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今日一别,恩仇了了【补4】

  剑雪霜等三人这会尤在云扬安排的小院子里休养。

  这会,他们伤势早已经痊愈,修为也尽复旧观,即便于此,在得知举世瞩目的龙皮宝图争夺之余,却没有出手。

  甚至是根本没兴趣。

  “下一步该如何?”

  “我现在什么心思都没了。只等报了云公子的这份恩情,便即退出江湖,安稳度日比什么不强!”

  “身上的禁制怎么办?”

  “呵呵,禁制那什么的我是真没放在心上了。我现在就一门心思,找一个上好的埋骨之处,将刀和冰也请过去;等什么时候禁制发作了,就在那里自绝经脉,悄然上路。”

  “至于死后如何,后事如何,身上神骨如何……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咱们哪里还管得了,顾得上那么多,死了死了,一死百了啊。”

  雪尊者轻轻的道:“不错,我对江湖,对这人间,已经彻底的心灰意冷。现在……当真是一刻也不想多待了。”

  剑尊者与霜尊者亦是齐齐低头长叹一口气。

  一共就只得这几天功夫,三人尽都变得形容枯槁;每个人都如同是老了几十岁一般,纵使伤势痊愈,修为也复,状况却仍是丝毫不见好转。

  就像是三个已经躺在棺材里的垂暮老人,就只等着咽下最后一口气。再也没有什么生气可言。

  “在这之前,我何曾想到过,四季楼的三大尊者竟然会变得这样子。”雪尊者自嘲的苦笑着:“外面打得惊天动地,满目血腥,咱们居然可以在这里喝茶聊天,一门心思的想要退出江湖……”

  霜尊者和剑尊者闻言也是一声不约而同地苦笑,接着又深深叹了一口气。

  “人生若是没有了目标和追求,大抵便是如此吧。我们以往的初衷,拼命效忠的组织,原来不过是……呵呵呵,此心已死,人便倦怠,即便身还活着,也不过就是多喘几口气,哪个还有耐心,来管这些江湖上的厮杀事情,红尘纷扰尽都让那些想惹的人去争执吧……”

  这时,门外敲门声响起。

  随即,手里提着酒菜的云扬走了进来。

  “云公子来了。”三人同时站了起来。

  从最初的敌对,到不屑,再到敬重,乃至今时今日的感恩戴德,三人与云扬之间的关系,当真是错综复杂到了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步。

  “今日相会,主旨乃是前来为三位践行。”云扬微笑道:“敬君一杯酒,祝君从此逍遥红尘世外。”

  雪尊者淡淡道:“公子美意我等心领,然而我们是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走的。”

  他盯着云扬的眼睛,一字字道:“我们欠你的,必须还清了,才能言及抽身。否则,我们纵然遁迹山林,心中也还有亏欠,此心不安,谈何逍遥。”

  云扬笑道:“云某此来,正是有事情要找三位帮忙的,当是助人助己,彼此两便。”

  三位尊者目光一亮:“公子请讲。”

  “麻衣派。”云扬将酒菜慢慢地摆好,淡淡道:“他们的宗门所在,你们应该了然。我要三位帮忙的事情便是……麻衣金钩,从世间除名。”

  “麻衣派总部所在,没有任何活物存在!没有任何活物逃走!”

  云扬一字字道:“这便是要拜托三位的事情。”

  雪尊者丝毫不见难色,一口答应下来:“好!这件事,包在我们三人身上,纵使我三人齐齐陨灭,也必然完成公子此愿。”

  “呵……三位尊者或者有所误会,现如今麻衣派的掌门,长老,太上长老等……一干麻衣派精英尽都已经倾巢出动,在赶来天唐城的路上了……”

  云扬道:“这些人,我自然来料理。我需要你们针对的,乃是留在麻衣派宗门的那部分!”

  “那就更没问题了!”

  霜尊者阴恻恻的说道:“麻衣派,注定覆灭,千年传承,再不复存!”

  云扬举杯,微笑道:“今日一别,后会无期。祝三位逍遥世外,不染红尘!”

  “多谢云公子。”三人同时站起来,躬身行礼。

  四人心里都明白。

  此去剿灭麻衣派之后,剑雪霜不可能再回来,双方就此陌路,相忘于江湖。

  “云公子稍待。”雪尊者说着,与剑尊者霜尊者同时走进了房中。

  云扬不禁楞了一下,想不通三人留住自己要做什么?

  须臾,却意外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声闷哼,不免更加不解。

  随即,一阵血腥味,随风传来。

  下一刻。

  雪尊者满脸惨白地出现在云扬面前,手中,托着三块血淋淋的骨头,身后跟着同样一身鲜血,脸色苍白的霜尊者与剑尊者。

  三人的眼神,尽都注目于雪尊者手中的骨头,眼光复杂到了极点。

  “这三块骨头,便是我们三人以本身气血玄功滋养多年的……雪神之骨,剑神之骨,霜神之骨。”雪尊者痛楚的说道:“还有……这是云公子上次给我的……冰神之骨。”

  “这四块神骨……全都交给云公子,以应后事。”

  云扬见状心思百转,一时间震撼得头皮都在发麻,猛地站了起来:“这是做什么?你们?……”

  雪尊者微笑:“我等深知公子心慈,大家立场如一,自然不忍我等自残躯体,然而我们四人是注定无法逃脱四季楼的追究,这四块神骨,更是四季楼无论如何也都要收回之物。但我们却不甘心。”

  “所以……所以在这最后分别之刻,再给云公子添一点麻烦。”

  霜尊者强忍疼痛,却是满脸笑容道:“云公子是玉唐贵人,更于军方有莫大远远,将来或者有机会见到云尊大人;若是云公子不想留着这烫手之物,等什么时候见到了云尊,交给他便是,相信这几块骨头于他总是有用的。”

  云扬点头:“我晓得,我也理解,只是……你们这样做,会不会影响自身战力?”

  雪尊者淡淡道:“对上一个精锐尽去的麻衣派,只怕已经用不到我们多少战力,足堪应付。”

  三人同时举起酒杯:“云公子,江湖风波恶,多多保重。”

  “多多保重!”

  云扬一饮而尽。

  “就此告辞。”

  三人将伤口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微笑着挥挥手,竟然什么都没带,就这么扬长而去。

  云扬静静的看着三人的离去背影,心中满是唏嘘。

  似乎是……一段过往,一段历史,随着这三个人的离去,就这么永远的尘封在了记忆中。

  “保重!”

  …………

  lt;今晚没有了额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