边就得下来一道天雷把我劈成了渣渣,你负责啊?

  我说星空之上怎么了,那也是事实啊,云扬这小子的运道,至少得星空巨能才能碰触是事实啊!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白袍总管闻说走进修仙六欲仙缘斗破苍穹最强农民混都市武侠之最强召唤系统至尊逍遥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