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不应该的伏击!

  毕先生若是早知道自己就是云尊,那么刺杀自己的时候,绝对不会只派那十六个人前来,甚至,年先生亲自动手,也是应该的。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

  或者说,确认自己云尊身份的时间点是什么时候呢?!

  云扬感觉自己的眼前似乎全是迷雾!

  然而却又有一种清晰的感觉:只要将这片迷雾打开,自己的面前,就是朗朗青天,再无阻滞!

  但要怎么打开呢?

  他看着面前的棋局,抚摸着手中的棋谱,眉头紧皱,久久无语。

  ……

  另一边。

  凌霄醉与独孤愁双剑合璧,从一座山顶以拼命之姿冲了下来。

  凌霄醉背着凤弦歌,独孤愁背着天问顾茶凉。

  凤弦歌与天问两个人此际早已经尽都是浑身血迹,遍体鳞伤,顾茶凉还能强撑着保持清醒,凤弦歌这会已经是昏迷不醒,人事不知。

  “一定要冲到山下面去!”

  天问声音微弱:“下面的那一整片山林,可遮蔽天机……冲到那边才有生机,才有再说其他的资格!”

  独孤愁这会胸前也是一片血迹斑斑,点头答应,移动速度再增一分。

  之前四大高手因局设局算计年先生与黑衣神秘人梁沧海占尽上风,甚至布下追踪之计,怎地现在却反陷劣势,而且还似是处于极端不利的被追杀状态之中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在两人身后,足足十七八条身影,每个追杀者都如同地狱之中突出的魔神一般,紧追不舍,这群人联成一气的庞大的气势,将整片天空之中的风云也搅得支离破碎。

  这一路死亡追击,随手挥洒而出的剑气过处,便是数百丈山崩地裂。

  凌霄醉与独孤愁以亡命之势疾速前行,浑身上下青光缭绕,虽然是身处极端逆境,却并无半点慌乱,更没有一丝一毫的急躁。

  手中长剑持续不断的发出剑气,将敌人的追击剑气尽数挡住,脚下移动更是丝毫不乱,半点不缓,始终如行云流水一般,这一份速度当真是快到了极点,难以形容。

  行动之分际之处之刻,两人两个移动方向,终于再度汇合到一处。

  “这边走!”

  凌霄醉率先箭一般飞射而出,这一次直接就是不管不顾的极速前行了,务求以最高速度最短时间内抵达目的地,当真是将所有修为都消耗到了速度上,凌霄醉之所以会这么做,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独孤愁在后面,全力挡住所有袭击两人的攻击,全无遗漏。

  紧追在他们身后的那十七八个人端的了得,纵使是以凌霄醉和独孤愁的惊世修为,全力施为之下,仍旧也不能将彼此距离直接甩开。

  当然,对方的拼命地追击,竭力攻击,同样无能拉近距离,以及无法突破独孤愁的防线。

  是以这一路追击下来,打得沿途山崩地裂,满目疮痍。

  凌霄醉两人这会虽然暂保不失,却仍旧感觉自己真心的狼狈,当真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么狼狈了,实在有失前后两代天下第一高手的身份。

  “这也真是奇了……”凌霄醉还有空开玩笑:“天问,咱们可是跟你在一起动作,居然也能被伏击;这算不算是出乎预料啊,你总是挂在嘴边的天意呢?!”

  顾茶凉满脸通红:“他们所在的那座山,整座山上下都是阵势,当真是全方位大范围无差别的蒙蔽了天机,我怎么可能预料到世上竟真有人能够搞出这般大手笔的布置,非战之罪。”

  独孤愁哈哈笑道:“人力有时穷,今天算是知道了,天问也不是啥都知道的,其实偶尔被坑一下,也是新鲜体验,前事之见后事之师。”

  凌霄醉大笑:“是极是极,只可惜凤弦歌这把可完完全全的被坑了。直接被打得差点身死道消,杯具杯具啊!。”

  顾茶凉满脸通红,道:“或者真的就是天意……”

  “屁!要真是天意,天就一定是故意的吧!”

  凌霄醉与独孤愁同时嗤一声:“你怎么还好意思说那什么天意呢!”

  两人嘴上说笑,但心中却仍旧有几分奇怪。

  被蒙蔽了天机之术,在常人眼中,或者异常的高大上,高不可攀,但他们这几人眼力见识阅历岂同常人,倒没有太将这回事放在心上,各自心中有数,冷暖自知。

  所谓古怪之说,却是在于四季楼方面倒是怎么会知道自己等人前来的?

  之前一路追踪,中间可是经历了许多事,这才摸到了这里,绝非轻易。

  到了到了,却是自己四个人还没有来得及动手,便即被包围了。

  从十八个方向,冒出来十八个人,如同包饺子一般将己方四人包围得严严实实,严丝合缝。

  更有甚者,那天机蒙蔽乃至被包围还都不算什么,总是事出有因,因果递进,可是真正让凌霄醉两人在意,或者说骇然的却是:形成合围的这十八个人修为,居然每一个都与自己两人在伯仲之间!

  这个现实就比较耸人听闻了,简直是触目惊心,惊心动魄!

  这个世界上,何时多出来这么多的绝颠强者?

  怎么之前从未都听说过呢!

  看到这阵容,自己两人这前后两代天下第一高手的身份,貌似真不能算是实至名归,名副其实了!

  这样的阵仗,四人根本就任何硬拼的打算,硬拼就是找死,就是送死,而且这会真心没有什么想要完成既定好的目标,直接转身突围,赶紧逃生是正经。

  顾茶凉的修为稍弱一筹,在突围过程中被对方成功拦截,若非独孤愁时刻留心他的状况,施展人剑合一之术相救,差点被一顿乱剑砍死,但终究不免落到一个重伤在身,无力再战的下场。

  至于凤弦歌还要惨得更多,他之修为在四人之中本就是最弱的一环,之前围攻梁沧海的时候,也是他受创最甚,更不凑巧的还在于此行他是领队,位于四人最前列的位置,到了撤退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变成了断后的哪一位;但凤弦歌无论身体状况,真实修为都无法完成断后的任务,对方随便一个人都不是他能应付,一对一都不行。

  是以一共没过两个照面,就中了一刀一剑三拳两脚;整个身子几乎被打散了;凌霄醉拼老命出大招,强行以一人之力冲破对方十人围攻,这才将凤弦歌背了出来。

  一路亡命逃奔至此。

  “这一场伏击,来得太意外,太突兀了。”

  “根本不应该!”

  凌霄醉与独孤愁都是不知道混了多少年的老江湖,彼此对望一眼,心底话谁也没有说仍自一路闷头飞逃。

  说话间,他们两人已经如流星赶月一般笔直穿入一片白雾内中,那层白雾之后,乃是一道万丈悬崖,常人别说跳,光是看看就要心摇胆簇,魂不附体,但这二位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径自跳了下去。

  身后那十八位追兵几乎脚跟脚的衔尾追至,齐刷刷地落在了悬崖边缘,却没有再追下去。

  “到这差不多了吧?”

  “差不多了。”

  “那回去吧!”

  “嗯!”

  ……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