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将奇葩再收进来!

  “我那二弟子宇文哲天赋亦是极高,但却又是个情种,学艺有成之后,我让他出去闯荡江湖,历练一番,原意本是让他增加江湖经验,然后回去继承衣钵。但这个混蛋出去之后,闯荡江湖不过四五年,为人低调,绝不惹事,居然没怎么跟人战斗,而且这几年他也没闲着,除了找老婆,就是娶小妾,最后最后……老夫望眼欲穿的等他回去继承衣钵,却等到他找了一大堆老婆回去给我磕头,然后带着那一大堆老婆避世归隐……”独孤愁说起来也是满满的无可奈何。

  一共收了三个弟子,以为可以得传衣钵的那个早早战死,剩下两个,却全都是奇葩。

  “咳咳咳……”凌霄醉三人一个劲儿干咳。

  实在不知道说啥好。

  这独孤愁的运气,也真是逆天了。

  这样的奇葩徒弟,别人一辈子也收不到一个。他倒好,自己占了俩。不过将心比心,若是自己是独孤愁,看到自己徒弟带着一大堆老婆回去跟自己说要归隐,自己会怎么办?

  想想也只有叹一口气。

  完全能够理解独孤愁当初那种几乎是被狗哔了的心情。

  唯有云扬在一边,不由自主的咂舌:“啧啧啧……”

  真……让人羡慕!

  找了一大堆老婆避世归隐了……

  这其中的关键词可是一大堆啊!

  到底是多大一堆呢?

  “最后的三弟子便是这小子的师傅肖少卿……那家伙性子跳脱,自恋装逼不说,耳根子还软……一碰到好酒就没命……当年我遣派他去白雪峰取万年雪莲子,本意是为其打熬根基所用;谁曾想这家伙一去半年全没消息;在外面喝了三个月的酒;回来的时候居然将万年雪莲子丢了……”

  独孤愁叹息的头发都白了:“他晕乎乎的回去,老夫问他,雪莲子呢?这混账摸着胸口说在这里,结果伸手摸的时候却没有,自己在那嘀咕,到底在哪掉了?在那?还是在这?还是……他居然连自己什么时候掉的都不知道。”

  “而且这一路没有什么战斗,也绝不是被人偷了,分明就是自己喝醉酒掉了……当时老夫气的肝胆都炸了……”

  “哈哈哈……”凌霄醉凤弦歌与顾茶凉几乎笑出来眼泪。

  这特么……太奇葩了。

  独孤愁苦笑着:“错失自身机缘已是大错,更兼办事如此的不靠谱,怎堪大用,我教训一番之余逐出师门,直接让他滚蛋,严令不准说是我的弟子,更不准拿着我的名头在外面招摇撞骗……算来已经三百多年了……”

  凌霄醉惊讶道:“那他岂不是你退隐之后所收的弟子?”

  独孤愁点点头:“当时看一个小孩子昏倒路旁,顺手带了回去,相处几天之后看顺了眼,遂生出再收一徒的意思,可惜……又是一个奇葩……”

  众人一阵无语。

  实在不知道说啥好。

  “想不到,这小子这么多年,还当真没有将我供出来……”独孤愁仰脸向天,悠悠出神,半晌,才终于低下头问白衣雪道:“你师父……肖少卿……可还活着么?”

  白衣雪尊敬的道:“师父还健在,不过他老人家早已不在江湖上行走了,如今隐居在黑云峰……一般都不下来……”

  “可还是嗜酒如命么?”独孤愁皱眉问道。

  “这个……弟子跟着师父许多岁月,却是从来就没有见过他老人家喝过一滴酒。”白衣雪低下头道。

  白衣雪此刻已然明了,为什么师父他老人家滴酒不沾!

  原来如此。

  不由得为师父叹了一口气,若是我遇到这等事,恐怕这一辈子也要滴酒不沾的吧!

  他抬起头,热切的看着独孤愁,眼中流露出来难以掩饰的哀求之色。

  “滴酒不沾……滴酒不沾啊……”独孤愁深深叹息,喃喃自语。

  凌霄醉等人也都是耸然动容。

  一个嗜酒如命的酒鬼,却一下子滴酒不沾一生……这是多大的决心?忍不住,也想要劝说一番。

  “也罢,你再见到你师父的时候……”独孤愁沉吟了许久,终于轻声道:“转告他一声,老夫…允他重入我门墙,让他来磕头吧!”

  “多谢师祖大德!”白衣雪大喜过望,就要跪下磕头拜祖。

  “不可。”独孤愁淡淡道:“等你师父磕过了头,你才算是我的徒孙!现在,大家还什么关系都没有。”

  他喃喃道:“犹记当年,少卿那小子嗜酒如命,这么多年下来尽滴酒未沾……那份愧悔自然是到了极致的;这个头,如何能让别人磕在了他的前面。”

  白衣雪热泪盈眶。

  良久之后,白衣雪平稳了一下情绪,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还不知道师祖您老人家的名讳,咳咳……”

  独孤愁淡淡道:“老夫,独孤愁!”

  这个名字一出,却好似一颗炸雷,乍然在白衣雪的头顶炸响。

  白衣雪只感觉自己的身子摇晃了两下,险些立足不稳趴倒在桌子上。

  独孤愁,这个一直处在大陆巅峰,在云端之上的传说之名,世人观之,如拜神祗!

  这样子名震天下威慑江湖的第一高手,居然就在自己面前!

  而且还是自己的师祖!

  更有甚者……自己刚才还有跟他交手……

  白衣雪满脸通红,一时间竟至不知道该说点说什么才好的地步,愣了半天,突然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就只感觉无地自容。

  若仅止于装逼装到了自己的师祖头上,虽然不肖,却还有两分说头。

  可耍潇洒耍到了天下第一高手身上,那就只有悲剧了!

  杯具人生,莫过于此!

  白衣雪完全可以预想到,今日一战,足可列名天玄大陆古今修者尬战史榜,自己更将成为整个江湖的笑柄,让许多人笑一辈子!

  “哎……”

  “咳咳……”

  云扬咳嗽好一会才勉强压抑住了自己的笑意,道:“白衣,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他指着凌霄醉道:“这位对你师祖来说,乃是后起之秀中的个中翘楚,大有名气的说。”

  白衣雪咳嗽一声,道:“再有名气顶多也就是跟我师父一个辈分的……”

  心下犹自腹诽道,再有名气又如何,难道还能比君莫言更有名?!

  “他叫凌霄醉。”云扬道。

  “咳咳咳咳……”白衣雪即时疯狂地咳嗽起来。一时间涨得满脸通红,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做梦也想不到,居然又是这样的一个名字炸裂在自己耳边。

  两位当世神话,两位第一高手!

  太震撼了。

  太他么的刺激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