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若有所悟【补】

  这时,自左方来袭的一名敌人肩膀乍动,云扬即时判断出,这个人会首先来到,而且他来袭方式是刀从上而下,斜劈而落,他的最终落点,乃是自己的腰部,从而制造将自己逼往右面埋伏圈的机会。

  相对的,真正对自己构建致命杀机的,该当是在他之后的另外一人,虽然那人现在并没有动……

  云扬刀光一闪,却是抢先一步截在了自己右腰位置,一刀急疾挑出。

  那人一刀才刚刚劈落,却满眼惊恐的窥见,云扬的刀来势奇诡,朝着自己的胳膊砍过来;不,与其说是云扬的刀砍过来,不如说是自己送上去让他砍,更为贴切!

  那人惊恐地大叫一声,竭力收刀,飘身后退,但这一来一往的差异已成,何能全身而退,右胳膊无可避免地多出了一道足有半尺长的口子,鲜血噗的一下子飙射了出来。

  在他身后的另一人与其向来配合惯了,此际正等自己的同伴出刀,逼目标作出应对,自己随意应变,因应后续,这是他们两人长久以来的形成默契,向来无往不利。

  刚才一瞬,自己同伴一如往昔一般的出刀了,自己当然要不即不离地跟上去。

  但是!!

  同伴的那一刀居然没有能砍出去,就直接被逼回来了,急疾抽身而退,而自己,本应配合得天衣无缝的一剑,现在却成为无的放矢之招,面对云扬一击得手,顺手游走的刀,全无作用,直接被对方全盘封锁……

  嗯?!

  不但是自己的剑,还有自己的手,自己后退的路全部被封住了!

  怎么回事?!

  这边原本明明没有任何杀机埋伏,怎地我一攻过来了,就成了死亡伏杀——这正是这位杀手的切身感受。

  那杀手此念才生,再没有更多的念想,一切思绪尽都归于一声惨叫,一只手,连带着他的剑,伴随着飞溅的鲜血,就此跌落尘埃。

  这一幕,在旁观的上官灵秀眼中,全都充满了不可思议,匪夷所思,尽是奇怪莫名。

  以上官灵秀所见,过程大抵是——云扬抢先挥刀出击,对方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总之就是直接将自己胳膊送到云扬的刀锋之上,跟着对方比较正常的惨叫,乃至撤后。

  然后云扬在收刀一刻,只是很随意的将刀提了一下,撩出一刀,基本连上一招的余势都算不上,但偏偏就是这一下信手挥刀,另一个杀手紧赶慢赶,就在这个瞬间,将自己的手送到了这一下挥刀之下,云扬貌似都没有怎么费劲,顺势下切而已,直接将这个杀手的右手切掉了!

  再然后就是很单纯的刀锋侧摆了,将来自其他方向的攻击尽都屏除在外,保证自身安全。

  对于这样的现象,上官灵秀全数看在眼内,全程清清楚楚,可是内心却是糊里糊涂。

  这是咋回事?

  看上去对方中刀的那俩人,咋就好像是约好了假打一般,硬凑合着往刀口上送啊?!

  但假打怎么真的将手切掉了?

  再说了……这么多人看着,真能做得那么明显吗??

  对方,那领头的黑衣蒙面人瞳孔猛地一缩,喝道:“所有人退后!”

  七八名杀手闻言齐齐后退三步,丝毫不乱,并未因己方的攻势受挫而受到任何影响。

  那黑衣蒙面人阴沉沉的说道:“莫要再用任何技巧,以力破之,一力降十会,尽速击杀!”

  云扬闻言一凛,抬头看着这个黑衣蒙面人,淡淡道:“眼力不错。”

  黑衣蒙面人哼了一声,很想翻个白眼,却生生地忍住了。

  只要是有点眼力见识的人就不难猜测出你那个技能乃是刚刚悟出来的,否则头一波杀局那会你决计不会不用。我们哪能给你熟悉的机会?自讨没趣!

  所以,直接乱棍打死,何由分说!

  那黑衣首领当下伸手一挥,一根根粗大的铁棍被他扔了出来,更有无数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锤……几乎应有尽有,尽都是重兵器之属。

  紧跟着,又有两柄大锤,被他掣在手中,蓄势待发,俨然有石破天惊,风雨欲来之势。

  “这货居然备有空间戒指,储备了大量的重型兵器!”

  云扬的神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果然,接下来的战斗,对于云扬来说情况再度转为严峻。

  交战双方之攻势,再无任何技巧的时候,你面对一个,可以用技巧将对方轻易的玩死,即便对方修为功力还要在你之上,也不会有太多意外,这个情况还可以应用到两个人甚至三个人的状况下!

  但是,一旦面对一群人……就算你再怎么有技巧,也会被对方的群起而攻之搞得眼前金星乱冒。

  面对一个个合身扑上,全然不管不顾就直接一顿猛砸的霸杀系杀手们,云扬心中满是无奈。自己纵然再如何的四两拨千斤,再怎么的预判,意义也是无多!

  对方是一群人啊!

  接下来的战斗,就只得野蛮二字。

  上官灵秀这把算是眼前清晰、肚内明白地看出来了,云扬被克制了。

  他那份神出鬼没,提前预知对方攻击的诡谲手段,变得用处不大了,几无用武之地了。

  而对方狂猛无涛的攻势,虽然不断有人受伤,但一时间却又一定不会因而致命。

  因为云扬想要真的击杀其中一人,必须要将招式用老才有可能将那人击杀。

  可一旦这么做了,对方的亡命攻势,却势必会同步发挥功效:用一两人的性命,来换取云扬的全面下风!

  甚至是,就此逼杀云扬的小命!

  这个买卖,对于那位黑衣首领来说,无疑是划算。

  其实只要能够尽速击杀云扬,就算将此地的所有杀手再伤亡一半,也是值得的!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区区伤亡算什么!

  轰!

  云扬勉力挡住一棍,又拨歪了一锤,心中思绪更形杂乱。

  这些人到底是哪里的,不是无情楼或者血刀堂所属,更加没可能来自森罗庭。

  那么……这些人,大抵不外出自两个地方。

  一个是来自太子府,一个是来自四季楼。

  可太子府又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战力!?

  很明显,太子若是有这样的实力,早就不是现在的局面了,甚至就只凭眼前这些战力,直接逼宫,改朝换代都没多大难处。

  一大群天境高阶,乃至道境修者啊。

  那么,就只剩下四季楼这一个出处了。

  但似乎还是不对,自己可是很慎重地从雪霜剑口中打听过,并没有听说这样的人存在啊,那么……这些人就应该是……某一人的……私人武装?

  再想想自己刚从太子府出来,这些人几乎脚跟脚地就找来了……

  “难道这些人竟是毕先生的人?”云扬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貌似最大,最有可能性。

  但是毕先生刚才跟自己切磋围棋分明相处得很愉快啊……

  恩?

  云扬突然想到了什么。

  ……

  amp;lt;还有更,给我点时间。amp;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