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开始行动!

  眼看着一个个老江湖,哪一个都是铁骨铮铮都是视死如归的顶尖杀手,说视生死于等闲事真的就是等闲事,可是在云扬的手下,慢慢的从咬牙承受,到破口大骂,到恶毒诅咒,到痛苦呻吟,到浑身痉挛一个字也说不出……然后周而复始,一直到最后的求饶,连声哀告……

  一直到如同狗一般的匍匐,自动自觉地将祖宗八辈全都抖了个干净。

  甚至……有个家伙在招供的时候,不小心将祖宗名字说错了一个字,便又再经历了一遍从生到死的过程……

  到后来取得的口供,连方墨非与老梅都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获取的情报还能是假的……那么这整个世界估计也就只可能虚幻的了!

  “四季楼,在玉唐帝国的势力,总算是探到了头,理出了头绪!”

  云扬沉思着,眼中寒光闪烁。

  这么长时间下来,前前后后两年多的斗智斗勇,到最近更是策反了雪霜剑;各方面从朝堂到江湖的打击,更有凌霄醉,天问,独孤愁等强者加盟助阵。

  整个江湖的杀手组织搞得稀里糊涂死伤惨重。

  整个江湖都变做成了一块粥,五大帝国几乎被干残了五个……

  知道此时此刻,四季楼在玉唐帝国的底,才算是真正的触摸到了!

  现阶段四季楼最关键的核心人物,直指两人:毕先生,吴影!

  只要将这两个人以及他们手下的势力连根拔起之后,玉唐帝国就算是彻底的靖平了。

  关于毕先生的布置,与吴影的一些材料,云扬也已经有了相当掌握。

  只不过,吴影这个人的谨慎程度,还是要出乎云扬的预料之外。

  此次俘获的这些个杀手,对于吴影那边的情况,竟仍是只仅限于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甚至不知道其具体名字,身份,更加不知道相关他的任何细节。

  “如何分身他顾,一举铲除之呢?”云扬认真考虑着,筹划排兵布阵,可是发现此举实在太难,又或者是力有未逮。

  “既然力有未逮,那就不要坚持两边都打?集中精力先打一边;打掉任何一边再说后续。至于另一边……密切注视就是,就不相信,他能跳得出这天罗地网?”

  云扬迅速地拿定了主意。

  这种事,最忌讳犹豫不决!

  既然注定两边无法兼顾,那就先顾好一边。

  再这么犹豫下去,难免打草惊蛇,恐怕两边都要落空……

  不过,真正到了要针对玉唐帝国的四季楼最终核心动手这一天,云扬却突然间生出一种感觉。

  容易!

  这种异样的感觉让云扬很是不解。

  这个过程中,自己分明经历了千辛万苦,无数次九死一生,可说是惊心动魄。

  但,为什么自己在这最后关头,反而生出了“容易”这种想法呢?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若是再稍难一些……自己只怕早已经魂飞魄散了!

  “今晚,后半夜,开始行动!”

  ……

  深夜。

  毕先生府中。

  书房。

  一架棋盘遍布黑子两子,双方厮杀正酣,缠斗至烈。

  毕先生注目于棋局,手里拈着一枚黑子,眉头紧皱,苦苦思索,始终难以落下。

  “……哪里都不行……四面八方,浑然没有一条生路……”

  “勉强做活也做不成……更加没有劫可以打……没有可供周旋的余地了……”

  “这,该当如何是好?”

  他清癯的脸上,全是沉思与忧虑。

  适时,人影骤然晃动,在他身边,赫然多出了三个人。

  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更准确一点应该说是……此地得到了四个一模一样的人。

  因为这突然出现的三个人,尽都与毕先生生得一模一样!

  单只是看脸,看身材胖瘦,近乎一般无二,全无诧异;甚至就连是神采气质,猛一看去,也是完全一样,殊无二致。

  此际,毕先生对于那乍来的三人恍如未觉,仍旧只凝神关注于棋盘,苦苦思索,心无旁骛。

  时而将棋子一枚枚收起来,再重新落子,如此周而复始,再三不辍。

  时间一点点过去,那乍现的三人自来到之后就一直在他身后,站立着一动不动,始终不曾出言,甚至没有造成任何声响,然而三人神色之间,焦急之意越来越难以难言,越来越浓郁。

  良久良久之后,时轮眼看已近午夜。

  终于,一人忍不住开口道:“老大,您该拿出决断了。”

  毕先生凝神看着桌上棋盘,淡淡的说道:“决断什么……在这等十死无生,全无半点生机的局势之前,最忌妄动,若是没有十足的应对手段所谓拿出决断云云……不过就是自促其败的送死而已。”

  “哎!”

  身后三人急的直跺脚:“我说的不是这个。”

  “一样的。”毕先生凝神看着棋盘,声音平淡悠然,道:“棋盘与现实,都是一样,自乱阵脚,妄行无端,岂有胜理。”

  他缓缓抬头,看着手心中一枚白子,淡淡道:“人生如棋,棋亦如人生,而我,就是这一枚白色棋子;此时此刻,正处在这个微妙的当口。”

  “进不得,退不得,左不得,右不得;上前一步,刀山火海,退后一步,万丈深渊。本来原地不动,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或者才是当前最佳选择,可惜此局已开,便是难得稍停,一切只因为人已经身在局中了!”

  毕先生两根手指深情的看着这一枚白棋,轻轻嗟叹。

  “大哥,你这说法未免太悲观了,小弟认为当前态势固然恶劣,但我们无论攻守仍有余地,就算当真不行,事不可为了,只是我们几个人离开这天唐城,放眼此世天下,又有谁能阻拦我们逍遥自在?就算是玉唐重兵合围,以我们四人的实力,真想要杀出去,一意突围的话,也绝非难事,所谓身在局中,不过局限,天唐城便是这局限,只要我们离开天唐城,便是脱了局,不在局中,也就无所谓开局终局了!”

  另一个人道:“只是,还请大哥早下决断。”

  “决断……”毕先生凝眸道:“如果是其他时候,其他状况,你所说的无疑大有道理,确实是可以实行的方案,我们脱了局,固然令此前无数心血付之一炬,但人却保留了下来,人还在,那就是有希望,但现在的局限却又岂止于此!你们可知道,这棋谱,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到了我的手中?”请输入正文。请注意: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要求,请勿上传任何色情、低俗、涉政等违法违规内容,我们将会根据法规进行审核处理和上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