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吴影!

  然后,这院子里全无征兆的升起了一股股袅袅青烟,还有香烛的味道。

  以及……烈酒的味道。

  似乎……吴大人在祭奠什么人嘛?

  军部供职之人,每一个都是久经沙场的百战之士,香烛酒水味道一起来,再看到袅袅青烟相随,哪里还不明白那边在做什么?

  大家尽都心知肚明,可是另一个疑团却也随之而起

  因为……

  这么多年下来,玉唐军部走出去的将军,战死沙场的超过数千人,可从来也没有见过吴影吴大人为任何人祭奠过啊。

  他似乎永远都是冷漠的,人世间的一切感情,全都与他没有关系

  可是今天夜这次,前方战事已然告一段落的时候,却怎地突然间燃起了香烛。

  这是要祭奠谁啊?

  又有谁,能够让这个无情人如此大战旗鼓的祭奠?

  大家心里好奇归好奇,却绝对没有任何人过来查看,因为没有人敢问!

  大家都在一个地界共事,对于吴影这位大佬的脾气,大家还是很清楚地。

  你问,他也不会回答,只会用那双死人一般的、闪烁着鬼火一般的眼睛看着你。

  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最终,你只会被看得落荒而逃,也许还会半夜梦魇,再难安寝好一段时光。

  这绝非yy,而是经验之说!

  院子里的叹息,还在继续,只是轻了许多。

  一个一身黑衣的人,在院子里,就像是一个正在飘荡的幽灵,被面前的香烛火光遮挡了道路。

  他的手中,一根细细的树枝,在拨弄着火堆。

  “现在,你也去了……”他轻轻地叹息,自言自语,但却似乎正在与面前人对话一般。

  可是他的面前,就只有香烛的火光。

  “其实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也会被放弃。或许你想到了,但你没有跟我说。”

  黑影轻轻的说着:“这么多年下来,我们一直在这座城遥遥相望,能够当真坐在一起的时候,寥寥无几,屈指可数。嗯,你好像已经忘记了,当年的我们曾经是生死兄弟。也好像忘记了,你的妻子弟弟乃是丧命在我的手里。”

  “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想要对你解释的,但是,我想你是不需要这个解释;因为你从未给我机会,也从来没有说过要找我报仇。所以,我想你应该知道个中真相。只是自己无法面对罢了。”

  “当日,你加入了四季楼,我也跟着你一起加入了;为的,就是一直看着你,兄弟们一起做一些事,当然,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要跟你在一起,无所谓什么事,什么事都无所谓。”

  “许久之前的那一场天地异变,你被派到天唐城,以应可能发生的变故;那时候我就跟你说过,天意不可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以为你会懂得,会明哲保身,有些应天时而生的物事,就是注定不可被破坏的。”

  “一意孤行的你,坚持逆天而行,与天争胜。我仍旧跟着你,来到天唐城;你选择做了文官之属,那我当然就要为你做武将一边,避免缺漏。”

  “这许多年下来,尤其是九尊府降世之后,我看着你逆天而行,一步步筹谋九尊;一步步的将他们送入必死深渊;我记得我曾经提醒过你,九尊不会覆灭。但你不信,你笃信人定胜天。”

  “然而人力有时穷,天执意如此,岂是人力所能谋?”他轻轻地叹息一声:“如今,终于走到今天,你也终于走了;却不知道你在临走之前,有没有过一点明白?”

  “你一直到最后,也没有联系我,你是想着不连累我,也是想要保护我?希图一个侥幸?”吴影淡淡的笑着:“我很高兴,很欣慰,因为在你心里,我还是你兄弟。”

  “只可惜,没用的。”

  “大概就是在今夜,对方就应该来找我了。”

  “现在结果只能取决于,我到底是想死还是不想死,仅此而已。”

  他慢慢的,低声的诉说着,用手中的细木棍拨弄着火光,拨弄着灰烬;一直到,火焰慢慢的小,慢慢地变成闪烁着光芒的灰烬,最终变成一团团没有任何光和热的灰烬。

  他还在那边拨来拨去。

  细心的检查,自己送给兄弟的纸钱,有没有那点还没有烧干净的,唯恐错失一点,让这番相送不圆满。

  没有了。

  当真点滴无遗,彻底的没有了!

  却见他手一翻,随着哗的一声响,地上又出现了一大堆的纸钱。

  他又再度点着火,然后再开始拨弄着,重复之前的动作……

  唯一与之前不同的就只有不再说话,只是一味沉默地做着那一切。

  明明灭灭的火光,映照得他的脸明明暗暗,在这如同鬼蜮一般的院子里,就像是一个鬼,冷漠的游走在人间世。

  半晌之后。

  他抬起头,侧过头,仔细地倾听着,然后淡淡的说道:“云尊大人,您既然来了,何妨下来一叙。”

  他的眼睛,悄然聚焦于自己的左前方,一颗大树之巅。

  哪里,正有一片淡淡的烟云缭绕,飘来飘去。

  他这话说完,那边淡淡的烟云就动了起来,徐徐飘逸到他上空位置,一个旋转之余,一个黑衣蒙面人,就此显现。

  九尊云尊,应时显临!

  吴影眼看着身边黑色人影从无到有,渐次凝成人形,那如同鬼火一般的眸子全然没有任何波动,较之寻常森寒目光更冷厉多多。

  纵使氛围森然异常,那吴影却仍镇定,涩声的道:“云尊大人果然是神出鬼没,若非我心有定见,只怕还难以捕捉到那些微的异样,无法察觉大人的到来!”

  云扬哼了一声,淡淡道:“吴影,你可知我一直都很欣赏你,不,该当说尊敬才更恰当,若非事实凝然眼前,我怎么也想不到,隐身玉唐最深的另一个潜伏者,竟然是你,笃定之初,我甚至希望我的判定有误,所谓事实乃是敌人为了迷惑我而设下的局,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再如何的不肯相信,不愿相信,却是不能不信!”

  吴影仍自涩涩的笑了一声,嘿然道:“云尊大人,你这一席话却是把我想要说的心里话说了泰半。”

  云扬道:“哦?”

  吴影轻轻的笑了笑,声音更形缥缈,道:“放眼整个玉唐帝国,我最尊重最欣赏,也是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们九尊,九个人。更进一步的说,你们九个人之中我最看重最崇敬的人,正是云尊大人您本人。”

  …………

  lt;最讨厌出来开会了,连续好几天,听得昏昏欲睡,白天开也就罢了,晚上居然还要开……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白袍总管闻说走进修仙六欲仙缘斗破苍穹最强农民混都市武侠之最强召唤系统至尊逍遥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