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计灵犀的无奈!

  上官灵秀好半晌才想明白计灵犀那一番吞吞吐吐的言词真意,然而明悟一瞬,娇躯猛地震动了一下,抬起头,满眼尽是不可置信的盯着计灵犀。

  永远的在一起。

  这句话代表着什么,上官灵秀的心里可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我不太没明白你……你的意思。”上官灵秀的脸腾地一声就红了,话语也转为结结巴巴,绞着双手,无地自容,哪里是不太明白,分明是太明白了!

  原本计灵犀的话,自始至终都充满了居高临下的味道,至少在自己听来,全部都是在劝自己放弃,都是在表明态度:这个男人,我独占了。

  你没戏!

  趁早放弃吧!

  但最后一句,却是如此的石破天惊,硬生生地转折了回来。

  所谓神转折,不过如此!

  可越是如此,上官灵秀越是不敢置信,没道理啊,怎么就不受控了呢,怎么就怎么就……

  计灵犀的脸上突然显现出一种痛苦的无奈。

  甚至,连嘴唇都有些发白了:“我自然有我的理由……若非是我无可奈何的理由,何至于做出这般妥协。灵秀姐,请你相信我,但凡有一丝丝的可能,我都不会同意,都不会这么说的……”

  上官灵秀心中一揪,脸上露出来担心之色,压低了声音,焦急的问道:“你到底怎么了?是你的身体有了恙处吗?”

  这是上官灵秀对于计灵犀当前选择唯一合理的解释。

  计灵犀缓缓摇头。

  上官灵秀皱眉急道:“有事情你得要先说出来才能谈到解决,你一个人闷着,却又如何解决?”

  她现在可是真心实意地为计灵犀着急。

  究竟是什么原因,能够让这样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子心甘情愿地放弃独占自己的爱人?

  上官灵秀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个中原委。

  按照计灵犀的表现来判断,有事的乃是计灵犀本身,无涉云扬,而且这事情还要相当的大,大到计灵犀唯有徒叹奈何的份!

  那么,这等事,岂能是小事?上官灵秀怎么能不担心?

  计灵犀脸色一阵通红,又一阵惨白,接着又是通红,又是惨白……如此来来回回变换了十几次之后,才恨声道:“我……我应该是……应该是被我家那老东西给害了……”

  “你家那老东西?害了?”上官灵秀大惑不解:“那是谁?他怎么害你了?”

  计灵犀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就是那个生了我,却没有养我的老家伙……他不养我也就罢了,居然爱护我爱护得……哎~~~~~~”

  说到这里,计灵犀这一声长叹真正是荡气回肠到了极点,尽显无语至极,无奈至极。

  然后就真的无语,半晌无语!

  “……????……”上官灵秀一脑袋懵,显然是被某人没头没脑的叙述给造懵了!

  啥意思?

  我怎么就一个字也没有听明白呢?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哎……”

  计灵犀一口接一口的叹息,上官灵秀则忍不住挠挠头皮,两眼尽是疑惑。

  好半晌之后,计灵犀咬着嘴唇,这才扭扭捏捏地凑了过来,在上官灵秀耳朵边上低声细语:“哎,没法说啊……这事儿……是……”

  “……”

  上官灵秀看着计灵犀,一手掩住红唇,两眼中的神色转为不知道是好奇还是好笑,又或者是匪夷所思、惊讶莫名,总而言之繁多之神色尽显一言难尽。

  计灵犀自觉脸皮好似火烧一般:“你说……这样子,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或者,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这个老东西……却又要如何解除?”

  “若是不能解除,你说……”计灵犀一时间再转愁容满面,幽幽的叹口气,尽是萧瑟。

  上官灵秀也跟着叹口气。

  这事儿还真是无奈……更兼无语。

  自古至今,却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等事情。

  那位老爷子对自己家姑娘的保护当真是到严密之极致呵……保护的自己女儿连婆家都找不了——谁愿意找一个抱一下亲一下就要躺俩月的媳妇儿?

  更不要说再进一步的动作了!

  要说计灵犀自幼便是孤女,父母究竟是什么人,现如今又声在什么地方,之后又能不能找得到……这一切,全都还在未定之天!

  那禁止……究竟要如何能解除?若是一直都不能解除,要咋整呢?

  难道云扬和计灵犀这辈子就只有……隔着一个板凳的距离,互相看着?!

  一直这么看着?

  连躺在一张床上的可能都没有了!

  想一想,都觉得奇葩,还有莫大的悲哀啊,有木有!

  “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始终没有变化……啥的?”上官灵秀这会彻底不知道自己应该什么表情了。

  计灵犀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点什么表情了:“……哎!云扬为了这,前前后后,有意无意有心无心的已经在床上躺了三回……”

  “咳咳咳……”

  上官灵秀下意识地呛了一口,剧烈的咳嗽起来。

  计灵犀脸红脖子粗:“你别误会……他那个只是有心无意的赶巧了……哎……这要怎么说呢……虽然说,现在一切都还太早……我自己也不想要……就那么将自己交出去……但是……但是……哎呀……这话该要怎么说呢……”

  “噗……”

  上官灵秀实在是不想笑,也知道这当口不该笑,但也不知道怎么滴,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一瞬间笑得前仰后合。

  “你!”

  计灵犀登时生气了,嘟着嘴坐在一边。

  如是半晌,他自己却也忍不住噗地一声笑起来,一边笑,却又重重的叹起气来。

  这事情,委实是……无解得很。

  至此,上官灵秀算是彻底的了解了计灵犀的想法:你自己啥事儿都做不了,直接沦为摆设花瓶,还要霸占着不让别人碰,实在是没什么道理的?

  难道就因为你喜欢,你一辈子做老闺女,就得让你喜欢的男人也要跟着做老处男?

  那人家还要传宗接代呢……

  你行么你!

  计灵犀能做出这样的妥协,实在是也没办法。

  “哈哈哈……”

  上官灵秀捂着嘴,笑得浑身颤抖。

  计灵犀羞窘之极:“我都快愁死了,你还笑……”

  “快愁死了……”上官灵秀顿时又笑了起来:“确实是很愁,很着急啊。”

  计灵犀越发的羞不可抑,合身扑了上去,两女一时间扭作一团。

  好半天过去,上官灵秀无奈求饶:“好妹妹……放开我……”

  计灵犀却偏偏不放,接连抓上官灵秀的痒。

  这时,一个声音迷惘的说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两女闻声身子同时一僵,转头看去,只见云扬已然悠悠醒了,正自一脸不解的看过来,满眼尽是不明白之色,怎么自己昏一会的功夫,这俩女子感情这么好了?

  …………

  lt;咳,威武!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