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你们真的是来看热闹的?!

  凤弦歌苦笑一声,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白眼狂翻,没好气的道:“若是对方的实力再高一线的话,你们想要看我的就需要到地下去看了!”

  心有余悸。

  刚才那一下子……好悬啊!

  我感觉自己的小命,已经到了阎王殿门口,而且到里面打了个转……

  独孤愁三人哈哈一笑,知道刚才凤弦歌的处境那是何等的危险。赶紧上前献殷勤,顾茶凉拿出来一颗丹药,凌霄醉与独孤愁两人同时伸手,运功帮凤弦歌疗伤。

  片刻之后,凤弦歌缓过一口气,道:“好了好了,可以了。”

  说罢勉强支撑着从怀中取出一个通体皆是雪白色的奇异竹筒。

  才一打开盖子,便有一条浑身雪白的小蛇蜿蜿而出,在凤弦歌手上亲昵的盘着。

  三人愕然发现,这条小蛇爬出来的时候分明是通体雪白的,然而去到凤弦歌手上的时候,却瞬时间变成了与凤弦歌的手一样的色泽。

  若有早有所见,只怕连三人之目力也未必能够看得出来凤弦歌手上此际居然还有条蛇。

  凤弦歌给那小蛇喂了一颗小小的白色丹药,然后就将小蛇放在了那梁沧海吐出来的鲜血血迹旁边。

  小蛇在刚落地的瞬间,身体颜色再度变化,一下子就变做了与地面相同颜色,及至它慢慢爬过去闻到血迹的时候,身子却又再度恢复为雪白色,在血迹上舔了一口。

  是时,一道红线沿着小蛇雪白的身体飞速渗入。

  然后小蛇仰起头,慢慢转动,这转动却是越来越快,最后,朝向了年先生两人离去的方向。

  “去吧。”凤弦歌轻声道。

  小蛇又自缓缓爬了一圈,突然呼的一下子跳了起来,随即便异常突兀的消失不见!

  彻彻底底的不见了踪影!

  这等移动速度,令到除了凤弦歌之外的三大高手尽都瞠目结舌,满眼的难以置信!

  “行了?”

  “行了!”

  凤弦歌老神在在:“我的小白白玩追踪,平生还从未失败过!”

  ……

  天唐城外的一场世纪之战,惊世骇俗,然而除了当事者六个人之外竟再无任何人知悉。

  本来如此大战,动静非小,战斗发生地点也不是距离天唐城太遥远,本该被高深修行者察觉,只是……现在的天唐城内,同样有大战发生,且这场大战一路干到了黎明破晓,尤未尽止。

  而作为世纪之战唯一该参加而未参加的当事人云扬,全程旁观了这场天唐城内的大战——

  这场大战很难说有胜利者,四季楼一方所属的高手们几乎死伤殆尽;而杀手们更加是死得不计其数。

  地面上的尸体,铺出去了厚厚的一层。

  打到后来,恨别离与洪斩这两大杀手传奇率领麾下高手亲自出手,终于将四季楼的终端力量悉数逼了出来,战事也从此进入了最极端的状况之中。

  霜雪剑等三人连同四季楼九位道境能者,如同猛虎出闸一般冲了出来;洪斩与恨别离几乎瞬时间就觉压力山大,同时还有头大!

  本来单以个人修为而论,他们两人连同无情楼血刀堂四位副手,任何一个人都能稳稳压住四季楼这十二个人的随便一个,彼此高端战力综合比较,杀手一方丝毫不落下风。

  但实际的交战情况却不能这么计算,四季楼以十二位高端修者为攻击主力,并不针对一点,展开捉对厮杀;杀手这边的六大高手便要首尾难顾,应付为艰了;

  双方早对彼此实力了然,四季楼方面发动总攻之际,其中六位高手直接就冲向了恨别离等人,倒也不求战胜,只是死死地将之缠住,一味拖战,令其无暇分身。

  而雪霜剑三人与另外的三人则是强势扑入了杀手群里,大开杀戒,一时间满目尽是血肉横飞,血流成河。

  以这六个人的修为实力,针对实力至少相差一个大境界的杀手,直如虎入羊群,难有抗衡余地。

  恨别离如何不知道对方想法,可是急切之间根本难以打破这层困局,恨极之下一声长啸骤起,按耐不住的大怒一声道:“森罗庭!难道你们此次就只是来看热闹的不成么?”

  本来在他预料之中,自己这句话一出口,就等同是向森罗庭来人服了软,甚至是欠下了一个大大的人情,再加上森罗庭之前就跟四季楼结下大仇,合该出力相助,双方胜负之机只差一线,只要森罗庭十殿阎君之中数人出手,稍稍抑制住剑霜雪等六人,自己等六人尽速击杀对手,就可在避免己方大量伤亡的情况下,全歼四季楼所有人手。

  这本是于人于己全然有益的做法,森罗庭赴战之人不会看不出个中关窍,更加没有理由不这么做,尤其现在还是自己出声求援,更平白多了一个人情!

  然而但他这句话说出去之后,非但没有得到任何回音,反而一直笼罩在上空的冥雾也都在片刻之后迅速的消失了……

  消失了!!

  无数杀手甚至忘了战斗,刹那间就是目瞪口呆。

  这……这是什么神展开?

  眼见如此变化,恨别离与洪斩只感觉心头一片冰凉,一种被欺骗,被背叛的愤怒,有如大火燎原一般熊熊升起!

  森罗庭分明来了,却在这个微妙关头放了鸽子!

  原来,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出手,就只是来看热闹的,甚至是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明悟了这一点,两人几乎当场气得身体都爆炸了,身为杀手界新一代传奇传说的他们,此生何曾被人耍得如此凄惨过?!

  心情激荡之下,居然被四季楼高手抓住机会,窥得破绽,竟至险象环生。

  两人终是当世有数高手,迅速稳定心神,稳住阵脚,他们的本身修为要较各自的对手胜过不止一筹,否则刚才的那一瞬间激动,当真就要被翻盘了,此际心神一稳,便即迅速重占上风。

  他们俩的对手也自机警,也将战法改回到之前以缠战拖战为主的方式,绝不跟两人硬拼。

  恨别离心念电转,一份明悟油然而生:森罗庭不肯参战才是真正合乎他们利益的方式方法,森罗庭之前被四季楼重创,整体实力十不存一,已呈式微之格,所谓当世杀手组织首席已经名不副实。

  再反观自己的无情楼,原本就是仅次于森罗庭的第二大杀手组织,此次又发出了杀手界的超级信物绝杀令,若是此次围歼四季楼之役取得大胜,非但杀手组织的排名必然改写,连森罗庭之后是否还能跻身上手组织前列都是一个问题!

  …………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