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我们乃是一对,陌路不再交集的生死兄弟,这么说我相信云尊大人还是能够明白。”吴影说道。

  “是的,我明白。”云扬叹了口气。

  怪不得,毕先生所有人都知道是毕先生,但却没有任何人知道,毕先生究竟叫什么名字。

  只因为,毕中流这三个字,是绝不能出现的禁忌之名。

  是以毕先生就只是太子的幕僚,首席幕僚仍旧只是幕僚,并不曾当真进入官场!

  “再到后来,毕中流不知道因为什么加入了四季楼。”吴影淡淡道:“那时我正值修炼阴煞毒体小有所成,但对他一直心存歉疚,也跟在于他身后,加入了四季楼。”

  “几年之后,先是他被派到天唐城,没过多久我……也到了天唐城。”

  “然后就是许久许久的遥遥相望了,他选择给玉唐皇室中人做幕僚准备做事情,而我则成为了军方一员,我们始终没有再照过面,但四季楼从那之后,多了文丞武相的传说。”

  吴影又是一杯茶轻轻泼洒在地下。轻轻叹息一声。

  “单以行事风格而论,毕中流经过当年变故,性情早已丕变;但这点变化于我却是无所谓。再怎么变,他仍是他,仍旧是我的兄弟,毕中流!”

  “纵使他选择针对九尊,我仍旧会站在他那边,尽力的协助他。纵然良心不安又如何……一世人两兄弟,他要下地狱,我当然要陪他下地狱!”

  吴影淡淡的说着,语调满是轻松快意。

  “虽然明知不对,虽然明知罪孽深重,虽然良心有愧。但是,我这么做了,却也就这么跟着他做了,没有后悔。”

  云扬又是叹口气。

  面对着这样的一个人,他再度感觉自己无话可说,无言以对。

  是非分明,善恶清楚,但却执着的去做坏事。

  “其实当日我真的有曾经提醒过他,我告诉他,既然天降九天阵于玉唐,便是天意相佑,那么对付九尊,将九尊斩草除根这种事,便是注定不可能成功的。因为天意必然不许。”

  “但他并没有任何回音,决意逆天而行。”

  “那我就跟着他做好了,随之逆天而行。”

  “于是,我开始在他后面泯灭相关的所有证据,每一点蛛丝马迹,点滴无遗,全部湮灭!”

  “相信关于九尊中伏之事,具体经过你也该当了结大概;我能够对此事所做的最后补充也仅有……整个布局尽都源自我提供的情报,创造的机会;然后才是毕中流铺排计划,周密杀局;再之后利用一些人,将消息渐次传到春寒那边,反而是末节,我们俩的合作,已经将整个布局完成了大半,事实证明,人也是可以胜天的,嘿嘿……”

  吴影不断的诉说着,以一种近乎炫耀的口吻详细描述整个布局。

  云扬则在一一的比对。

  毕竟这段时间里,得到相关四季楼的信息量实在太大太多,需要一一厘清。

  从一开始的太子,毕先生,到冰尊者,杨波涛,春寒尊主,等……等等等……

  云扬心中浩然长叹,这那里是一个计划。

  这分明是无数条线,全数糅合在一起,这才构成了一张针对九尊的天罗地网。

  目的,就是将九尊逼上天玄崖。

  一环紧扣一环,一步紧逼一步。环环相扣,天衣无缝。

  云扬一路听着,背心冷汗涔涔,九尊之智尊,听罢这样的计划,竟是首度感到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用了,哪怕再重来一次,自己一干兄弟,也未见得能够逃脱得出去。

  整个布局之中,他们所利用的人。有很多很多根本就不知情;甚至根本就是死忠于玉唐,死忠于九尊的人,只不过是因为传递某些信息,变成了整个布局中的一个小环节……

  往往要三四个消息凑在一起,才能拼凑住一个相对完整的消息……

  可是谁又能想到,这其中居然居心叵测,别有玄机?

  打发一个游击将军去做什么事,乃是代表了什么;然后另一边有人发动什么乃是代表什么;然后这事情做到什么程度,代表什么……然后另一边汇总,形成消息链。

  个中之繁复嘈杂,简直匪夷所思难以想象!

  怪不得自己一路追查到最后,追出来的也只就有春寒尊主乃是天唐城的幕后主使。

  因为,这些消息,根本没有任何一件能够找到毕先生与吴影头上来。

  甚至就算是云扬现在知道了所有的一切,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对付自己,对付九尊,却仍旧感觉到,这样的计策,简直是一个不可复制的旷世杰作!

  果然是逆天布杀,能人所不能!

  “当真是旷世隽才!”

  云扬轻轻叹息,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吴影淡淡道:“若无上佳之能,何能成就大贼。那些庸庸碌碌之辈,能有成为大贼的资格吗?!”

  云扬道:“毕中流前日离奇死去,是否源于什么神秘禁制?比如当初的春寒尊主的禁制?”

  吴影嘿然道:“四季楼中人,又有谁身上是没有禁制?包括你们所知道的什么年先生,身上就没有禁制么?嘿嘿……”

  云扬闻言之下,只感觉心头重重一震:“年先生不是四季楼最高首脑么?他的身上怎么也会有禁制?”

  吴影道:“年先生是四季楼最高首脑没错的;但身上没有禁制的年先生却只有一个。至于其他的年先生,却不知道有多少。”

  云扬沉思道:“原来如此。原来这才是年先生的真相!嗯……如此说来,你的身上岂非也有禁制?”

  吴影冷笑一声:“我的身上原本确实也是有禁制的。四季楼针对高层所下之禁制别具一格,与本身功体植根为一,一旦触动禁制,便是一生潜修之功体丧失八成,举凡修者又有谁肯将一生勤修之功体舍去,然而我当年加入四季楼之初便早有腹案;在到了天唐城之后,即刻将我原本修炼的阴煞毒体毒功废除,转修明圣心法,所谓功体禁制于我早已不存……”

  “而这,也是我几十年没有出这个院子的主因。”吴影大是惘然的看着院子周围,怆然道:“可是我这一番竭尽思虑,辛辛苦苦筹谋许久,终究还是无功,毕中流,到底还是死了……”

  说到这里,吴影长长一叹,怔怔而立。

  良久,眼中滴落两滴泪水,怅然道:“他,终究还是死了……”

  lt;欠七。今天网文之王开会到十点多,没想到写到现在。困乏已经到了极处……二十号还要开会,还有活动,干脆请一天假。

  欠九。

  二十一号回家。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白袍总管闻说走进修仙六欲仙缘斗破苍穹最强农民混都市武侠之最强召唤系统至尊逍遥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