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果然如此!【再补】

  下一刻,他大吼一声,天意如刀再现尘寰,刀光大盛,瞬时间将所有人悉数逼退至少一步,跟着便伸手入怀,抓出一个瓷瓶,直接捏碎,几粒丹药就此飞入其口中。

  云扬此举可说是很应该,谁也说不出别有用心。面对许多修为更在自己之上的顶尖修者围杀,时刻将自身状态维系在最佳状态,实乃明智之举,有好药当然要吃,赶紧吃。

  只是……他似乎是急切之间,用力略微有些的大了。

  于是乎一本破破烂烂的棋谱亦随之从怀中飞了出来,掉落在战场之中。

  触目所及,这本棋谱貌似是很破旧了,似乎稍稍大力一触就能碎掉一般,落入这样的战场中,这样的强横玄气笼罩范围之内,岂有幸理?

  随便一道劲风,也足够让其粉身碎骨,支离破碎。

  云扬对此自然是不在乎的,唯一目的只在于试探。

  尤其这棋谱的原主也不是他的,他也不是真的喜欢下棋,若是这本棋谱能够在此引动意外的变化,就足够了……

  然而这本棋谱普一出现的瞬间,距离云扬与棋谱最近那人分明一棍就要轰中云扬,然而这一棍下去,余波势必波及棋谱,竟自莫名其妙的打歪,生生地错了过去。

  云扬心下一喜,顺手一刀,从正在坠落的棋谱下方伸出,反向追袭而去

  那人眼见刀势奇疾,闪避不易,仍是没有硬拼,强自退后一步,险之又险的避开这一刀。

  众目睽睽之下,棋谱翻翻滚滚落下,云扬大惊失色道:“我的棋谱!”

  跟着便往前扑出,似是要伸手去抓,重归囊中。

  但闻刷的一点金刃破空声,一道绚烂剑光猛然闪现,一剑横空而至,而那正在翻滚的棋谱被一根棍子挑了起来,呼的一下子飞了出去。

  在外围观战的黑衣蒙面人纵身而起,一把将之攫在手中,翻了一下,随即就干净利落的塞进了怀里。

  云扬勃然大怒:“你们是捡破烂的么?一本棋谱也要强夺!”

  黑衣蒙面人冷冷道:“等你死了,你所有的东西,我们都要!”

  云扬冰冷道:“那你就等着吧,反正那本棋谱上我下了剧毒,你碰了,也就死定了!”

  云扬嘴上信口胡说,实则心中却已经有了定尖。

  这些人,果然是毕先生的人!

  毕先生对于棋道的钻研,俨然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却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却总算是为今日之局,生出一份莫大的变数!

  那黑衣人首领冷笑一声:“原来云公子喜欢在随身物事上落毒么,这倒是有趣的作死之法,既然云公子如此喜欢作死,今日我等就相助云公子一程,魂走九泉,再不许做三做四!”

  随着黑衣人首领一声令下,彼方的十人迅速分做了三波,分列三个方向,这边狂砸一通,便即抽身,换另一边上来继续砸,及至云扬应付完前两拨的攻势,第三波又上来了。

  即便不可考虑旁边还有个修为最高的为首者在虎视眈眈,这样的攻势也足堪致命。

  云扬越来越是觉吃力,这种效率最低的打法,却正是打中了云扬的软肋。

  云扬偷眼扫过在一边虎视眈眈的黑衣蒙面人,越来越是感觉这家伙颇有审时度势,调兵遣将之才。

  就以当前态势而论,他若是也下场参与围攻的话,无疑能够给云扬造成更愈当前两倍以上的压力,这是完全可以预见的。

  然而那样的压力却并不能够即时将云扬置于死地。

  只要云扬舍得付出一些代价,他有太多的方法手段带着上官灵秀乘隙脱困而去。

  然而那黑衣人首领就这么站在场边看着,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出手却反而牵扯住了云扬绝大部分的精力。

  因为只要一个应付不好,给此人寻觅到破绽,雷霆一击之下却是生死立判,再无转圜。

  但现实却是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此人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出手——这才是最难受的现实。

  战斗中,有人有意无意地转到了距离上官灵秀不远的地方,顺手一刀过去,上官灵秀一剑隔开,却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场边的那黑衣蒙面人首领大怒:“混账东西!没的节外生枝!全力针对云扬,不得有误!”

  所有人听到这话都是一阵懵。

  任谁都不难想见,只要间歇地针对上官灵秀,无论是生擒活捉或者直接击杀,都可以极大限度的分散云扬心神,岂不是尽速击杀他的最好办法么?

  怎么还被骂了?

  那人一头雾水,却又不敢追问,转头向着云扬再开攻势。

  而上官灵秀也没有追击,只是掣剑站回了原地,一动不动了。

  云扬长啸一声,哈哈笑道:“想不到收银卖命的杀手之中,竟然有你这样的人才,难得难得!不如转投到我这边来如何?只要你肯过来了,我拍胸脯担保你一个侯爵之位,可承继三代!”

  为首黑衣蒙面人哼了一声:“闭嘴!”

  呼啸声越来越是激烈,云扬心念一动,防守圈子越缩越小,三面合围的九个人渐渐无法尽展手脚,又有两人退了出去。

  此次退出的两人之一正是这群来袭中人的副手,也就是另一个道境修者。

  他心中大是不解,怎么也想不明白,在他看来,这一场战斗,早该结束。只要以上官灵秀为牵制,即时就能分散云扬心神,加快击杀进度。

  但首领却不让这么做。

  副手觉得,此举实在太过不合情理,自己身为协助者有责任有义务提醒他,什么才是最有效的手段,所谓卑鄙无耻下作名声云云,何曾是咱们这些人在乎的物事啊……

  适逢战圈再度缩小,自然顺势退出。

  为首黑衣蒙面人看着他退到自己身边,眼中寒光一闪,沉声道:“你有意见?”

  副手亦是道境修者,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喘息着道:“当然!你这般决断颇有不当,难道还不允许我说几句?若然此次任务完不成,我们回去势必要被主上问责,这责罚就只你一个人担么?”

  言下之意,彼时要是完不成任务,我岂非也要跟着吃排头的。

  为首黑衣蒙面人不屑的哼一声:“你说。”

  “为何不能针对上官灵秀乱云扬心神?”副手毫不客气:“你这般舍本逐末,放着阳关大道不走,任由兄弟们流血牺牲,却又是何道理?”

  …………

  <今天四更好了;明天调整状态。>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