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交换

  “你认为,他们会来?”

  “当然会来,四季轮回掌,天下无人可解!不管他们交换还是不交换,都一定会来。”

  “有没有可能出现反噬”

  “当然有可能。”

  “他们肯定不会真正的相信我们,事实上,我们又何曾真正相信过任何人?”

  “他们必然会来,但他们的目的如何,于我们而言,不重要。”

  其中那黑袍人淡淡的笑了笑:“那暂时就这样子吧,至少到目前为止,掌控局势的仍旧是我们,眼下,我们就只需要等待,仅此而已!

  另一人道:“凌霄醉和独孤愁都是号称天下第一高手,若是……”

  年先生淡淡道:“就算他们是第一高手又如何?难道我们二人,在这世上,曾经怕过任何人么?”

  他冷冷的笑了笑:“第一高手,不过就是我们造出来的名头而已。”

  “又算得什么?”

  另一人哈哈一笑,声音中的自信昭然若揭。

  显然,对于所谓的第一高手这四个字,根本不以为意。

  ……

  蓦然,天空中骤响一声好似霹雳一般的轰然剑鸣!

  一道剑光,长龙一般地从空中穿破云层,投射而下。

  这一道剑光,无中生有一般在天空出现,纵然是一直注意着天空的人,也看不到,这一道剑光是如何出现的。

  它似乎亘古便有。

  一直就存在着。

  只是在现在,才展露属于他自己的狰狞与杀机。

  但一旦出现,就是无从抵御,不可抵抗。

  只能伸着脖子,束手待戮。

  这一道剑光的落下,让山顶上的两个人同时注目。

  两个人脸色,同时的凝重起来。

  两人都是意识到,什么人来了。

  ……

  剑光轰的一声,在天空中云层破开一个大窟窿,露出漫天星光闪闪。

  而一个青衣人,就在这漫天星光之下,御虚而落,衣袂飘飘,宛若神仙中人,突然谪落凡尘。

  而就在那青衣人飘然落下之际,却又有另一个灰衣人,亦随之无声无息的落将下来,不即不离地跟在青衣人的身边;若是不亲眼看到,甚至连神识都感应不到。

  这样的人,举世之中,能有几个?!

  凌霄醉!

  独孤愁!

  两大高手联袂

  而来,落在山顶之上。

  “年先生,出来!”

  凌霄醉一声长啸,声震四野。

  暗影中,一声尽是优雅的笑声乍起,一身黑衣的年先生似乎是打开了空间门户一般的漫步而出,淡淡道:“凌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可是已有抉择了么?”

  凌霄醉淡淡道:“你要人,我给你天问,但你要跟我走,去救治我小兄弟。”

  话音未落,已是随手一扔,骷髅一般的顾茶凉呼的一下子被扔在年先生脚下。

  只见顾茶凉满脸尽是憋屈之色,骷髅一般的脸遍布不可置信,大抵是被封住了修为,非但无法动弹,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年先生目光陡然一闪,身子亦随之挪动,非但没有上前查看,身形反而距离顾茶凉所在位置更远了几分,轻声道:“凌兄,你不会不知道顾茶凉顾兄是什么人,那么,我多言问上一句,你那位小兄弟,与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凌霄醉哼了一声道:“他跟我什么关系,都与你无关!你现在应该做的,是赶紧检查一下这个家伙是不是本人,完成这场交易,然后跟我去救人,你很闲吗?!”

  年先生仍旧没有去做检查,反而又再退了一步,冷笑一声道:“能够让你凌霄醉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甚至放弃了天问,往轻了说是出卖朋友,往重了说就是错过自身莫大机缘,这样的大事件我怎么可能不问个清楚?”

  凌霄醉冷冷道:“天问何曾是我的朋友,反而云扬小兄弟才是我的机缘,就是如此!”

  年先生脸上露出来诡异的微笑:“凌霄醉,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凌霄醉淡淡道:“你信不信我不在意,我只会在此立誓,今天你若是不去,令到我那小兄弟殒命,那么……从今天开始,我见到四季楼的人……见一个,杀一个!你道我敢是不敢?!”

  他冷漠的目光看着年先生:“这样的事情,多年之前我曾经做过一次,因情而收手,今天,未必不能再因情而继续!”

  独孤愁在一边,冷冷淡淡的说道:“算我一份,我可以与你搭档一次,联手针对四季楼。四季楼的顶尖高层固然可堪一战,但其他人……相信还是可以很轻易灭杀的!”

  年先生瞳孔收缩:“你们这是在威胁我?”

  凌霄醉目光一抬,眼神如剑:“怎么,你可以胁迫勒索,我就不能反过来威胁你?”

  年先生一声长啸,哈哈大笑:“当然可以,只不过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被人威胁了,尤其还是来自于如凌兄这样的大高手,当真许多岁月以来第一次,很是新鲜!”

  凌霄醉冷淡道:“我不想再跟你扯皮了,三天内灵风山以人交易,是你提出来的条件,如今我们来了,就范了,你却一再的推脱,拖延,我威胁你又能如何,又该如何?”

  “如何?你只能乖乖的接受我的威胁!”

  年先生哈哈一笑,道:“若然威胁有效,你又何必抓了天问来交换,同样是威胁,效果会有不同吗?”

  凌霄醉心中登时咯噔了一下子,年先生果然是智谋高超之辈;这一点破绽,他抓得很准。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怎么做有我的理由,有向你解释的义务么!”凌霄醉的目光渐渐转为凌厉:“废话少说,我现在就只问你一句话,你……是不是……不准备,遵守先前的约定?!”

  年先生哼了一声,目光中首度现出几分犹豫。

  平心而论,自己既然已经窥见对方的动向有不合常理的地方,就该继续顺藤摸瓜,毕竟凌霄醉当前的选择太过出人意表,就算是迫于无奈,也不该就这么轻易的就范,甚至就算因为太过顾念云扬,多了刚才那点波折,也该更强硬一点。

  但年先生转念一想,又有几分释然,所谓人要脸树要皮,凌霄醉独孤愁还有一个凤弦歌都无法解去自己的四季轮回掌,本身已经是一个污点,处于下风乃是定局。

  所谓胁迫云云,固然言之成理,却需要以云扬的性命为赌注,一个不好就是小命不保,自然是下下之策,否则也不会有带顾茶凉来此交换解方之举了。

  同时,凌霄醉加独孤愁联手的威胁,就算是年先生,也要相当的忌惮,尤其看着凌霄醉那一幅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样子,怎么也要多嘀咕几分的。

  或者……天问顾茶凉是真的被制住了!

  若是天问也无解救四季轮回掌的方法,初识天问的凌霄醉会放弃他,转思保全小兄弟也未必不在情理之中!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